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圣名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爱兰客栈的准备
    爱兰客栈。笔趣阁  bqgxsw.com

    时隔一段,再次来到这里,丁勤心中不免感慨。

    客栈从外面看起来破旧如故,可是就在离它不算太远的地方,地区的核心势力百凤城,却已经是面目全非。

    当然,这个地区发生的变化,将绝不会仅仅局限于百凤城。在百凤城中的势力重组之后,其中各个势力的属力,以及周边的各个部位,可能会出现连锁反应。

    这种反应,会从剧烈到缓慢,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最终停止。

    不过丁勤知道,如果在百凤城之中的变化是良性的,那么周边的变化也最终是良性的。

    就像是,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出手阻止百凤山庄,任由其去实现自己的霸权计划,那么极可能,短时间之内,整个区域就会走向恶性。

    就这样任由思绪飞扬,丁勤在爱兰客栈之前半里左右的地方,站了很久,直到爱兰客栈之中有一个孩子跑出来,发现了丁勤,又跑回去报信。

    不多时,墨哈飞从爱兰客栈之中出来。他在门口便认出了丁勤,大步走来,与丁勤打招呼。

    丁勤深吸了口气,有些不自然地笑笑,“你好。”

    墨哈飞点了点头,“你好。没有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丁勤和墨哈飞一边往客栈走一边道,“我在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一定程度上来说,我毕竟只是一个过客,没有多少事情。”

    “我们也都准备完了。”墨哈飞说这句话时,刚刚好推开客栈的门。

    大厅应该被简单地打扫过,屋里的尘霉味轻了不少,但是仔细闻能发现它们淡淡地还是存在。柜台后面的吊床也没有拆,有两个孩子正围着它打闹。

    在客栈的厅内,十几双眼睛一起看向了他们两个。

    这些人,多是坐在桌子边上。他们的桌子上没有多少吃的,却都放着一些包裹杂物。显然,他们不是食客。

    因为有原来大厅清冷的印象,所以就算是丁勤知道他们可能是爱兰部落准备出行的所有人,却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他一只脚迈入门内,另外一只脚却停在了外面。

    墨哈飞拍了拍丁勤的肩膀,“老弟,进来吧。这里,便是我们这次远行所有的人了。”

    丁勤缓了下神,才轻点头跟着墨哈飞走过去,坐在靠门口的一张桌子上。那些人此刻对丁勤也没有了什么好奇,又开始各聊各的,没有人再关注他。

    但是丁勤又习惯性地目光扫了几遍。

    他发现,这些人普遍年龄在四十岁以下,以二十岁左右的人居多。整个人群中,有四五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却没有一个老人。

    而墨哈飞的女儿墨音,也在这些人之列。

    “只有这些人?”丁勤忍不住问道。其实,他不是问人数,而是更在意部落之中的老人。

    墨哈飞道,“没错,要回到天际州的,只有这些人。年龄大些的,身体条件欠佳,已经无法适应长途跋涉,所以都没有参加这次行动。”

    丁勤微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就等于我们把他们抛下了。”

    一想到这里,他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了数年之后,老人在爱兰岛上一个个死去,整个岛上爱兰部落逐渐消亡的情景。

    这同样也是让人伤感的情景。

    墨哈飞叹了口气道,“不能算是抛弃。其实,回到天际州,我们是自由决定的。年龄稍大的都不走,年轻富有闯劲的,多数会走。在爱兰岛,还留着十几个人,其中男女老少都有。若是上天眷顾,说不定他们也还能发展壮大起来。”

    丁勤听完,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他又把这些人看了一遍,“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墨哈飞道,“随时可以。我回来之后,便组织这些人做好了准备。我们一直在等你。关于你的情况,我也向他们说了。”

    丁勤心中惊异再起。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这么冷静。

    马上就要远行,路上生死未卜,见到首领说过的同行旅伴,居然个个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是他们内心足够强大,将生死已经置之度外,还是对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如同走在路上,身上多了只蚂蚁那般?

    墨哈飞似乎是看出了丁勤的疑惑,轻笑了笑道,“爱兰部落多年久居孤岛,人们已经习惯了用冷静来对待任何变故。换句话说,这也可能是某些人故意追求的所谓恬静隐居的感觉。而在我们之中,能够自愿参加这次远行的,无一不是内心极为强大者。在出行前,我也特意交待了这次远行的危险之处。所以,你不用意外,他们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保持冷静。”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一下,换了一种语气道,“其实,若不是如此,有可能我们部落,早在各种变故之中就灭亡了。冷静拯救了我们。不过也可能,是冷静耽误了我们,耽误了不知多少代。”

    对于墨哈飞的感慨,丁勤不作评价。他道,“那,路上的防卫,你有没有想过如何组织?”

    墨哈飞道,“爱兰部落与世隔绝已久,个人战斗能力,早已经不是部落的追求。所以,除了我,还有我正在培养的下一任拟定接班人计雨之外,其他人基本没有什么战斗能力。”

    说罢,他向坐在离他有四张桌子处的一个男童招了招手,“计雨,过来。”

    实际上,丁勤从一进来,也注意到了这个男童。

    他应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单单是简单的冷静。

    他的目光似乎比其他人更明亮,看东西时显得极为专注。

    他所坐的位置,是一个便于观察全体的位置。在整个过程中,这个男童始终在有规律地观察整个屋子里的情况。

    计雨走过来,坐在墨哈飞和丁勤两个人中间的一侧。墨哈飞道,“由于在先祖决定隐居时,抛弃了爱兰部落大部分战力修为的资料,所以现在我们只能靠一代代相传。计雨距离能够继续我的位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现在什么修为?”丁勤忍不住问。

    墨哈飞摇摇头,“我们的修为计算方法,与你们这边的灵修之间有差别。虽然说,二者之间可以互换,但并不等同。在我们释放灵力时,不会在身后形成光带与星星,只在丹田之中形成波纹。”

    不在身后释放,而在丹田形成波纹?丁勤心中既是好奇,又是惊叹。

    想来,若是在自己体内释放而不被别人看见,这无疑让战斗增加了更多不可预见性。

    墨哈飞继续道,“我们的资料中,曾经有人可能对比过。我们的一条波纹,就相当于你们的一条光带。当然,不像你们有星星来具体表示更详细的等级,我们只有波纹。同样的波纹数量,波动越强,修为越深。波动到更强时,便可以激发出下一道波纹。”

    “这倒是很奇特。”丁勤目光中带着几分好奇看着计雨,“那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一波中期。”墨哈飞道,“他的天分很好,所以被我选中。到二十岁左右时,估计能到二波。再修炼上个十几年,到三十多岁,能到三波。基本上,修为达到三波,辅以足够的战斗技巧训练,便可以继承我的位置,帮助爱兰部落抵御大部分外敌了。”

    丁勤的目光转向墨哈飞,正准备开口,墨哈飞主动道,“你不用问了。我现在也是三波。应该算是三波中期。与你的灵力三阶三层,有可能相当。”

    丁勤略为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很快,他还是有些担心地道,“我们走这么远,却只有两个战斗人员,我只怕遇到情况不好应对。”

    “其实还有一个人,是有修为的,只是没有任何的战斗技巧。”墨哈飞说着,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女儿,“墨音。”

    丁勤对此大为意外。“墨音?她有修为,却没有战斗技巧?”

    墨哈飞道,“没错。而且,她的修为不低,现在已经是二波中期。我曾经试过让她修炼些战斗技巧,可是她不同意。她从小就有叛逆的个性,甚至让我束手无策。比如,”

    墨哈飞叹了口气,“我们家,复姓墨哈。给她取名时,本该叫墨哈音。可是当她长到一定年龄,非说墨哈音难听,逼着所有人叫她墨音。我们干预也无效,于是硬生生地,她把自己的姓都改掉了。时间一长,就连我也习惯了。”

    丁勤慢慢点着头,“真没有想到。”

    “你可能更没有想到,离开爱兰岛,回到天际州,这件事,也是她最早策划的。”墨哈飞说到这里,再次苦笑。

    丁勤没有说话。

    他实在想不到,事情会是因墨音而起。

    当然,若是墨音真是如此的性格,自己想做的必须做到,也就有足够可能,看不上部落中任何一个男人,一心只想回天际州。

    作为她的父亲,面对如此的女儿,除了无奈之外,所能选的另外一条路,便是支持她。

    更何况,现在选择离开爱兰岛回到天际州,未必不是爱兰部落的一个机遇。

    给了丁勤足够的沉默时间,墨哈飞才道,“真是让人无可奈何吧?就是这样一个女儿,改变了我,也可能会再一次改变爱兰部落的历史。”

    “你们在谈论我么?”清脆的声音在丁勤耳边响起,紧接着墨音很优雅地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