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超凡女神 > 第145章 自古慈母多败儿
    “你知不知道那女孩是什么背景?她外公是大军区政委,乔副省长是她亲姨夫,你敢打她的主意?她男朋友秦洛,差点把你二爷爷打死,难道你也想死吗?

    吕伯言破口大骂:“我草尼玛的,你想死不要紧,可你难道还要我们这些人都给你陪葬?我现在命令你,马上把人给我送回来,你要是敢碰她一手指头,我亲手活剐了你。笔趣阁  bqgxsw.com”

    吕长峰都被吓哭了:“爸,爸我知道错了,我没碰她,真的,可她跑了,我也正找她呢。”

    “你在哪?”

    “就在附近的玉龙大酒店……”

    吕伯言直接挂断电话,大声道:“所有人都跟我去找,人在附近的玉龙大酒店,务必把人给我找出来,听见没有?”

    “是!”

    这帮弟子哪还敢怠慢,一窝蜂似的跑了出去。秦洛更不敢有半分迟疑,到了外面直接开车,牌楼下的电子门还没等打开呢,他直接开车撞了出去。

    来的时候路过玉龙大酒店,秦洛还有些印象,直接开车赶了过去,不大一会儿就来到酒店楼下,他刚从车上下来,就见一个眼熟的男子,赫然是金鹰武馆的弟子,正东张西望呢。

    秦洛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衣襟,眼中杀气腾腾:“人呢?”

    “在……在八楼,丢了。”那小弟都要被吓哭了,他刚听说,连二长老都差点被秦洛打死,他哪还敢反抗?

    呜呜呜,太吓人了!

    秦洛把他扔到一旁,迅速冲了上去,电梯占用着,直接爬楼梯,一口气来到八层,刚出来,他就撞见吕长峰了,上去就是一拳,直接把他大牙都打掉了。

    随后,秦洛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扬起拳头还要打下去,吕长峰吓得急忙捂住脸,哭道:“别打了,救人要紧。”

    “人呢?”秦洛怒喝道。

    “我……我刚听说,服务员看见她了,说是往楼上天台去了,八成是要跳楼。”

    跳楼?

    秦洛脸色大变,这种事,姬若冰真干得出来。她那贞烈的性子,是宁肯死也不会让人玷-污的。

    当下,他哪还敢迟疑,甩手扔下吕长峰,卯足了劲的朝楼上跑去。一口气跑到十六层,终于到顶了,秦洛抬头一看,爬梯上面的天台口竟然真的开着,他迅速爬了上去,大声喊道:“若冰,我来了,你在哪?”

    天台并不大,也没有什么障碍物,他找了一圈,根本就没有姬若冰的身影。他的心一沉,不会已经跳下去了吧?

    这一刻,他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旋风般的绕着外墙跑了一圈,楼下没有人,说明姬若冰没有跳楼。秦洛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可紧接着心又悬了起来,跑到入口处,迅速爬下去,正准备四下再找找的时候,忽然听到微弱的呻-吟声,从不远处的储藏间里传来。

    秦洛仔细听了听,可以确定是个女人,但是不是姬若冰,现在还不敢肯定。他不敢迟疑了,迅速跑了过去,可储藏间的门竟然被锁上了,他拧了两下没拧开,干脆抬脚踹了上去。

    “砰!”

    门被一脚踹开,秦洛大声道:“若冰,你在这儿吗?若冰?”

    “嗯哼……哦……”

    角落里,*声更清晰了,秦洛一个箭步上前,就见姬若冰躲在装杂物的柜子后面,衣衫不整,正在自我安慰。当见到秦洛,还不等他开口呢,姬若冰就好像磁铁的正负极相遇了似的,直接扑到他怀里,狂野的吻了上去,把他的嘴唇都咬破了。

    而她的另一只手,在拼命撕扯秦洛的腰带,急得都不行了。

    秦洛见她还活着,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可面对热情奔放,急于求-欢的姬若冰,他再次紧张起来。

    该死的吕长峰,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药?也太霸道了。

    难道,非得做那种事,才能化解她身上的药性吗?虽然他也有种顺水推舟,摘掉处-男帽子的冲动,毕竟,面对姬若冰这样的大美女,哪个男人能把持得住?

    可秦洛一想起林诗音,就什么杂念都没有了。

    就在姬若冰把秦洛前面的拉链扯开,伸手进去的时候,秦洛一掌砍在她的脖颈上。顿时,面红似火的姬若冰软软的倒在他怀里。可即便是这样,她的手依然死死抓住那根她迫切需要的东西,没舍得撒手。

    秦洛迅速把她的手拿开,把裤子整理好,这才抱起姬若冰,走了出去。到了走廊,他选了一个房间,一脚踹开,抱着姬若冰走了进去,直接进了淋浴间。

    打开淋浴喷头,秦洛扶着她靠墙坐下,脱掉她的高跟鞋,双手握住她的脚,火系灵气迅速灌输进去。

    昏睡中,姬若冰都忍不住痛哼一声,身上顿时升起腾腾热气,而她脸上和身上不正常的红晕,迅速消褪。

    突然,她猛地睁开眼睛,迅速扯下小裤裤,下一刻,一道粉红色的液体,混合着淋浴冲下来的水一起,流向地漏。

    秦洛背过身去,过了一分多钟,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嘤嘤啜泣的声音。秦洛试探着回头瞥了一眼,见她已经把小裤裤提上了,这才转过身,把姬若冰扶起来。

    “对不起若冰,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

    话没说完,姬若冰猛然抱住他的脖子,失声痛哭。而秦洛只是迟疑了半秒,就把她紧紧抱住,在水中轻抚她的湿漉漉的秀发,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一直过了十多分钟,秦洛才轻轻把她的手拿开,柔声道:“若冰,我们回家吧?”

    “嗯!”

    “你的衣服都湿了,脱下来,我帮你拧干了再穿上。要不然,会感冒的。”秦洛说着,关了淋浴,带着她走出浴室。

    在客房里,秦洛背过身去,姬若冰迅速脱掉衣服,钻进被窝。秦洛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先拧了一遍,然后用火系灵气再把衣服烘烤一遍,几乎全干了,才拿回来递给姬若冰。

    “穿上吧,我去门口等你。”

    “你别走,我……我害怕。”

    “那我还是背过身去,你穿吧,我不走。”

    很快,姬若冰就穿好衣服,来到秦洛面前,还不等秦洛开口,她再次把秦洛紧紧抱住,埋首在他怀里,娇躯簌簌发抖。

    很显然,她被吓坏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咳咳,若冰,你刚才亲我了。”秦洛转移她的注意力,果然好使,姬若冰顿时脸红了,推开秦洛,正要开口,发现他的嘴唇都被咬破了,顿时愧疚道,“对不起,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了……”

    “呵呵,只要你没事,就算把我舌头咬掉了,我都心甘情愿。”秦洛笑着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走吧,我送你回家。”

    “嗯!”

    被秦洛这么一打岔,她的心情好了许多,紧靠在秦洛身上,一起走进电梯。当两人刚从电梯里出来,迎面就见吕长峰和吕伯言等人站在一楼大厅里,姬若冰的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如纸,紧紧抓住秦洛的衣角,都不敢迈步了。

    “别怕,有我在呢。”秦洛安慰着,搂着她腰肢的手紧了紧,像是给她注入了力量似的,她这才有勇气跟秦洛走出电梯。

    “秦洛,若冰小姐她没事吧?”吕伯言急忙上前,关切的问道。

    秦洛冷笑道:“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像没事吗?”

    吕长峰急忙道:“我可没碰她,还没来得及呢,她就跑了……”

    “啪!”

    一个大嘴巴抽他脸上,直接把吕长峰抽个跟头,另一侧的大牙又掉了两颗。

    吕伯言气得浑身发抖,气急败坏道:“你这个畜生,我今天就毙了你,省的你害人。”

    “住手!”

    一个中年美妇跑了进来,吕长峰见到她,顿时像见了救星一样,连滚带爬的跑过去,一把抱住这中年美妇的大腿,哭道:“妈,你可来了,我爸要杀我,你快救救我呀,妈!”

    “你要杀你儿子?好,你先杀了我吧,我也不活了。呜呜呜呜!”母子俩抱头痛哭,把吕伯言气的,真想把这对母子都拍死。

    自古慈母多败儿,这话一点都不假。吕长峰能有今天,都是他母亲给惯的。

    “好,我成全你们。”吕伯言一咬牙,猛地扬起右手。

    这时,秦洛忽然道:“等一下!”

    吕伯言暗自松了口气,恨恨道:“秦洛,你要是不解气的话,就亲自动手宰了这混账东西,就当为我鹰爪门清理门户了。”

    “算了吧,我还是那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

    秦洛淡淡道,“若冰虽然是受害者,但好在有惊无险,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令郎呢,给我家若冰上了生动难忘的一课。至于你要怎么教训儿子,我就不管了。告辞!”

    “等等!”吕伯言急忙叫住秦洛。

    秦洛停下脚步,挑眉问道:“馆主还有事儿吗?”

    吕伯言讪讪笑道:“那个,乔省长挺忙的,这事儿就不要打扰他了吧?改天,我一定带着劣子登门致歉。”

    “道歉就不必了,这件事我们也不会再追究,但麻烦你管好儿子,他要是再纠缠若冰,可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

    说完,秦洛瞥了胆颤心惊的吕长峰一眼,搂着姬若冰的腰肢,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