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停在这二天 > 245、钱不是问题,技艺才是无价的
    “求……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

    没等周磊把话说完,周平将他重重摔到地上。笔趣阁  bqgxsw.com

    咔嚓!

    一脚下去,周磊的左小腿顿时呈现出不正常扭曲。

    啊!

    一声凄厉如杀猪般的嚎叫在屋里回荡,周磊浑身都在颤抖,疼几乎晕厥过去。

    “老头子,快救我呀!快救我!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被人打死在这吗!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周磊不断嚎叫着。

    周平眼睛一眯,心中怒气更盛。

    这个人渣现在知道求助老爷子了?

    他可是清楚记得,前两天这个白眼狼还不顾老爷子的死活,准备拿他的救命钱去买药磕。

    所以,周平毫不犹豫的再次抬脚,准备兑现诺言将周磊的第二条腿也踩断。

    “周……周先生……请您放过他一马吧,别再打了!这孩子其实小时候挺好的,就是……就是毒*品害了他,是毒*品害了他啊!不然也不至于变成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周平看到周德辉满脸不忍,老泪纵横的样子,心中重重地叹了口气,将踩断这个混蛋右腿的打算换成狠狠踹了他一脚。

    打狗还得看主人。

    这周磊不管再怎么混蛋,好歹名义上还是周德辉的儿子。

    现在这个做父亲的都已经求情了,他还能怎么说,即便打死这个垃圾,老人家也不会领情。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老头子,快给我点钱,我要去买点吗啡止痛!不然我要疼死了!”

    听到这话,刚刚转身的周平一脚踩在他的断腿上,厉声说道:“狗东西,你特么要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周磊吓得身子一颤,立即乖乖闭上了嘴。

    但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

    周平这才冷哼了一声,又狠狠警告了一句:“最好给我老实点,再发出半点声音,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回到了座位,周平将刚才剩下的半杯水一口喝掉,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屋子里面出奇的安静,只剩下周磊大口大口的喘息声,气氛变得非常尴尬。

    沉默了片刻,周平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周德辉,缓缓说道:“老爷子,你看这样吧,周磊虽然是你的养子,但是这么放任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反倒会让他越走越远,终究万劫不复。”

    “你看要不这样,干脆把他送戒毒所去,什么时候能真正戒了,再让他出来怎么样?”

    “戒毒所!”周德辉有些犹豫,带着满脸愁容地说道,“那个地方太贵了,实在是太贵了,去不起啊……”

    呵呵,只是钱的问题,那根本不是问题了。

    周平微微一笑:“老爷子,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来负责。在我看来,你那一身识宝鉴宝的技艺才是无价的,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

    唐人街的古玩街上。

    一个身形瘦弱的老头子带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亚裔青年边走边逛,几乎每家店都会进去看看。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伙计自动忽略了周德辉,两眼放光的落在了一身名牌的周平身上,非常热情地询问需要点什么。

    可是当两个人说只是随便看看之后,大多数的伙计脸色都显得有些僵硬。

    虽然不至于冷冰冰的样子,可是更多的变成了敷衍。

    然而,片刻之后,伙计看老头子的眼神就开始不断变化。

    从迟疑,到惊异,然后认同,最后到尊敬。

    当然,如果卖的假货比较多的话,还会非常尴尬。

    但是,每个伙计或者老板在两人离开的时候,都会客客气气地送到门口。

    之所以态度前后差距那么大,是因为周德辉的眼力实在是太厉害了。

    都说买的没有卖的精。

    可是这一次恰恰相反。

    这位身材佝偻,老眼昏花的老爷子仿佛能够对每件商品如数家珍。

    在他的面前,他们这些人就是小学生一般的存在。

    任何一件东西,一旦被老爷子上手翻看,不超过十秒钟就能鉴定出真假,不超过一分钟就能说出更详细的资料。

    我的天啦,这哪里是个其貌不扬,瘦弱佝偻的老头子,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古玩资料库!

    关键是人家说的还头头是道,引经据典,让人听了心服口服。

    至于周磊,周平跟着周德辉出来之前,直接拨通了附近戒毒所的电话,请人过来将他带走。

    直接转了五万美刀之后,戒毒所的人就拍着胸口表示,一定会严格遵照家属的要求,什么时候彻底戒掉,什么时候才会将他放出来。

    对此,周平只丢了一句话,费用不是问题,如果戒不掉就别出来了!

    路上,老爷子颇为心痛地告诉周平,早些年他虽然不算有钱人,但也不至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甚至还有点闲钱,捣鼓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而且也陆陆续续淘了一些还算不错的玩意。

    可是自从周磊染上那东西之后,又吸又赌,将家里能卖的全部都卖光了。

    现有的那些家具家电,都是周雪一件一件从旧货市场淘回来,才没有变得家徒四壁,到处空空。

    晚上,大长见识,不虚此行的周平请周雪和周德辉还有徐月一起在外面吃了顿丰盛的晚餐,老爷子显得十分高兴,还喝了点小酒。

    因为身体的原因,老爷子还想继续喝,却被周雪阻止了。

    “老爷子,今天实在是太谢谢你了,你对我帮助实在是太大了,客气话我也不多说了,这点钱你拿着,千万不要推辞,就当是给小雪的好了。”

    说着,周平还是丢了五万美金给周德辉,算是完成了之前的承诺。

    至于周磊去戒毒所的五万,按照他的说法,就当赔偿自己打断了他一条腿,不必老爷子还钱了。

    晚上,送别老爷子和周雪后,周平和徐月就在唐人街最好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到了酒店,徐月非说吃饭的时候没有喝尽兴,又点了不少酒,要继续第二轮。

    对此周平也无所谓,喝点酒正好还能助助兴嘛。

    可是,他似乎忘了徐月的酒量……

    不知道喝到几点,迷迷糊糊的周平抱住了刚刚洗好澡出来的徐月就下了口。

    或许,是喝醉的错觉,胸肌大不少……

    或许,是喝多的缘故,似乎还能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