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花都之无敌鬼王 > 第722章 道别
    飞机,降落在滨海市机场。笔趣阁  bqgxsw.com

    白小凤下了飞机后,就让华青月带着皮皮龙他们先回鬼宅。

    霍去病这次没跟着回来,终究是挡不住风长卿的“糖衣炮弹”被拐卖去了。

    不过,白小凤倒不觉得可惜。

    霍去病跟在他身边,确实很有安全感。

    可关键是,霍去病刚从大墓里出来,对现在阳间的很多事情还都是茫然不知的状态。

    他可不想在滨海再发生敦煌那样的事情了。

    到时候,霍去病一抽风又是持枪披甲的跟着他出门遛弯,又得上各大APP头条了。

    让霍去病去天师联盟那,让风长卿慢慢教霍去病,他反倒是轻松了。

    反正风长卿是他的大师兄。

    天师联盟也是他的后花园。

    真的要请霍去病出手的时候,风长卿也肯定会答应的。

    送走了华青月他们后,白小凤拦了辆出租车,直奔青藤艺术学院。

    找到校长后,他直接办理了退学手续。

    既然要脱离陈灵儿马夏风他们,那退学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本身他进学校,也不是为了学习的。

    当初师父让他下山,就是为了寻找机缘解决鬼王封印的事。

    现在知道了冥尊过去的一些事情,和冥尊达成了交易,也算是变相解决了鬼王封印。

    办理完退学手续后。

    白小凤正打算往学校外走呢,迎面,却遇到了马夏风。

    “师父,好久没见啦!”

    马夏风一见到白小凤,顿时激动地扑了上来。

    白小凤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施主,请自重。”

    马夏风尖嘴猴腮的脸上,浮现诧异之色:“师父,你出家了?”

    “……”白小凤。

    娘希匹的!

    这家伙咋想的?

    他难道不知道一只大马猴往人身上扑的时候,人是有多害怕的么?

    深吸了一口气,白小凤说:“胡扯,本大爷是来办退学手续的。”

    “啥?”

    马夏风一怔,“师父,你不读书了,那你还能做什么?你又不像我,就算不读书了,还有诺大的家业可以继承,还是滨海首富。”

    “……”白小凤。

    好气哦。

    无形炫富,最为致命呢。

    他对着马夏风翻了一个白眼:“本大爷缺钱么?是因为有别的事情,所以退学了。”

    讲道理!

    现在白小凤压根就不差钱。

    别的不说,光是收服了周叶他们家,那周家的财产其实也算是在他的口袋里了。

    再说了,摸金陈家和青衣王家,虽然在滨海商圈里不显山不露水的,但说到钱,肯定是不缺的。

    马夏风挠挠头,神情肃然起来:“那师父出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的话,招呼一声就是了。”

    “你帮不上,就是因为不想害你们,所以才退学的。”白小凤没有隐瞒,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总好过一言不发直接玩失踪吧?

    马夏风收敛起笑容,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白小凤。

    他是知道白小凤的身份的,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有师父的道理。

    点点头,马夏风也没再劝白小凤,咧嘴一笑:“那师父,记得有空回来看我啊。”

    白小凤点点头。

    想了想,他又从兜里拿了一张符箓出来,折成三角形,递给马夏风:“佩戴在身上,能保你平安。”

    马夏风愕然地看了一眼符箓:“该不会,又是极乐符吧?讲道理师父,我的腰子真的遭不住啊,不想再被泰山压顶了。”

    白小凤翻了个白眼:“这是泰山府君庇身符,五品青色魂火以下的鬼魂,都能帮你挡住,即便是六品蓝色魂火的鬼魂,也能帮你抵挡三次,你要不要?”

    “要!我要!”

    马夏风眼睛一亮,急忙双手接过“泰山府君庇身符”。

    白小凤又和马夏风闲聊了几句,问了一下陈灵儿在没在学校。

    让他没想到的是,陈灵儿竟然不在。

    和马夏风告别后,他走出校门,拿出手机给陈灵儿打了过去。

    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陈灵儿的声音:“混蛋,终于知道还有我了么?”

    白小凤笑了笑:“你在哪呢?”

    “家里。”陈灵儿说。

    “不上学?”白小凤问。

    “你管那么多?”陈灵儿说:“反正学校是我家开的,我想上就上,想不上就不上。”

    “那我现在来找你。”

    挂掉电话,白小凤看了看手机,叹了一口气。

    拦了辆出租车,直奔陈家别墅。

    出租车在陈家别墅前停下。

    白小凤下了车,看着面前的别墅,一阵唏嘘。

    当初刚下山的时候,就是陈灵儿接着他到了这里。

    如果当时不是来的快的话,估计陈正德都已经被弄死了。

    说心里话。

    如果不是因为后边牵扯的事情太大,大到白小凤都没把握能不能接住,他也不想就这么和陈灵儿分别。

    但,既然决定了,就只能这么做。

    连冥尊都能干翻的“刁民”,他从来没指望过是弱鸡。

    咚咚。

    白小凤敲了敲门。

    门开了,是陈灵儿。

    陈灵儿惊喜地看了一眼白小凤,随即俏脸阴沉了下来:“哼,进来吧。”

    白小凤揉了揉鼻子,跟着陈灵儿走了进去,到了饭厅。

    这会儿正好是饭点,陈正德正坐在主位上,旁边还有两个佣人阿姨垂手而立。

    见到白小凤。

    陈正德忙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笑着道:“小凤,好久没见你了,快坐下一起吃吧。”

    白小凤看了一下两个佣人阿姨,笑着对陈正德说:“陈叔叔,其实我这次来,是来道别的。”

    “道别?”

    陈灵儿和陈正德同时愕然。

    紧跟着,陈灵儿气呼呼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坐在了餐椅上。

    陈正德看了一眼陈灵儿,又转身让两个佣人阿姨离开,然后又招呼白小凤坐下。

    白小凤落座后,陈正德收敛起笑容,问道:“小凤,怎么好好的,突然要道别了呢?”

    “因为后边要做一些事情,所以才道别的,学也已经退了。”白小凤说。

    “什么?”

    陈正德目瞪口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话音刚落,气呼呼坐在椅子上的陈灵儿就冷冷说道:“爸,他是谁啊?他可是白大师,退学这种事,根本不用和我们说呢,退就退吧。”

    “灵儿闭嘴!”陈正德呵斥道,转头又准备给白小凤道歉。

    没等他话出口。

    他笑着摆摆手:“陈叔叔没事的,我这次来,主要是道别一下,感谢您和灵儿这么长时间的帮助。”

    说完,他起身对着陈灵儿说:“喂,我走啦。”

    陈灵儿低着头,双手攥在一起,冷冷道:“走吧,赶快走吧。”

    白小凤笑了笑,转身离开。

    等白小凤走后。

    陈正德急得双手都搓在一起了:“怎么会这样的?小凤这孩子到底要做什么事,怎么突然就要离开了?”

    说着,他抬眼看向陈灵儿:“灵儿,你就不打算留他?”

    “为什么要留?”陈灵儿依旧低着头,攥在一起的双手都被掐得通红。

    陈正德皱了皱眉,重新坐了下来:“你的心思,爸爸都懂,爸爸也觉得小凤不错,要不然,以前就不会厚着脸皮助攻你俩了。但,灵儿,有时候适当放下高傲,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顿了顿,陈正德叹了一口气:“你这几天不去上学,真当爸爸不知道什么原因吗?还不是因为在学校里看不到小凤了,你都该告诉小凤的。”

    “爸!”

    陈灵儿娇躯颤抖了一下,抬起头,灿若星空的眸子里却早已通红,萦绕着泪光。

    她贝齿咬着红唇,泪珠顺着眼角滑落,低声道:“菩提本无树,何必惹尘埃,他都要走了,我何必说这些呢?弄得,互相牵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