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异界那些事儿 > 第489章 Plan B?
    第二十一章禽兽不如的岳非

    岳非早早的起了床,今天上午是素来以严厉出名的孙扒皮的课,他可没胆量逃课。   ?

    或许是昨晚和岳凝聊的比较晚的缘故,他的脑子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晃晃悠悠地进了洗手间,对准马桶就脱下了裤子。

    “哗啦啦——”

    积攒了一晚上的存货君放出,岳非爽的牙根都麻了。

    “主人早上好。”

    “哦早上好”

    迷迷糊糊的岳非随口说完就愣住了,僵硬着脖子扭头看了过去。

    青梵揉着惺忪的睡眼拉开了澡旁边的帘子,她身披白纱,浑身湿嗒嗒地从满是水的澡中爬了出来,透过紧紧贴身的白纱,曼妙的身材几乎一览无余,那一对混圆的大白兔精神抖擞地挺立着,两颗水灵灵粉嫩的红豆是那么的诱人,雪白的大腿跨起的时候,岳非甚至看到了那抹阴影中。

    一股邪火猛地窜起,岳非打了个激灵,脑子登时清醒了,然后他就痛苦的现,虽然心中无比火热冲动,可是下面就是没一点反应。

    所谓的阳痿恐怕便是如此了。

    “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谢谢主人带我回来。”

    青梵脸上红光满面,显然睡了个好觉,她轻盈盈地向岳非鞠了一躬,两团洁白粉嫩的乳丘颤悠悠的,岳非的心也跟着颤悠悠的,当湿漉漉的头垂下去挡住了那片风景之后,岳非竟然有种扼腕叹息的感觉。

    “不客气不客气你妹办蛋!”

    岳非顿时抓狂了,把小弟弟塞回了裤裆,指着青梵浑身颤抖个不停:“你跑厕所里干什么!?难道说昨晚一晚上都泡在浴缸里!?”

    “对镑人,有什么问题吗?”

    青梵歪着头,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奇怪。

    “当然有问题了是偷窥狂吗!?”

    “我才不是呢;不过我是蛇妖,我怕热嘛,以前还有法力的时候当然没事,可是现在法力消失了,所以就只能泡在水里了。”

    青梵一脸的委屈,低着头把玩着手指头¨莹的水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去,刚好滴落在双峰之间,滑腻的剪仿佛没有摩擦力似的,水珠毫无阻碍地流入了深邃的事业线中。

    “咕嘟。”

    岳非吞了口口水,非厂难的移开了视线,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先把衣”

    “你们在干什么呢”

    弱水打着哈欠推开了洗手间的门,当她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看着岳非冷笑了起来:“昨天刚带回来,今天就受不了了吗?终于决定要把你的禽兽之爪伸向妖怪了?看不出来你的猎食范围挺广泛的嘛。”

    “我没有!!!”

    岳非感觉自己身上的冤屈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是呀是呀,主人他没有呢。”

    青梵猛点头,然后迷糊了一下,又扭头看着岳非问道:“主人,你没有什么呀?”

    弱水冷哼一声,抬腿踢了岳非一脚,扭头离开了。

    岳非铁青着脸捂着裤裆,咬牙切齿道:“我没有杀了你!”

    “呀!”青梵被吓了一跳,万分委屈地看着岳非,“主人我做错了什么你要杀了我?我改还不行吗?”

    岳非佝偻着腰逃出了洗手间。

    “哟,你终于要踏上不归路了吗?其实妖怪也不错啦,从某些方面来说比人类更厉害些。”

    阿黄叼着香烟斜靠在阳台栏杆上,看到岳非的样子后幸灾乐祸。

    岳非瞪了它一眼就不再理会这条没良心的狗。

    吃早饭时,弱水的情绪好了许多,毕竟她是极聪明的,虽然青梵的脑子有点笨,但她也知道岳非不可能真的大清早就去袭击那条蛇妖,毕竟连必要条件都不具备嘛,只不过让她向岳非道歉那是绝不可能的。

    从来都只有别人让着她,哪有她让着别人的时候?

    “非非我、我去上班了,你、你下课后早、早点回来!”

    岳凝匆匆吃完早饭后就收拾挎包离开家了,从她紧张兮兮的表情上不难看出来,呆在有妖怪的家中对她的压列多大,如果岳非晚上不回家,她只怕还真不敢进这个门。

    “我今天学校有课,要去学校,你们呆在家里不要出门,中午我帮你们叫外卖。”

    “不行。”

    “不要!”

    第一句是弱水的回答,第二句则是紧张的阿黄,它可不想和弱水单独呆在家里,太危险了。

    弱水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学校,学酗有图书馆吧?带我去看看,我帮你找一些有助于你修炼的书补充补充常识。”

    岳非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她。

    “那你们呢?”

    “我、我在家里就好外面太热了”

    青梵现在还感觉很委屈,坐在那里就像个受气的斜妇儿。

    阿黄考虑了一下后说道:“我也在家里吧,中午叫外卖好了。”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弱水不容拒绝的说道:“本仙女出门怎么能连个小弟都没有,实在是太丢脸了。”

    “我”阿黄仰天长叹一声,吧嗒吧嗒几口就抽完了烟,然后特幽怨地拾起狗链子挂在了脖子上的项圈上,把狗链子递给了弱水,“我真的很讨厌被遛”

    弱水冷笑:“算你识相。”

    岳非仔细向青梵交代了一下怎么打电话怎么叫外卖,然后又给她丢下几张老人头后才带着弱水阿黄离开。

    “记住了,如果我们不回来,不管是谁来都不要开门!”

    一般来说,岳非是绝对不会对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女孩子这样叮嘱的,毕竟这都是常识,可是考虑到青梵智商着急,临出门时候他还是十分慎重地提醒了一下。

    那家伙,估计被人卖了还会傻乎乎地替人数钱。

    即便是青梵表示知道了,岳非还是有点忧心忡忡的,在电梯关门的一刹那,他猛地伸手挡住了门,然后虎着脸回到了门前,青梵这会儿甚至连门都还没来得及关上。

    “敖?主人你放学回来了?人类的学校上课真的好快啊”

    青梵一脸欣喜地推开了门:“欢迎主人回咦咦?主人你拉我干什么?”

    “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你也跟着一起来吧。”

    岳非拉着青梵进了电梯。

    弱水嗤笑一声,道:“这样也好,带她总比带一个傻狗更威风些。”

    岳非黑着脸说道:“你们今天谁敢闯祸回家就等着打屁股吧!”

    “呀”

    青梵闻言急忙捂住了吞圆润的臀部,双腮泛起红晕,怯生生地说道:“可、可不可以不要打屁股”

    看着她那副样子,明明还没做什么,岳非却感觉满心的罪恶感。

    下面的阿黄砸吧砸吧嘴,道:“你对我的屁股也感兴趣?看来有点衅你了。”

    喂喂!明明还没出门就已经觉得自己肯定要闯祸你们这是要闹哪样!?

    弱水一脸异样地盯着岳非,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不但种族不在乎,现在就连性别也不在乎了吗?岳非,说你是禽兽真是种侮辱。”

    岳非黑着脸,面无表情:“谢谢。”

    “说你是禽兽不如才对。”

    第二十二章脱缰野马林可乐

    带着三个拖油瓶,岳非自然是不能挤公交车了,他担心弱水殿下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一怒之下化身人形暴龙——毕竟仙人可没挤过华国公交车。

    所以岳非拦了一辆出租车。

    虽然是额外支出,可是岳非认为自己是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那个出租车司机也是个朽年,看上去和岳非差不多,所以他看到弱水和青梵之后的表现就可想而知了⊥因为他的眼神乱飘,只是这短短的一段路就差点生四起交通事故!

    来到华大大门后,岳非手忙脚乱地冲下了车,现在他的腿有点软,脸色苍白,岳非感觉这是他有生以来坐过的最惊险的一次出租车。

    “那个家伙的眼神真下流!”

    弱水的怒气槽已经接近满值,如果不是岳非拉住了她,恐怕现在已经出人命了。

    “不能怪他,谁让你的魅力这么强呢。”

    岳非不轻不重地拍了一记马匹。

    自己可是仙界赫赫有名的仙女,一个凡人看到自己会这么不堪倒也正常。弱水这么一想,心情顿时就好了许多,她浑然忘记了,刚才那司机的眼神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偷看青梵。

    对于正常男性来说,看上去温婉知性而又美丽性感的青梵,显然要比青涩稚嫩的弱水的吸引力大得多。

    看了看时间,岳非加快脚步把弱水他们带到了图书馆。

    图书馆禁止带宠物进去,岳非便让阿黄在门口等。

    早上很少有学生会到图书馆来,偌大的图书馆中寂静一片,岳非把她们带到了阅读区。

    “你们在这里安静看书,别捣乱,否则以后别想我带你们出来。”

    弱水嗤之以鼻。

    青梵握着拳头猛点脑袋。

    虽然岳非很担心,可是上课的时间快到了,他千叮万嘱一番后,便带着阿黄跑去教室。

    “呀,我坐怀不乱的忠武大将军来了,来这里这里,周围都是美女,位置专门给你留着呐。”

    岳非刚进门,便被眼尖的林可乐看到了,她急忙朝着岳非招手。(未完待续。)

    [记住网址  笔趣阁 bq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