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194章 不差钱 (第二更,求支持)
    不差钱!

    兴乾六年的大明百姓是不差钱的,甚至可以用普遍富庶来形容,究其原因,固然有几十年战乱、屠杀之后的人少地多产生的直接效益,商业上的高度繁荣也使得城市市民阶层迅速恢复了元气,或者在江南等地类似晚明时的那种奢侈之风,还未显现,但是至少在生活上,已经恢复了旧日的富庶。笔趣阁  bqgxsw.com

    对于兴乾朝的诸臣来说,这正是他们最为欣喜的,即便是他们也未曾想到,天下会恢复的如此之快,其实这种恢复并不是一朝一夕的,尽管从郑氏北伐,再到清虏西逃,期间经历了几年的战乱,但是在天下人心思明的情况下,但凡伐清者无不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清虏窃据之地,如此也让百姓最大程度上免遭战火之苦。

    也正因如此,社会稳定之后,尤其是没有了满清的横征暴敛,百姓的日子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之前的吃糠喝稀终年不知肉味,到现在的衣食无忧,甚至百姓生活趋奢。

    不是亲眼目睹,谁能相信变化居然会如此之快?

    “陛下,当年臣游走天下时,非但山东、河南、山西、陕西诸处,人民皆是饥荒,水旱相仍,至剥树皮、掘草根、簸稗子以为食,即便是数十年不闻饥寒的江南,大抵也不过如此。老幼流移,颠踣道路,卖妻鬻子,以求苟活。民穷财匮如此,官无赈济不说,且徭役不休,征敛不息。如今,臣从北直隶一路南下,沿途所见,虽不比江南,但百姓却也是衣食无忧……”

    说出这番话后,方以智又冲着陛下长揖道。

    “天下百姓今日能安居乐业、衣食无忧,皆是陛下之功,若是没有陛下当年起兵于草莽,逐建奴于西域,又岂有今日天下百姓的好日子。”

    这个马屁拍的很舒服,朱明忠也很受用,但是在受用之余,他却仍然神情严肃的说道。

    “肉荒……这确实出乎意料,这件事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我看来年可以和蒙古那边沟通一下,可以从蒙古把牛羊贩运到内地嘛,不要只是专注于的马匹……”

    想到另一个时空中,因为每到冬天满清都要赏赐京旗上千万斤羊肉,那些晋商便从蒙古赶着羊群沿着张库大道,一路进京,每年少则也要贩运几十万只活羊,可即便是如此,仍然不能满足京师旗人的“消费”,到后来更是发展出了只运羊肉的冻羊肉运输。

    相比于满清,大明现在与蒙古的贸易主要集中于马,每年贩运马最少有两万匹,最多时曾达到五万匹,而且半数是母马,这些母马主要用于改良军马,为了改良军马,早在江北初定的时候,朱明忠就授意商人从马尼拉引进了50多匹安达卢西亚马,后来又先后通过各国商人从中东地区的600多匹阿拉伯马种公马,这些种公马在各地的马场与从蒙古购进的雌马或者西南马杂交,按照计划在杂交至第五代再将其后代横交固定,即可产生与阿拉伯种相似的新型轻乘马。在东北、江北以及四川等地的军马场中,这样的杂交选育已经进行了第三代,其育成的军马体高、姿态都远超过蒙古马。不过,现在看来,对蒙古贸易似乎太偏重于“军用”了。

    “朕听说,每年蒙古都会冻死上百万只牛羊,因为数量太多,所以牧民们只能把死去牲畜的皮毛给割了下来,然后肉随意的丢弃在草原上,以朕看来,咱们可以和他们进行贸易嘛,嗯,现在就可以……”

    蒙古的冬天非常寒冷,最低温度甚至会达到零下三十到四十度。所以一到冬天,他们的生活就变的十分艰难,因为他们放养的牛羊常常会被冻死。在朱明忠看来,这正是商机。

    “他们的牛羊会冻死,与其白白冻死,不如让咱们用茶砖布匹去换回来,虽然张库大道冬季沿路草少,而且有冰雪,赶运活羊往内地比较困难,但是我们可以直接贩运冻牛羊肉到京师,也可以从那里装上船,一路南下,卖到江南,毕竟现在是冬天,冬天的肉不会变质。”

    回忆着在另一个时空中,晋商贩运冻羊肉的办法,朱明忠沉吟片刻,然后说道。

    “这冻羊肉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先将羊宰杀后,剥皮,去头蹄五脏,仅剩两张肉板,剔去骨头,卷成肉卷,夜间把肉放在席子上,一夜冻好后,将肉放在“冰房”里。所谓“冰房”就是四周和顶子用木板搭起,房内的地上泼上冷水,放上冰块。运销时将肉从“冰房”取出包好,不让透风,以保持肉的鲜美。然后用车辆运到内地。对,就是这样……”

    说完冻羊肉的制作之后,朱明忠看着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朱大咸和方以智,便笑着对他们说道。

    “怎么样,两位,有没有兴趣与朕一起合伙做这个买卖?现在可正是吃羊肉的时候,羊肉的价格这么高,利润肯定是极为可观的。”

    拉着大臣做生意,也就只有朱明忠会这么做,而朱大咸、方以智他们早就已经适应了陛下“不耻言利”的作风,甚至他们本身也是一些生意的参与者,对此自然不会排斥,而他们之所以惊讶,完全是因为没想到可以从蒙古贩运羊肉。

    “陛下,这从蒙古也能贩羊?”

    朱大咸不无诧异的说道。

    “怎么不行,宋朝的时候,开封半数的羊肉都是从辽国运来的,夏秋贩运活羊,冬天运冻羊肉,其实,即便是夏天,也可以运贩鲜肉的。”

    转身年看着方以智,朱明忠说道。

    “这一点,东北有优势,冬天可以直接在湖里、河上以及海边取冰,然后再把冰送到冰窖里储存,这些冰到了春天的时候可以直接装在船舱里,冷冻鱼肉、牛羊肉,然后再运往内地,这样内地就可以吃到新鲜的鲸肉了,而不像现在这样,只能腌制。”

    相比于牛羊肉,或许鲸肉是一种价格更低廉的肉食,毕竟鲸海的鲸鱼数量极为丰富,想到这朱明忠便对方以智说道,

    “现在东北就可以尝试一下嘛,可以考虑一下鲸鱼肉,把新鲜的鲸鱼肉直接装船运到江南,运到中都,缓解一下百姓的肉食不足的困境。”

    “臣遵旨,”

    对于陛下的旨意,方以智自然不会拒绝,而且对东北来说,这也是件好事。

    “若是此法能成,非但可以缓解内地肉食不足的困境,也可以为东北开辟新财源,密之,你看中都这一趟,你可算是来对了,来一趟不当紧,陛下还给你指了几条财路,蒙古可以养牛羊,东北一样可以,而且还有鲸海的鲸鱼,这次东北可算是发达了。”

    说罢朱大咸转向陛下笑说道。

    “陛下如此心怀百姓,实在是天下百姓的福气,想来今年百姓是不需要为肉食犯愁了,这年节将至,有了这些肉,百姓也能过个好年。”

    身为皇帝的朱明忠,总需要面对太多的恭维与马屁,对此早就适应的他,只是笑了笑。

    “过去建奴入寇的时候,百姓是吃不起肉,而现在却是因为肉食不足导致欲食肉而不得。”

    朱大咸随后又说道。

    “不过陛下请放心,这只是暂时的情况。待到将来蒙古和东北的鲜肉运来之后,问题便会迎刃而解。倒是现在市面上的棉荒、纱荒以及布荒,眼下一时间还解决不了,甚至还有可能愈演愈烈,毕竟,中原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故而对布匹需求也在逐日猛增。加之百姓现在家用充足,买布添衣实在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所以,臣以为朝廷最好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曾几何时,朱明忠还曾考虑过布匹出口,甚至需要为其出口开辟新市场,但是谁能想到,现在的情况却是截然相反呢?

    “现在布荒的根源是纱荒,而纱荒又是因为棉荒所导致,而百姓又因为棉花种植费时费力,不愿意种棉,但想解决布荒,必须先解决棉荒。”

    “棉荒……”

    朱明忠有难以置信的点着头,毕竟这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在历史上还有桑争稻田和棉争粮田,究其原因正是因为种植桑棉的收益超过种粮,而现在百姓之所以不愿意种棉,是因为种棉费事,种棉的收益,远不如养殖的收益。

    “进口吧!”

    沉吟片刻,朱明忠直接指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既然棉花等原料的短缺,造成纱荒、布荒,国内的产量既然满足不了百姓的需求,就从海外进口原料,印度棉,还有……我们不是从美洲引进了新棉种吗?现在的试种驯化正在进行中,它的产量比土棉的产量高,等将来也可以推广开,从海外进口棉花,就像进口粮食一样是为了解百姓的燃眉之急。”

    凭着来自后世的经验,朱明忠直接作出了在他看来最合适的选择,就在他作出这个决定之后,那边有人禀报道。

    “陛下,海州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