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先砍一刀 > 第五十三章 地仙之祖
    本来不打算这么早回到蜀山的,但鬼哭养好了身体就回来了,第一时间就钻进了藏书楼中。笔趣阁  bqgxsw.com

    “这位师兄,想要看什么?”一入门,藏书楼的传道阁弟子便问道。

    蜀山挺大,弟子众多。所以师兄师弟的称呼,熟人之间看年龄、实力,不算太熟的看面相。

    这位传道阁弟子具体年龄不知道,但看外表才18,因此自然就叫了鬼哭师兄。

    “我想找找关于人参果的书。”

    在这位传道阁弟子的指点下,鬼哭找到了一堆书,记了名,拿到了剑楼房中。

    当几本书都看完之后,鬼哭看着桌上从刘大宝身上搜来的五朵花,陷入了沉默。

    五朵花娇艳嫣红,犹如晶莹血滴,又仿佛烈火红莲。很美,但真正得知了它们的来历的时候,鬼哭一阵阵心头生寒。

    这是人参果树结出来的花,在吞噬了不知道多少婴儿之后,接出来的花。这样的花,从一开始就带着罪孽,而之后的结果将会背负更多的罪孽。

    周长老一般都在建楼清修,他已经过了经常下山的年纪,最主要是他的师傅龙阁主已经大限将近,正在受天人五衰之劫,说不定哪天,就去了,所以他根本不敢走开。

    鬼哭问了几人之后,很容易就找到了他。

    他在剑崖下,那布满剑痕的石壁前,盘膝而坐。

    “周长老。”鬼哭轻声呼道。

    周长老耳朵动了动,铜铃般大的眼睛缓缓睁开,扭过头,看到了鬼哭:“是鬼哭啊,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很明显,他很意外。

    “我是为了这个回来的。”鬼哭张开了手掌,一朵娇艳的花在他掌心安安静静的躺着。

    周长老瞳孔一缩:“这是……”

    他语气略带迟疑,想必是很有印象,却第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人参果花。”

    “怪不得,如此罪孽。”

    周长老吸了一口气:“这一趟,你遇到了什么,说说吧!”

    鬼哭说了,或许是出于私心,却隐瞒了小宝。周长老点了点头,面色严肃。

    东胜神州与南瞻部洲相隔太远了,刘大宝能到这里,完全是因为他那非凡的气运,而其他人,哪怕实力高强,也很可能横死途中。

    海上,实在是过于危险。

    周长老不可能拿蜀山弟子来冒险,蜀山弟子的责任不在这里。但是,他也听说过,大名鼎鼎的人参果,知晓人参果背后的那个妖道是如何的气焰滔天,鬼哭正处于危险之中。他有些头疼,被动等待对方前来终究不是事,揉了揉太阳穴:“跟我来吧!”

    两人来到了观星台下,周长老找到了传道阁中很善卜算的林长老,请求他为鬼哭卜上一卦,左右无事,林长老答应了。

    留下了生辰八字,留下了那一朵人参果花,鬼哭和周长老回到了剑楼,拿走了剩下的四朵花。

    人参果花十分的不好处理,和人参果的娇贵不同,人参果花不惧五行,要以雷电击之,才能销毁。好在,斩妖阁的一位熊长老擅长引雷之术,用雷电击毁了人参果花。

    做完一切又到了林长老处,林长老已经完成了卜算,面色有些苍白。

    他道:“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是鬼哭的劫数,他当走上一糟。”

    周长老眉头皱起,问道:“就别无他法了吗?”

    林长老回道:“世间只有两棵人参果树,一棵在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为善树。一棵在东胜神州万福山五庄观,为恶树。两棵树的主人,都是镇元大仙,却又都不是镇元大仙。”

    周长老并不知晓还有这些隐秘,眉头皱的更深了:“镇元大仙,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地仙之祖,成仙之前就名镇元大仙,又名镇元子,是我人族上仙。”

    周长老双目圆睁:“我人族上仙,为何会做出这等恶事?”

    林长老摇头:“三位既是同一人,又不是同一人。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的镇元子,是地仙之祖的善,东胜神州万福山五庄观的镇元大仙,是地仙之祖的恶。”

    周长老问:“就没人管吗?”

    “没人管得了。”林长老摇头道:“无论是地仙之祖的善还是恶,只要地仙之祖不死,他们就都死不了。”

    “地仙之祖不管吗?”说出这句话,周长老就知道自己糊涂了,连连摆手摇头,长叹一声。

    成了仙之后,他哪里还会管这些事。不到人族倾覆之时,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就如同剑主一般,仙神秘莫测,力量绝伦,可每一次动手,都是极大的损耗,并且影响极大,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动手。

    林长老叹道:“镇元大仙为地仙之祖的恶,贪婪记仇,有未卜先知、改天换日之能,他在未来必将知道鬼哭所为,而他一旦决定动手,除非鬼哭躲在蜀山之中,我蜀山自能护他。可一旦他出了蜀山,那便不好说了。所以,倒不如他走一遭,是渡过此劫,还是……”

    说到这里,林长老顿了一下:“还是以身受劫,都看他自己的了。”

    “我如何去。”鬼哭问道。

    林长老拿出了那朵人参果花,这朵花瓣已然枯萎,缩成了一团:“带上它,你会知道该怎么走的。”

    “多谢二位长老,费心了。”

    林长老和周长老都知晓鬼哭已经下定决心,心中又是欣慰,又是无奈。

    同时叹息一声,周长老道:“既然你已决定,那么跟我来一趟。”

    两人默默前行,半路突然刮起一阵怪风。周长老皱了一下眉头,疑惑的四处看了看,然后两人继续前行。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传道阁的藏宝楼。

    周长老拿出了自己的蜀山长剑令牌,在传道阁弟子的忙碌中,藏宝楼的大门缓缓开启。穿过一条深邃的通道,两人来到了一间小房间中。

    “这些,是我多年的珍藏。让我想想,那东西在哪里?”说着,他弯下腰,四处搜寻一番,终于在一处角落找到了一个小木箱,周长老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一些,把小木箱搬到了桌上,吹掉上面的灰尘,缓缓的打开了木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