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体内住了一只神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凤赵阳
    收拾飞龙帮的事情,交给洪三他们去做,张云闲觉的是最合适不过了。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他刚挂断电话,就看到月就悠悠地醒了过来。

    “云闲,谢谢你!”月伸了个懒腰,一脸轻松地对张云闲说道。

    “应该是我谢你才对!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张云闲摆摆手,有些惭愧。

    清风看到月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脸上终于又恢复了从容的神色。

    “教主,我们该回去了,刘护法他们肯定已经回教里了,虽然夜侠抹除了他们关于你的一切记忆,但是为了不被宋护法怀疑,我们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张云闲点点头,自然觉的这是题中应有之意。

    “好吧,那云闲你多保重,刘护法他们这次没得手,肯定会再找机会对付你的,你万事小心!”月脸上露出一丝不舍,跟张云闲依依惜别。

    “放心,他们如果还敢来,我绝对让他们有来无回!”张云闲笑着说道,从月那里吸纳来的精气,让他感到自己的体内此刻彷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第二天,德仁校园。

    张云闲刚到学校门口,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电。

    “姐夫,赶紧来救场啊!”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宁梦夸张的叫声。

    “救什么场?”张云闲无奈地问道。

    “方瑶姐被人给缠住了,就在校门口青春留不住餐厅啊,你再不来,就做好头顶冒绿光的准备吧!”

    张云闲只好返身去了校门口的美食一条街。

    青春留不住餐厅,二楼包厢。

    十人座的圆桌上,只坐了方瑶、宁梦还有一个眼神犀利的男子。

    男子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倒也算是俊俏小生一枚,唇红齿白,面容含笑。

    他的身后,站着两位中年男人,看两人站立的姿势就知道,绝非是等闲泛泛之辈。

    宁梦小手放在圆桌下方,冲着方瑶比了一个‘放心,一切已经搞定’的手势,方瑶叹了口气,知道她又一次把张云闲给牵扯了进来。

    只是,眼前这个男子,不比寻常人,只怕这回会给张云闲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想到这里,方瑶忍不住给了宁梦一个略带责怪的眼神。

    宁梦嘟了嘟嘴,做出一个任性的表情。

    男子殷勤地将圆桌上的一碗海参汤转到方瑶面前。

    “瑶瑶,这小店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就这个汤还不错,美容养颜,你赶紧试试?”

    “谢谢!”方瑶不咸不淡地说道,却并没有动那碗汤。

    “跟我你还客气什么,整个天凤遗族,谁不知道咱俩是青梅竹马啊,我对你的心思,从小到大,一直都没变哦!”

    “行了,赵阳!”方瑶摆了摆手,打断了男子的话,“你这次从族里出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赵阳听出方瑶的口气,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他眼中轻轻闪过一道厉色,他可是天凤遗族大长老的嫡孙,现在上赶着来追求方瑶,对方不说对他主动投怀送抱,甚至连个好脸色都没有,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气愤。

    “是这样的,瑶瑶……”

    “叫我方瑶!”

    赵阳脸色一沉,却没有发作,缓了一下,继续说道:“听说你在学校交了个男朋友?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天凤族的禁忌了?我们遗族,是不允许跟普通人类之间产生瓜葛的!”

    “谢谢提醒!我当然没忘!”方瑶平静地说,“但是,我的男朋友并不是普通人类,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是吗?那请问他是哪个遗族的成员呢?”赵阳不屑地问。

    “他并不是来自遗族!”

    赵阳冷笑一声,道:“那他怎么个不普通法,你倒是说来听听?”

    “他是传说中的天启者!怎么样?”方瑶还没开口,一旁的宁梦实在看不惯赵阳的嘴脸,抢先说道。

    赵阳听到这句话,有那么一瞬没有反应过来,愣了片刻,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一样,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天启者?这么荒诞的传说你们还真信啊!”

    “这是每一个遗族都在流传的预言,我们当然相信!”方瑶皱了皱眉,有些不喜地说道。

    “什么狗屁预言!不过是胡言乱语罢了,本少爷就偏偏不信!这世上难道还真有能同时修行宇宙精气和灵气的人存在?就算是我们天凤和神龙最纯正的血统,身体里也只能拥有一种力量,这两者根本就不可能并存!”

    “哼!少见多怪!”宁梦冲赵阳翻了个白眼。

    赵阳止住狂笑,摆了摆手,摆出自以为非常大度的样子说道:“得得得,我不跟你们争论这么无稽的问题,你们要对他真有信心,就赶紧把他叫过来给本少爷过过目,看他能不能过的了我这一关!”

    宁梦又‘哼’了一声,“等着吧,他一会儿就到!”

    “呵呵,这种人也就吹吹牛,在你们女生面前找找存在感罢了,他要真敢来,看本少爷怎么揭穿他的假虎皮!”赵阳得意地说。

    他甚至已经开始想象一会儿,这个‘天启者’在自己面前求饶认错,方瑶对自己刮目相看的美好场景了。

    正在这时,张云闲轻轻地推开了包厢的房门。

    “姐夫!”宁梦眼尖,惊喜地叫了一声。

    包厢里的几个人都转头看了过去。

    赵阳仔眼皮跳了跳,细地端详了一番面前的这个男生,他觉的张云闲除了个头高一些,肌肉多一些,没感到他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对于张云闲体内的灵力和宇宙精气,以赵阳区区灵主级别的修为,在张云闲有心隐藏的情况下,他当然根本就无法看的出来。

    所以,在他看来,张云闲不过就是一个徒有其表的普通人而已。

    谁知张云闲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方瑶和宁梦的身前,淡淡地说了一句:“咱们走吧!”

    令赵阳更愤怒的是,两个女生居然真的乖乖站了起来,做出了欲走的姿态。

    “站住!”赵阳眼神一寒,冲身后的两个中年男子使了个眼色。

    两道铁塔般的身影,顿时完全堵住了包厢的房门。

    “看不到本少爷正在跟她俩说话吗?我说你有没有基本的礼貌素养啊?”

    听到赵阳满含愤怒的话语,张云闲终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咦?你也是天凤遗族?”张云闲略带差异地说了一声。

    “怎么样,怕了吧?告诉你,本少爷可是天凤遗族大长老的嫡孙,你们这种凡人,可能不太明白我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赵阳唾沫横飞的自我标榜,刚说到一半,就被张云闲冷冷地打断了。

    “完全没兴趣!”张云闲如是说,声音平淡的就像是天边的云。

    “我……”赵阳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让他觉的自己心里无比憋屈。

    “喂,你到底懂不懂,我们遗族是不可能跟你们这种卑贱的凡人通婚的?”赵阳气急败坏地叫道。

    张云闲就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对方瑶说道:“快走吧,我下午还有课呢!”

    “喂,我再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赵阳是真的快暴走了,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比被人当面辱骂还要让她感到愤怒。

    “我的名字,叫做‘张云闲’,不叫‘喂’!你说你的,我们走我们的,影响到你了么?”张云闲叹了口气,看着赵阳的眼光,让赵阳觉的,自己在他眼里,就像是一个在老师面前调皮捣蛋的小孩子,对方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人来对待,态度中充满了漫不经心的敷衍。

    “你是不是听不明白?我再跟你说一次,我,赵阳!我是天凤遗族大长老的嫡孙,嫡孙你懂不懂?就是将来他长老之位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我当了长老,说出的每句话,那就是天凤遗族的族规,你懂不懂啊?”

    “所以呢?你现在让人挡住我们的去路,就是想告诉我,你将来会非常牛B?”张云闲看着赵阳的眼神,活脱脱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没错!”赵阳得意地说,他觉的张云闲终于搞清楚了状况,接下来的场景,应该是回归到自己的节奏里来了才对。

    没想到,张云闲一句话,又把他给气的差点吐血。

    “就算你将来真的会很牛B,那也不意味着现在你就可以像个二B一样扮演傻B的角色啊!”

    宁梦听到张云闲这句话,愣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直接笑场了。

    “哎哟,姐夫,你这绕口令说的,没谁了,真的!哈哈……”

    方瑶也是捂着小嘴,强忍着笑意。

    赵阳用了不到一秒,就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张云闲给羞辱了。

    “你……你敢骂我?”

    “骂你?我只是用了一种你能理解的语言,陈述了一个关于你的事实而已啊!”

    “什么事实!你根本就是在羞辱本少爷!哼,一个凡人,真是胆大包天,本少爷不让你长长教训,你恐怕永远都不知道,你跟我们遗族之间,到底隔着多么深邃的一条天堑!”

    赵阳恶狠狠的对两位中年男子招呼道:“给我打碎他的满嘴牙,我看他能不能巧言令色!”

    “是,少爷!”

    方瑶脸上顿时露出紧张的表情,谁知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劝阻,那两名上前想对付张云闲的中年男子,都已经横着身子飞了出去。

    “噗通!”两具身子,砸在了包厢的墙上,又重重地跌落在地面。

    张云闲还是手下留情了,只是将他们震得昏了过去。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实力?”赵阳一下子感到好像被人从头顶浇下一桶冰水,整个人全身上下都通透了。

    那两名保镖,可是大长老亲自指派的,他俩的实力,在天凤遗族中,不说数一数二,那也都算得上是佼佼者了,怎么在张云闲面前,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躺地上了呢?

    “难道……你……你真的是传说中的‘天启者’?”赵阳看到张云闲带着方瑶和宁梦慢慢走出包厢,有些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