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能神警 > 第二十八章 独自侦办案件
    看到凌旭的表情,何思文走到他身边,把案的经过讲了一遍:“死者白援朝,男,75岁,留守老人,膝下有一名女儿,嫁到了沪海市,平时不回家,死者的老伴去世十多年了,平日里独自一个人生活。壹??看书ww看w?·1?·cc

    今天早晨六点左右,白援朝的家里突然生大火,周围邻居随即拨打了119火警,消防员把火扑灭后,现白援朝已经被烧死在床上了,接着,消防大队便将此事转报给了刑警队。

    由于火势太大,把许多物品给烧毁了,所以给现场勘验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技术科的人把现翅理了一遍,现了一个可疑之处,那就是死者屋里有许多东西遗失了。

    根据死者邻居们的描述证实,死者屋里的液晶电视、冰箱、空调内外机,死者女儿为其购买的数箱名酒也都不翼而飞,虽然现场生过火灾,但是这些东西即使被烧,也不可能全部化为灰烬,至少会留下框架存在。

    因此,我认为那些物品在火灾生之前,被人给拿走了,以死者生前的年纪和身体状况,显然无法搬动那些沉重的家用电器。

    所以,我推断有人曾经进入过死者的住处,目的是为了偷盗这些贵重家电,但是其在偷盗物品的过程中,被死者现了行藏,凶手担心事迹暴露,便做出了纵火杀人的罪行。?要看?书1ka?nshu·cc”

    听完何思文的这番推理,凌旭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按照目前已掌握的这些情况来看,何思文的这番分析很有道理,只要找出那个偷盗物品的嫌疑人,就能将这起纵火杀人的命案给侦破。

    可是,想起之前柳千川的教诲,凌旭没有急于给案件定性,将勘验报告还给何思文,他独自走进了废墟内查看,清幽的老宅院内,被烧的漆黑如墨,放眼望去,三间砖瓦房此时已经变成了断垣残壁。

    因为运送尸体的车子还没到,所以死者的尸体还没有移动,将断落的梁木给挪到一旁,凌旭进入房间,客厅的屋顶已经烧漏了,墙壁上被熏得黑漆漆,在东边的角落处,有一个直径约四五厘米的小洞,这里原先有一台空调,小洞是空调管道连接外机用的。

    凌旭走到角落处观察了一下小洞,现小洞周边有撬凿的痕迹:“奇怪?凶手偷盗东西时,竟然把洞口边缘处装饰管道用的胶环也给偷走了,凶手竟然有时间撬凿这么一个墟意儿,难道他不担自己的举动会被死者现吗?”

    接着,凌旭又走到电视柜残呵里看了看,现电视柜残骸的横面上,不但没有电视机被烧化的痕迹,甚至连一丝胶制品融化的痕迹都没有:“连接有线插口的线路,遥控器,电源插排,这些东西也被凶手给拿走了,连遥控器和电源插排都冗,凶手够沉得坐啊?”

    检查完客厅,凌旭先去了东边的房间查看,那是死者存放物品的屋子,里面有许多柜橱的框架,还有许多烧了半截的衣服和鞋子,地面上散落着许多米和面。?壹?看书·1?k?a?n?s?hu·cc

    观察了一番,凌旭又朝死者白援朝的卧室走去,白援朝的卧室位于客厅的西侧,门口有一个布帘,正巧可以看到客厅里的事情,此时布帘已经被火给烧成了灰烬,只留下一角残片挂在门口。

    凌旭走进卧室,现这间屋子烧毁的程度明显比另外两家屋子严重,外面那两间屋子虽然烧的很厉害,但至少屋内的家具框架还留了下来,可是这间卧室里的桌椅板凳全都被烧成了灰烬。

    用脚轻轻扒了扒灰烬,感觉脚下有些异样,凌旭蹲下身子查找,片刻后,他找出四个盘子和一块烧糊的鸡蛋糕,望着手里的盘子和那个焦糊的鸡蛋糕,凌旭心中有些狐疑:

    “怎么会有四个盘子呢?而且还有一个这么大的鸡蛋糕,难道?死者遇害前曾经在家里招待过客人?不对,如果是招待客人的话,应该去外面的客厅吃饭,而不是在卧室里靠着床边的位置。

    如果不是招待客人的话,那么死者准备了这么丰盛的菜肴,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节日,什么节日会用得到鸡蛋糕呢?估计是对死者来说,极具特殊纪念意义的节日,比如相识纪念日、结婚纪念日或者是生日。”

    把这些东西摆在一边,凌旭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尸体处,掀开尸体上覆盖的白布,他看到了死者被烧焦的尸体,尸体呈平躺状态,双手垂直的放在两腿旁边,面部因为烧毁严重,无法识别表情。

    因为之前柳千川在培训凌旭的时候,专门教过他检验尸体的课程,为了实践,柳千川专门领着凌旭去了几次警局存放尸体的地方,给他看过了n副尸体的标本。

    那些尸体表面里面有病死的、吓死的、吊死亡的、烧死的、冻死的、猝死的、溺水死亡的、窒息死亡的、失血过多死亡的、正常死亡的、非正常死亡的。

    总之那些尸体的标本有很多,除了把那些尸体死亡的特征讲解给凌旭之外,柳千川还特地找了几个法医,把凌旭带到了解剖现场,使他身临其境的体会这门尸体解剖这门学问。

    经过柳千川的特殊培训,不但治好了凌旭晕血的毛病,还令他克服了对尸体的恐惧,所以,当凌旭见到白援朝的尸体时,心里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些忌惮和膈应的反应。

    带上特制的手套,凌旭仔细检验了一番尸体,带他掰开尸体的口腔,观察到尸体口腔的内部时,不禁愣了愣,接着,他又仔细检查的死者的鼻孔内部,检查完,凌旭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不解:

    “怪了,白援朝的鼻孔内部和口腔内部居然没有吸入烟雾的现象,而且死者的尸体没有挣扎过的痕迹,不像是被大火焚烧折磨而死,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在火灾生之前,白援朝就已经死亡了?”

    有了这个疑问,凌旭仔细检查了死者的尸体,结果没有现任何伤口,换句话说,白援朝生前没有遭受过利器的伤害,而且尸体口腔和鼻孔呈现出的症状,也不像是因为吸入了烟雾而导致窒息死亡。

    如果想要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那必须的进行尸检解剖才行,可是,对于有家属存在的死者,公安机关要想解剖死者的尸体,必须得征求死者的直系亲属同意才行。

    之前何思文在联系死者白援朝的女儿、女婿时,曾经询问过对方,但是白援朝的女儿反对解剖尸体,为此,凌旭有些犯难,他现在想要确定白援朝的死因和时间,可是如果不解剖尸体,他又无法证实自己的推断。

    正在凌旭为了白援朝的死亡原因感到头疼时,忽然,他看到了白援朝的尸体下方有一组奇怪的痕迹,疑惑之下,凌旭将尸体轻轻抬到了一旁,当他把尸体挪到旁边,看清那组痕迹时,眼睛顿时一亮。

    [记住网址  笔趣阁 bq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