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紫墟圣域 > 0336 镇魔石
    古朴的石碑,透着亘古沧桑的气息,一丝丝土黄色的混沌之气,丝丝流露,仿佛要力压诸天万界。笔趣阁  bqgxsw.com

    晗兵脸色凝重,眼中精光涌动,直直的看向石碑,心中有着一丝疑惑。

    “大荒古原,大荒古碑,古碑空间,这块石碑,会不会也蕴藏空间?”晗兵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丝魂光闪现,没入了土黄色的石碑内,晗兵感觉脑海一阵荡漾,一丝信息涌入了脑海。

    “陨神谷,葬神地!欲入此谷,神血祭天!”

    灵魂力量波动,一丝来自荒古时期的信息如同流水一般,缓缓的跨过荒古,传了过来。

    “神血祭天?”晗兵露出了一丝凝重的神色。

    在神界,断魂谷,同样有一块亘古矗立的石碑,任神兵利器疯狂劈砍,任神尊巅峰的力量攻击,依旧岿然不动。唯有用力抗九天神雷,魂飞魄散的君主之躯祭祀,才可以打开封印已久的秘密。

    就是为了那沉浮的秘密,傲君主晗兵,被凌啸天等人坑杀,一丝不灭的灵识,才在荒古大陆重生,归来。

    “臭贼,你发现了什么?”

    小公主问道,同时,拉了拉蓝玥儿的衣袖。

    “我发现了,你就是一个恶魔,恶魔是不可能进入石碑后面的空间的。”晗兵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神血祭天?”

    逍遥君主有些疑惑,曾几何时,他是傲视神界的存在,修为在神尊巅峰,可以说,在普通人看来,他就是十足的神袛。

    “嗖……”

    金色灵力蠕动,瞬间割破了自己的掌心,一道血箭飞过虚空,落到了土黄色的石碑面前,灵魂力量涌动,白色的灵魂之火荡漾,瞬间将那道血箭焚烧。

    浓郁的血腥气味缓缓蔓延开来,血液中的杂质逐渐被驱除,最后,一滴精纯,蕴含着浓郁血能的精血在空中浮现!

    轰

    精血炸裂,在这一刻彻底的回归天地,整片苍穹一阵颤抖,一股莫名其妙的的力量,在空间荡漾开来。

    “神血祭天?难道他来自神界?”幽冥宫宫主露出了一丝苦笑。

    嗡

    阵阵混沌雾气缭绕,石碑一阵颤抖,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期待的目光。

    就在这时,一切,在瞬息间变得安静下来,石碑后面的空间,陨神之地,并没有因为逍遥君主精血祭天而打开,反而,一道黝黑的魂能迸射而出,狠狠的洞穿了逍遥君主的胸口。

    “哇……”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逍遥君主的气息瞬息虚浮,脚步一措,差点倒地。

    “嗖……”

    一枚六道轮回丹随着晗兵屈指轻弹,飞掠而出,精准的没入了逍遥君主的口中。

    “哎,看样子,石碑上传来的信息里的神,并不是神界的神。”晗兵看向逍遥君主,淡淡的说道。

    “看样子,是这样!除了神界,难道还有别的神存在?”逍遥君主摊了摊手,露出了一丝无奈的叹息。

    “恨天低,用到你的时刻到了,不要再做温柔梦啦。”微微一笑,晗兵对着恨天低传音道。

    此时此刻,莫千雪正对着石碑愣愣出神。

    “陨神处,葬神谷?难道神也终究难逃一死?”莫千雪的心在颤抖。

    就在这时,她的胸前,忽然间金光大盛,一只大公鸡,猛然间自她的胸口处飞了出来。同时,大公鸡屁股一厥,一道金光划过天际,一团似圆非圆的东西精准的落到了莫千雪的额头上。

    “啊……”

    莫千雪一阵惊叫,有些抓狂,手掌轻抬,掌风如同锋利的利刃,划过天际,对着恨天低斩去。

    “咕咕……咕咕……”

    “小妞,本尊不是故意的,本尊是无辜的。这一切,是晗兵搞得鬼!”恨天低翅膀一挥,芭蕉扇飞掠而出,轻轻一挥,就将扑面而来的掌风扇飞。

    “恨天低,不厚道,得了便宜,让我被黑锅?”晗兵有些哭笑不得。

    “晗兵,是你动手,还是我亲自动手?这只鸡,实在讨厌至极。”莫千雪没有恼怒,反而笑啦。

    “好了,不要闹了。”晗兵挥手,“恨天低,这里陨神谷,葬神地,需要神之血液,血祭虚空,放可以打开结界。”

    “小子,不就是一道结界吗?什么血迹虚空?好大的口气。看本尊的破天长枪。”说罢,一杆金色的长枪,陡然间在虚空凝聚,滔天的气息,让人胆寒的威压,瞬息传播开来。

    嗖

    长枪抖动,金光冲天,对着土黄色石碑后面的虚空射去。

    “果然有人按捺不住啦,希望可以多坑几下,说不定,可以发比横财。”关世雪安慰道。

    轰的一声巨响,虚空如同打了一个晴空霹雳,震的众人双耳生疼。

    金色的破天长枪陡然间被弹射而回,所过之处,原本就千疮百孔的土地,再次龟裂。

    “贼老天?你开什么玩笑?”晗兵笑啦。

    “这是什么结界?本尊还真不信邪啦。”恨天低大喝,翅膀挥动间,金色的圣器,破天长枪再次飞掠而来。

    这一次,恨天低动用了十足的力量,誓要将结界轰碎。

    远空,仙界五邪眼中有着一丝震惊。

    “他们的灵力怎么还能有枯竭?本宫主还想打劫呢!”幽冥宫宫主笑啦。

    “对,女的留下,男的统统做掉!”嗜血阁阁主伸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淡淡的笑啦。

    轰

    巨响震天,山崩地裂,飞沙走石,显然恨天低动用了全部的力量。

    然而,那土黄色的结界依旧矗立,并没有被轰破,淡淡的混沌雾气,袅袅升腾,将金色的破天长枪阻隔。

    圣域,一座高大的寺庙内,一位老者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纪无敌,想不到,在那片废墟,竟然逼的你动用了破天长枪?那里到底有什么造化?”老者疑惑了,手印变化,近乎透明的水晶球内,缓缓的浮现了恨天低的身影。

    “那是什么?死之极致就是生,生之极致就是死,生死相依。纪无敌,我等待你重新归来,那里的造化,早晚都是我的!”老者笑啦。

    “好浓郁的混沌之气,小子,你的混沌五行决练得怎么样啦?”结界没有破开,恨天低并没有气馁,反而淡淡的说道。

    “恨天低,神血祭天,所谓的神,应该是来自圣域的人。用你的精血一试!”晗兵笑啦。

    “小子,给本尊记好了,你又欠我一株万年药龄的灵药。”恨天低有些不悦,但嘴巴一张,一滴殷红的血液飞掠而出,直刺土黄色石碑后面的虚空。

    嗡

    火焰燃烧,精血在灵魂火焰中,逐渐熬炼,丝丝杂质,被彻底驱除,随即,精纯的血液,带着浓郁的血能,在虚空洒落而下。

    这一刻,晗兵等人满脸的期待之意,期待血祭虚空成功,结界散去。

    然而,现实是最残酷的,恨天低的精血,依旧不够水准,根本无法将结界打开。

    “怎么办?臭贼,我都感觉灵力快枯萎了。”小公主催促道。

    “凤儿……”蓝玥儿轻轻拽了拽她,示意小公主看向远空。

    远空,虚空荡漾,两块土黄色的令牌缓缓浮现,似乎是自结界之上掉落而下。

    “不要妄动,等他们灵力枯竭,一切都是我们的。”嗜血阁阁主挥手拉住了地狱门门主,淡淡的传音道。

    远空,翼族族长面色有些阴沉,他和首领萧长空是唯一可以踏空飞行的人。

    “长空,咱们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什么仙界五邪,没有了万魔之祖的相助,他们始终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族长萧空谷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目光。

    小公主轻挥手臂,无匹的灵力逆空而上,化作一条绳索,将两块土黄色令牌捆绑,随即拉到了自己手中。

    “对了,难道所谓的神,都是那个级别?”忽然间,晗兵笑啦,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荒古大陆,南域,绝地炼狱池内,虽然没有取到藏胆火泉花,可是,晗兵却得到了数滴青天之血。

    青天,传说中的存在,晗兵不知道它到底存不存在,是不是天,不过从凌霄雪儿的反应中可以看出,它绝对逆天,绝对不一般。

    嗖

    手臂轻抬,屈指轻弹,一滴被混沌之气包裹的血珠陡然间没入虚空,在土黄色的石碑上空炸裂开来!

    嗡

    虚空荡漾,火焰升腾,直接烧红了半边天。

    “这是什么血液?竟然如此的霸道!亘古的威压,来自灵魂的颤抖,晗兵,这是你的血液?”一时间,逍遥君主彻底惊讶啦。

    “入荒,踏洪,步宙,成宇,难道只有踏入荒境,才算得上真正的神?”晗兵无视逍遥君主的话,在愣愣出神。

    轰

    当火焰散去,青天之血的血能焚尽,彻底被天地吸收,一声巨响,土黄色的石碑微微颤抖,一层石皮缓缓的脱落而下,一块黝黑,透着锃亮光泽的石头缓缓的浮现在了众人面前。

    “好漂亮的石头!”小公主双眼放光,摩拳擦掌,一副要把黝黑的石头收入囊中的架势!

    “凤儿,小心点,这里可不是荒古大陆!”蓝玥儿提醒到。

    嗡

    黑色的石头一阵蠕动,随即缓缓的拔地而起,一刹那,滔天的魔气涌动,遮天蔽日。

    “镇魔石?”

    就在这时,晗兵胸前,晶莹剔透的水晶棺吊坠内,传来了凌霄雪儿那惊讶的声音。

    随着镇魔石拔地而起,魔气蠕动,那土黄色的结界轰然碎裂……

    无尽的坟冢瞬息浮现在了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