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紫薇天帝 > 第十一章 定计蛇穴
    灯火无声燃着,幽幽烛照一室,明暗之间更显寂静,连窗外的淅淅沥沥的风雨声都渐渐淡了下去。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老者苦笑一声,开口继续着前面的话题,说道:“而后来呢,便是因为我的小女,也就是公子你们送来的那只小红狐。”

    “她是我最小的女儿,也是她九个姐妹之中资质最好,最出众的一位。”

    “公子是封刀卫中人,应该也知道,我这一族的境况。”

    老者脸色尴尬,没有往下多说。

    伏尘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就回过神来,明白了老者的言下之意。

    狐族一般而言,无论男女相貌都十分俊美,甚至有的可以说是天然媚人,动人心魄。

    就像是曾经的九尾天狐苏妲己一样,其天然魅力甚至能够迷得一国君主为之神魂颠倒。

    因此无论是君主诸侯,还是大妖巨魔,都想要拥有一个狐族女子作为自己的侍妾或者道侣。

    就这样,狐族凭借着自己本身的实力还有长袖善舞的手段才最终坐稳了妖族八部的位置。

    狐族也因为众多的娇媚侍妾和英俊面首,而享誉洪荒

    伏尘目光闪烁,心里暗暗思忖,“自己所见的是红狐,而眼前这位原型却是黑狐,看来那只红狐是脱离了血脉桎梏了,难怪血蛇会如此垂涎。”

    “九尾狐中白者最佳,红者次之,黑者最下,这是资质禀赋的划分。”

    “但这却并不是说没有着改变的方式,一旦脱离本身血脉桎梏,那就将得到莫大的好处。”

    “狐族美人除了媚骨天成,是无上恩物之外,修士与之双修还能得到极大的好处。”

    伏尘倒也不在意老者的这点隐瞒,护犊之情,乃是天理,伏尘对此还是能够充分理解,因此这时也没有多说。

    老者微微沉默,觑了眼伏尘的反应,还是不由开口道:“听公子方才意思,是想除去那条血蛇?”

    伏尘把玩着手中的乌黑令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那条血蛇行事如何?麾下势力又怎么样?”

    老者想了想,低声回道:“先前还好,它们一直安分守己,但这些时日来,似乎有些不安分。”

    “至于麾下也只有一黑一白位首领可堪一用,达到了凝气境,其余的都不成气候。”

    伏尘摩挲着手中的黑色令牌,半眯着眼睛,“不安分?”

    老者畏惧看了眼伏尘手中令牌,点头道:“是,我近来曾见过它捕杀过路的零星旅人,虽然也想救下他们,可是实在有心无力。”

    伏尘眉头皱了起来,“地方县城没管吗?”

    “是了,除非有着明确的线索和证据,否则县衙是不会得知此事的。”

    “毕竟凡人生命脆弱,旅途中随便一点意外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性命,官府哪里有那么多精力对每个失踪死亡人口都进行探究查明?”

    伏尘马上反应了过来,“人口太多,疆域太广,朝廷的力量哪怕再强大也难以深入到荒郊野外的每寸土地,只要保证领土内的妖族势力不踩到自己设定的红线上就行了。”

    “至于为什么老者不向县城通报此事,以除去心头大患?”

    伏尘暗自一笑,心里十分清楚。

    “那自然就是因为妖族内部的制衡了,就像所谓的黑暗势力一样,内部争杀是内部的事,一旦主动向官府报告黑料那就得罪了整个黑道团体,就相当于是二五仔,会承受极大的压力。”

    “除非说本身就是线人,或者在官府找到了靠山,否则一般妖族之内是不会牵扯官府进来的,否则就会受到周围其他妖族的敌视和排斥,脱离于群体之外,寸步难行。”

    老者本身也是心知肚明,因此他虽看不惯血蛇的所作所为,但思量再三之下还是息了报官的心思。

    只能尽力保护过路行人的周全,能救一个是一个,同时寄希望于官府自己能早日发觉。

    伏尘沉默片刻,灯火映照在他的眼中,犹如熊熊燃烧火焰一般。

    “那件东西一定要拿到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到时候到哪里去找适合自己的顶级金行灵物完成筑基?”

    “这件已经是自己最容易得手,也是最适合自己的,这次不容有失!”

    “可是应该怎么获得呢?悬剑村旁边就是那条血蛇的老巢,要想得到那件灵物就必须先行将他们除掉。”

    伏尘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没有势力,没有实力,厚积薄发之中,哪怕有些可供自己取巧的记忆,开始起步还是太艰辛了。”

    “不过这次还好,至少还有着一个不小的助力。”

    伏尘看向面前的老者,心里有些欣慰。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是单凭自己,说不得就只好报官了。”

    “但是官府彻查之后,悬剑村的秘密恐怕也就保不住,凭借自己的实力,还是难以从官府手中分得一杯羹,到时候就是两手空空的悲凉下场。”

    “有了!”

    伏尘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

    阴暗潮湿的洞穴里,四处都遍布着蛇,大的小的,花的绿的,应有尽有,仿佛这块地区的蛇类全都集中到了此地一样。

    它们蜿蜒蠕动着,有的甚至纠缠在一起。

    偶尔也会有攀附在洞穴顶部的蛇突然掉落下去,和下面的蛇潮混合在一起,瞬息之后,就再也找寻不到。

    整个洞**骨悚然之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气息。

    洞穴深处,这里仿佛禁地一般,无论外面蛇潮如何汹涌,都本能的畏惧这里所散发的气息,不敢靠近。

    这里只有三个身影,或者说三条蛇。

    一条蛇盘踞在高处,全身血红,身子不大,只有三尺来长,目光恶毒锐利。

    另外则是一黑一白,匍匐在血蛇前面。

    黑者碗口粗细,长三四米,显然是身强力壮,天赋异禀之辈。

    白者则是筷子长短粗细,口中尖细雪白獠牙吐出,张开嘴时涎水下滴,地面发出滋滋声,同时升腾起阵阵毒雾。

    仔细一看地面,居然已经出现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小坑。

    此蛇,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