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绝世武侠系统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奥妙
    作为飞马王朝最著名的江湖门派之一,川蜀唐门给人的印象便是神秘,古老,不可招惹。笔趣阁  bqgxsw.com而其中最让人忌惮的,无疑便是唐门毒药。

    唐门的制毒高手,能用最简单,最常见的药草,制作出效果最强大的毒药,但这种强大,只是相对于同层次毒药而言。

    对于唐门来说,真正能引以为仗的,是超越一等奇毒,让虚元境武帝都无法抵挡的天毒!

    但想要配制天毒,普通的药草当然满足不了,而天地灵药又太少,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唐门便会派出高手进入天欲原,采摘其中的灵药。

    仗着上古流传下来的秘法,唐门高手每次都能平安离开,他们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岂料半途中,却遇上了曾被他追杀的邪蛭武帝和枯灭武帝,这二人不知得到了什么奇遇,功力大进,连二流地境层次的多臂武帝都不是对手。

    “灭我们满门?呵呵,我与枯灭本就是孤家寡人,你拿什么灭,先有命回去通风报信再说吧,邪蛭附体!”

    邪蛭武帝脸上的肉瘤一阵颤动,就见一缕黑烟冲出,化作巨大的蛭虫,覆向唐门高手。

    “探云摘星手!”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多臂武帝头也不回,双臂幻化出无穷的手臂虚影,疯狂朝后抓出,将蛭虫撕成了一片片。但这些碎片突然融化,成为了掌劲的一部分。

    “你耍诈!”

    想到什么,多臂武帝又惊又怒。

    果然,就听一声声惨叫中,相继有唐门高手被蛭虫气息侵袭,身体竟开始变异,长出了一颗颗肉瘤。随后他们开始缩小,被肉瘤彻底吸干。

    这些肉瘤又回到了邪蛭武帝脸上的肉瘤中,后者似乎微微胀大了一些。

    唐之洋感到后背发凉。

    身为唐门天骄,他自认见过最恶心的毒虫怪物,心志早已坚不可移,但想到自己会成为肉瘤的养料,还是有种要呕吐的冲动。

    唐眉就更不用说了,一张花容月貌惨无人色,紧紧闭着嘴巴,喉咙滚动个不停。

    “你们从不同方向逃走,我来断后。”

    多臂武帝忽然慢了下来,主动朝追赶的二人冲去。他明白,让所有人逃生不现实,区别只在于,谁死谁活。

    他已经活了两千多年,潜力早已耗尽,不会再有任何突破。而队伍中的唐眉和唐之洋比他出色得多。尤其这次,唐眉更得到了一场大机缘,出去后便有脱胎换骨的可能。

    就让他为唐门尽最后一份心力吧。

    “老祖不要!”

    幸存的唐门高手们大叫着。对待敌人,他们凶狠残酷,但对待自己人,又是另一种态度。

    唐眉流着泪,她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为多臂武帝,还有死去的唐门叔伯们报仇雪恨,在所不惜。

    “你以为能拦我们多久?给我死,邪蛭噬天!”

    邪蛭武帝狞声狂笑,在众人瞪大的目光中,脸上的肉瘤张开一个口子,竟从中冒出一张长满尖利牙齿的大嘴,如欲吞天。

    “枯灭无常!”

    在他身旁,枯灭武帝亦是鼓足全力,一股带着枯朽气息的掌劲覆盖八方,狠狠击向多臂武帝。

    “挡不住……”

    多臂武帝绝望了,两人中任何一人的杀招都胜过他,联起手来,他最多接住三招。而这么短时间,唐眉等人根本跑不了多远。

    只恨先前为了对付葬武者,他已经用掉了身上的暗器,否则岂容这二人逞威!

    天梯忽然到了尽头,后方是一片飞流瀑布,瀑布中,缓缓走出一名青衫如玉,双鬓斑白的年轻人。

    甫一出现,他身上的气息便笼罩了全场,所有人只感觉头顶悬着一柄剑,随时都会将他们劈成两半。

    “什么,这股剑势,难道是那个人?”

    邪蛭武帝先是一惊,随后头皮发麻。他身边的枯灭武帝也好不了多少,脸色又青又白。

    飞马王朝已知的百岁武帝,绝不超过一手之数,而年轻到这种程度,又强大到仅凭剑势,就让他们心生怯意的人,满打满算只有一个人。

    唐门众高手被剑势所摄,同样停下脚步,一个个都在发呆。

    “麒,麒麟剑帝,能否请你出手,大恩不言谢,我唐门必记住你的人情。”

    反应最快的是八长老唐缺,他一躬到底,声音中带着满满的祈求味道。

    “请麒麟剑帝出手!”

    众唐门高手都低下了头。

    他们有他们的骄傲,但到了生死关头还不肯低头,这就不是骄傲,而是愚蠢的傲慢了。何况在这个人面前,谁又有资格傲慢,整个飞马王朝都找不出几个。

    “麒麟剑帝,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昔年唐门多次对我不利,我只是按江湖规矩行事,都说麒麟剑帝深明大义,相信你能理解老夫。”

    在石小乐面前,邪蛭武帝毫无先前的猖狂之态,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一年多以前,石小乐战胜六变鬼皇的消息传出,一度在虚元境圈子里引发了天大轰动,如今除了天境武帝,谁敢在麒麟面前嚣张?

    很多天境武帝都不敢,同境等于碾压,这话不是说说而已。固然有些人不信邪,想挑战一下,但肯定不包括地境武帝。

    石小乐没有作答。

    得益于恶魔武道,他对善恶的感知太明显了。一个作恶多端的人,往往容易招惹负面气息。而在邪蛭武帝身上,他就感受到了浓浓的负面气息。

    显然,此人做下过不少恶事。

    石小乐自认不是大侠,但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他也不介意做些替天行道的事情,思及此,他伸出两根手指头,朝着邪蛭武帝轻轻一点。

    “邪蛭噬天!”

    剑势临身,邪蛭武帝骇然变色,眸光变得疯狂起来,脸上肉瘤的口子胀大了十倍,露出一张狰狞腥臭的大嘴,朝石小乐咬去。气势之强,俨然逼近了一流地境层次。

    刚刚做完这一切,邪蛭武帝便借势朝后飞遁。

    噗!

    一道剑气在虚空中画出了笔直的银线,同时贯穿了大嘴和邪蛭武帝,两者齐齐爆开,灰飞烟灭。

    石小乐收回了手,又看向枯灭武帝。

    “麒麟剑帝,我,我与邪蛭武帝不熟。”

    枯灭武帝吓得脸色煞白,身体都麻了,却不敢轻举妄动。

    轻轻一剑指就击杀了全力以赴的邪蛭武帝,随意得像是碾死一只小蚂蚁,枯灭武帝相信,他要是敢乱动,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我看得出来。”

    相比而言,枯灭武帝身上的负面气息就少了不知多少,在正常的范围内。毕竟任何人,只要沾染了血腥,难免会带上负面气息。

    见石小乐没有动手的意思,枯灭武帝立即拱手道:“麒麟剑帝天下无双,在下见识了,就此告辞。”转头就走得无影无踪,生怕石小乐反悔一般。

    直到跑出去很远,枯灭武帝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后背仍阵阵发凉。他忽然感觉,这个时代的虚元境武帝太悲催了。

    能嚣张的时候,不知道被谁立下了金渊之盟,束手束脚。好不容易等金渊之盟消散,这个江湖又变了,虚元境武帝大把大把地死,出门还得看黄历。

    “玛德!”

    枯灭武帝恨恨骂了一句。

    ……

    “麒麟剑帝,这次多亏了你。”

    多臂武帝携着唐门众人上前,齐齐对着石小乐致谢。

    虽然对方放过了枯灭武帝,可没有对方,他们所有人早就死了。何况从始至终,枯灭武帝只对多臂武帝出手,倒没有害过其他人。

    “我只是路过而已。”

    石小乐笑道。

    这次的事,唐门愿意承情最好,不愿意,他也无所谓。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石小乐行事只从本心出发,很难再受到外界的影响。

    摆摆手,他一步踏出,消失在众人眼前。

    “好一个麒麟,难怪都说他是未来剑帝的最有力竞争者。”

    多臂武帝望着石小乐离去的方向,喃喃失神。

    虽只是惊鸿一现,但这种卓越的风采,他从来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感受过,哪怕唐眉和唐之洋与之相比,也是大大不如。

    唐眉眼神迷乱。

    人生的际遇当真奇妙。十几年前,对方在台上比武,她在台下以旁观者的姿态冷眼注视。那个时候,在她心中,石小乐充其量只是一位出色的剑道妖孽,自己配合唐门暗器毒药,完全有把握击败对方。

    然而如今,杀得他们所有人只能狼狈逃窜的高手,却被那年轻人一指击杀,彼此的差距,天上地下。

    一边的唐之洋同样脸色复杂。

    八长老唐缺无奈笑道:“老喽。”

    挑定一个方位,石小乐不断向前,一路上,他见到了太多稀奇古怪的场景,但任何场景被他靠近,都会同化成青山绿水。

    “难道……”

    石小乐怀疑,自己发现了天欲原的奥妙。

    那些场景,会不会就是武者心内的欲望体现。有的人喜欢美女,便时刻美女环绕,有的喜欢财富,便住在空中阁楼,有的喜欢权利,便号令众多手下。之前的唐门高手,心系逃生,所以沿着天阶奔逃……

    当所有人的欲望交织在一起,便构成了这片抽象的天地?

    支撑欲望的往往是意志,自己的意志无比强大,所以与他人的欲望场景一经碰撞,立即将它们同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