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能神警 > 第九十五章 万万没想到 中
    当孟广平供述到这儿时,凌旭的手机信息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看,原来短信是吕淑静发来的,吕淑静告诉凌旭,孟金波着镇长梁银宝过来替孟广平求情了。

    看完短信上的内容,凌旭回复了吕淑静一条信息,他让吕淑静把孟金波和梁银宝带进监控室里观看审讯,信息发出去之后,过了几秒钟,吕淑静回复了一条信息“收到。”

    在凌旭拿起手机观看信息的时候,孟广平停了下来,见凌旭忙完了,孟广平整理了一下思路,略一沉吟之后,继续供述自己的杀人经过:

    “当天下午,我开车悄悄回到了村外,把车藏好后,我给那几个朋友打了个电话,问我爸爸和李宝芬在干什么?他们告诉我,我父亲去镇上办事了,李宝芬在村里打麻将。

    听到两人都不在家,我心里十分高兴,趁着这个空隙,我拿着准备好的工具,悄悄跑到了社区楼上,因为这房子之前是给我买的,所以我有防盗门上的钥匙。

    进去后,我首先看到了客厅上的吸顶灯,那盏灯我买的,当初之所以砚盏灯,是因为它具有遥控开关功能,将遥控器找出来之后,我把客厅吸顶灯的灯罩卸开,在里面的线路上,接了一个微型信号屏蔽器,然后又将灯罩合上。

    随后,我又去卧室里面,用同样的方法,打开卧室里的灯罩,从上面链接了一个微型遥控音响播放器,接着,我走到卫生间,把我从网上买的隐形药水拿了出来。

    因为我父亲擅长书法和作画,所以我从胁耳濡目染学到了一些书画艺术的皮毛,拿着隐形药水,我按照之前那些建筑工人描述的形象,在镜子上面画了一幅穿着旗袍的女人画像。

    那种隐形药水很神奇,平时遇到水或者其它液体时,并不会直接显影,只有在沾染到水汽时,并且在水汽被擦拭的一瞬间,才会显影十五秒钟,用它来作为装鬼的工具,再也合适不过了。

    做完这些后,我离开房间,跑到了十一楼去等着,我爸爸是村支书,社区建成之后,为了方便购买楼房的村民去社区里看房,所以他手中有社区楼房那里全套的防盗门钥匙。

    我上楼之前,偷偷从家里拿了把十一楼的装修钥匙,之所以去十一楼而不是十楼,那是因为我知道,一旦闹鬼的消息传开后,人们肯定会去十楼检查的,而作为顶层的十一楼,由于没人居住,加之距离九楼较远,则会被人们忽视。

    为了避免被村里人发现身影,我一直从十一楼呆到深夜,到了夜里,由于我不知道我爸爸和李宝芬他们有没有睡觉,所以必须得从阳台的窗户处往下看。

    当我从楼上探出头,看到九楼客厅和卧室的灯都已经熄灭了,这时,我就开始实施计划了,其实我的计划很简单,就跟你之前演示的那样。

    我先是按下音乐播放器上的遥控,让卧室屋顶灯里的播放器放歌,我知道我父亲遇到事情时,有打电话叫人的习惯,楼上的固定电话还没有接通,他要想叫人,只能用手机,所以我提前接好了信号屏蔽器,让他的手机拨不出去。

    试想一下,深夜大晚上睡得好好的,忽然听到一阵幽怨的歌声在头顶晃悠,换做是谁,估计也得吓一跳,惊惧之下,他们就会胡思乱想的把事情往灵异事情上面引。

    按照我对我爸爸的了解,如果受到惊吓之后,找不到帮手来壮胆,那他只能带着李宝芬离开楼房,可这是九楼,他们要想离开的话,肯定得乘坐电梯。

    所以,我悄悄跑下十楼等着,看到电梯开始往上升的时候,我从十楼按下了电梯的按钮,按完后就跑回十一楼,这样一来,他们上了电梯之后,电梯不会下降,而是朝空无一人的十楼升去。这种情形看在他们眼里,只能用诡异来解释了。

    等他们跑到楼下后,我再用遥控器把客厅的里的灯关上,见到之前开着的电灯自己熄灭了,我爸爸和李宝芬不害怕才怪呢,从那晚之后,李宝芬就吓出毛泊了,与此同时,九号楼二单元闹鬼的传闻就传了出来。

    过了两天,我假装听到传闻,回去看望他俩,然后趁着夜里他们睡熟时,用藏在家里的播放器继续播放那首音乐,播两句,停一会儿,断断续续播放几次,事后,我又故意把我母亲的遗照摆出来,偶尔深夜里还穿着白衣服从窗户前晃悠。

    就这样,李宝芬越来越恐慌,身体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衰弱,没过一个星期,她就被吓死了,李宝芬被吓死后,我爸爸也被吓的够呛。

    呵呵我爸爸还以为出现这种事情,是他们之前动了棺材里的金银首饰招惹的呢。为此,他们几个村干部,把之前迁坟起棺材时,偷偷扣押的金首饰全都交了上去,还弄出了个鬼楼索魂的由头。

    不过,有一点我没有想到,把偷偷昧下的金首饰充公后,我父亲还感觉害怕,最后他居然吓得都到派出所里报警,请警察去帮忙调查。

    完事后,我本来打算继续跟车出去送货,可是却听到了你们去调查的事情,无奈之下,我只能故技重施,继续装神弄鬼下去,我提前藏在十一楼,把十一楼的楼层号改成十楼。

    因为当初二单元的电梯有个不同之处,那就是它的十一楼按钮是后配的,当初这部电梯是卖给某个企业的,对方老板忌讳十一这个数字,所以用10b代替十一楼。

    可是后来那家企业因为某种原因,把这部电梯给退回去了,而建造社区的开发商,为了贪图成本便宜,让电梯公司把10b按钮改成了11楼,然后将这部电梯买来建在了九号楼。

    电梯的按钮虽然改了,可却留下了一个缺点,那就是从电梯里按10楼的时候,电梯经常跑到11楼去,而从十一楼按电梯,电梯内的10号按钮自己莫名会亮。

    当初我在装修房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就借题发挥,利用这部有轻微故障的电梯做文章,果然,一番故弄玄虚之后,把你们也给瞒住了。你们回去后,我故意从村里放出风声,说警察也见到女鬼了,就这样,鬼楼索魂的传闻不胫而走。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我全都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了,虽然我现在被你们抓住了,但是,我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一点都不后悔,如果再让我疡一次的话,我还是会这样做的。”

    听完孟广平的供述,凌旭坐在原地沉默不语,身旁的负责记录口供的刑警队员把他的供词全都记录完毕,核实了一遍后,便要拿过去让孟广平签字。

    “慢着,先等一等。”

    就在这时,凌旭喊住了那名刑警队员,待那名刑警队员满脸的坐回位置后,凌旭看着孟广平,一旁平静的问道:“孟广平,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补充的?”孟广平皱眉想了想,然后曳回答说:“没有了,该交代的我已经全都交代了,没什么可补充的了。”

    听到这儿,凌旭想了想,然后拿起审讯桌上的笔,在一张纸上唰唰的写着什么?过了几分钟,他把写完的字递给孟广平,让他看一看。

    接过凌旭递过来的纸,只见上面写着“患难之交恩爱深,人生呀谁不异呀异表春。小妹妹似线郎似针,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疑惑的看着纸上的字,孟广平轻声念了两遍,然后一脸不解的看着凌旭,问:“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认识上面的内容吗?”问完后,见孟广平脸上厩不解之色,凌旭告诉他:“这是天涯歌女的歌词,也就是你用来吓唬人的那首歌里面的歌词。”

    孟广平,你既然要装神弄鬼,那当初在疡音乐的时候,肯定是煞费苦心、精挑细选,既然你疡用天涯歌女这首歌来营造诡异的气氛,为什么连它的歌词都不知道呢?”

    “这么老的歌词,我哪听过”说到这儿,孟广平表情一凝,然后急忙解释说:“我当初选歌的时候,感觉这首歌的曲调有那种感觉,但我对里面的歌词,却从没有留意过。”

    听到孟广平的解释,凌旭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桌前的纸和笔,起身走到孟广平面前,解开审讯椅的手铐,把笔和纸塞到他的手中,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孟广平:

    “呵呵据我所知,这些年你一直在外面跟车送货,整日里忙的连孩子都没有时间照看,想不到,你却有时间练习书画,这样,把你之前从镜面上画的那个女人,从纸上给我画出来。”

    当凌旭说完自己的要求之后,孟广平随即面色一变,抬头看了看凌旭,随后,他底下头,拿着手中的纸,迟迟不肯落笔

    “为什么不画呢?看样子,你好像画不出来?我之前查过你的兴趣爱好,你的爱好有开车、打麻将、扑克牌、台球、唱歌、炒股,但却并不喜欢绘画。

    901室卫生间镜面上的那副女子画像,属于工笔画中的精品,绘画之人的技艺十分精湛,连刑警队技术科里专门负责绘画肖像的警察,看过之后都自叹不如。

    那个负责画犯罪嫌疑人肖像的警察,今年44岁,画了20年的画,他可以根据当事人只言片语的描述,把嫌疑人的样子给画出来,而且正确率高达96,连他都自叹不如的绘画水平,你觉得你具备吗?”

    轻声轻语的说完这番话,凌旭微微一笑,然后说出了一句令所有人都震惊的话:“孟广平,其实杀死李宝芬的人,并不是你,你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在替人顶罪,真正杀死李宝芬的人,是你父亲孟金波,对不对?”

    [记住网址  笔趣阁 bq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