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夜虎 > 第八十一章 联合办案3
    等这家伙吃完了香肠抬起头来,却发现种纬又拿出了一根香肠来。笔趣阁  bqgxsw.com只不过这回种纬没再分享给它,而是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条狼狗远远的看了一会儿,最后警惕性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慢慢的走到了种纬的近前。默默的蹲在那里看着吃独食的种纬,显得郁郁寡欢。

    好在种纬没让它等多久,一会儿就扔出了一小块香肠给它。可等它吃完了这一小块香肠,种纬已经一边吃着香肠一边向那堆矿石走了过去。当然,他随手又扔给这条狼狗一小块香肠,不过这回就有些远了。

    如此反复了几次,种纬顺利的把矿石弄到了手,依样放到了背包里藏好。然后把最后一块香肠扔给了狗子,这才从矿场旁边的山坡上离开了矿场。出了矿场往南走了一段,越过了出山的公路种纬直接下到了红水河的河坡上。

    现在是枯水期,红水河的水位降低了很多。由于丰水期山洪的冲刷,靠近河岸边的坡地上没什么植物和砾石。如今水位下降之后,这里已经板结成了比较结实的河滩路面,一个人走在上面根本没什么问题。种纬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担心走在盘山公路上会遇到什么人,一旦被发现,他的行动就失败了。

    枯水期的河坡其实并不好走,很多看起来比较结实的路面,往往一脚踩下去就会陷下去半个脚。种纬只能借着月光尽量挑选着脚下的路,也注意尽量不要留下明显的脚印。走盘山路需要花半个多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种纬走河坡却足足用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在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他到达了那处有四名现役士兵被谋害的第二处弯道。

    第一处弯道还在新红山值勤岗亭的范围内,而这第二处弯道就已经出了新红山了。种纬猜想,可能就是因为这里已经出了新红山的范围,才让那四名士兵放松了警惕,最终才让那些人有机会暗中下黑手害死了他们吧?

    山区中一片黑黢黢的,除了天上的月亮照亮了一些没有遮挡的地方外,山林里大部分的区域还是一片漆黑的。

    种纬凭借着记忆慢慢的爬上山坡,向着当初夺走四名战士生命的那处崖坡看了一眼,然后他便来到盘山道内侧的排水沟旁边。寻了处茂盛的灌木丛,种纬把装着十几块矿石的背包藏在了排水沟里。这些矿石是最重要的物证,放在种纬的宿舍或者新红山的任何地方都不让人放心,唯有放在这里了。等周末回去的时候,种纬就可以从这里取走这些矿石。

    办完了这些事,种纬这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原路返回。等他走到新红山路口时,他并没直接上到大路上回新红山,而是继续往北走,直到到了新红山的北侧,周边住户不多的时候,这才又爬上了主干道,偷偷返回了派出所,潜回了自己的宿舍。

    这一去一回,种纬用了四个多小时,等和衣躺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了。

    在床上躺了一个来小时,种纬的手机闹钟就响了。种纬忍着困意爬起来,简单梳洗了一下,吃了点头天晚上准备的早点,然后拿起弓箭等打猎的东西出了派出所,往北又进了山。

    这次再去花果峪,种纬就是一路慢慢走过去的。现在最关键的东西已经弄到手了,种纬也不用急了。他现在再去花果峪,就是为了麻痹那些人,谁知道他们除了安排张长海刺杀自己外,还有没有在暗处安排人盯梢?自己的戏必须要做足,除非这几天自己能猎到一头野猪,否则狩猎的这出戏他就必须唱下去。只有这样,那些幕后操作的人才会继续被蒙在鼓里。

    等种纬到达花果峪的时候,他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算算昨天晚上盗取矿石的行动,种纬在这一夜奔行了差不多六七个小时,体力付出之大,令人咋舌。这也就是种纬从没中断体能训练,并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否则一船人遇到这样的状况,恐怕早就累得走不动路了。

    不过即便是种纬,这一晚上再加一早晨走下来,他也是累得不轻了。等来到花果峪附近,种纬找到自己藏在这里的吉利服,便小心的把它披上,钻进了林地之中。

    左找右寻,种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棵位于林地和灌木丛交界处的两人合抱粗的大树。这棵大树生长在半坡的地方,朝向东南方向的地面比较低。但由于树木隆起的根部影响,这棵大树树下积了极多的枯草和落叶。巨大的,突出地面的树根如同龙爪般虬结着,抓入大地,形成了一个两三平方米的树根平台。平台上也不知道积了多少年的枯枝败叶,厚厚的堆了一层,就如同柔软的草毯似的。

    这里背靠大树,面朝坡下的灌木丛,透过已经稀疏的树叶,阳光正好可以照到树下的落叶堆上,倒是个极好的休息的地方。想到这里,种纬卸下身上的打猎装备,直接披着吉利服便倒了下去。

    种纬在军营吃过数不清的苦,野营拉练什么环境都经历过,对眼下这处草堆当然没什么排斥。倒下去时间不长,早就累狠了的种纬很快就睡着了。他身上披着的吉利服和这处树下的草丛已经融为了一体,就是有人站在他的身边也没法发现躺在落叶堆中的这一堆还略带青色的草叶下面藏着个人!

    种纬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足足睡了五个多小时。睡着睡着,种纬忽然感觉有从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在耳边对他说道:“还睡,懒猪!”

    种纬抬头一看,当时他就吃了一惊,居然是楚楚!

    楚楚笑语嫣然的看着种纬道:“怎么跑到这么个地方睡觉?很舒服么?来,让我靠一下。”

    “楚楚,你怎么来了?你不是……”种纬吃惊的问楚楚道。

    “我怎么不能来?唱歌演戏你不知道有多累!整天扳着个明星脸装酷,那样的日子我真是过够了!”楚楚靠在种纬的身上美美的伸了个懒腰,接着便亲昵的趴在了种纬的身上,似乎要靠着种纬睡一觉似的。

    可正在这时个,忽的一声风响,一个长着满身鬃毛的黑影从天而降,他一把把楚楚拖到他怀里,然后用一支手枪指着楚楚的太阳穴道:“你们两个倒舒服,居然跑到这儿歇着,看样子是活腻了吧?”

    “孔万丰!”种纬一看那个长着满身鬃毛,嘴角还有嘹牙呲出来的人,居然是被他击毙的孔万丰!

    “阿纬哥,救救我!”被孔万丰制住的楚楚这时开口对种纬说道,说话的声音却是韦婷婷的声音。种纬一眼看过去,楚楚居然变成了韦婷婷!

    与此同时,孔万丰的左手猛的变长了数尺,隔空就朝种纬的脸上抓了过来。种纬本能的用左手一档,身体本能的一坐,右手抓住一根木棍就要打过去。可这时他才发现,手里拿的不是什么木棍,而是已经上了弦的弓箭!而眼前也没有什么孔万丰楚楚和韦婷婷,只有一片枯黄一片的山林和灌木丛!

    是做梦啊!种纬终于清醒了过来。可与此同时,种纬却听到梦中孔万丰身上的鬃毛所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尤在,种纬凝神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却发现声音是从几十米外的灌木丛中传出来的。除了这悉悉索索的声音外,间或还传过来几声动物的哼叫声。

    野猪!

    听到那杂沓的,即便是没什么狩猎经验的种纬也判断出来那可能是一群野猪,种纬一下子就完全清楚了过来。说得直白一点,他是被吓清醒的。种纬现在的位置就在山坡上,虽然他现在身处的位置是个小小的平台,可这个小平台才离地几尺高,是根本拦不住野猪的啊!万一呆会野猪冲上来,听说那家伙的鼻子可老灵了。一旦他发现在这附近藏着人,那自己可不就危险了么?

    可是现在再走的话,似乎也来不及了。因为他一旦发出大的动静,恐怕会更吸引野猪的注意力,倒会把野猪引过来。怎么办?

    种纬看着眼前的灌木丛想了想,再回头看了看自己背后那棵树干上长了疙疙瘩瘩的树疤的大树,他终于有了主意。种纬伸手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事先准备的红薯和胡萝卜,用匕首悄悄的切成几段,然后甩手向坡下扔了出去。

    虽然是往山坡下扔,但种纬这红薯扔的可是有讲究的,近处视线较好的地方他只扔了两块三块,更远一点朝向那声音来源的方向他却多扔了几块。

    红薯和胡萝卜一落地,便发出了轻微的声音。这声响一发出来,灌木丛深处那悉悉索索的声音立刻就停了下来,再也听不到半点声音了。种纬此时已经把弓箭交到了左手,右手从箭袋中抽出一支雁形箭头的箭,把它扣在了弓弦上,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悉悉索索的声音消失了有接近一分钟,显然那群野猪在利用这段时间确认周边是否安全。但当红薯和胡萝卜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之后,食物的香气又让这群贪吃的家伙们又不安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