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五百零四章: 瞬间崩溃
    此时的流寇队伍拿崇祯十三年后的闯贼队伍相比更加不堪,他们还没有形成政治纲领,属于带有盲目性的暴动性质。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连暴民政治都谈不上,就是一窝过一天赚一天的匪徒而已!

    团伙中恃强凌弱以大欺小的现象特别突出,物资、粮食、金银财宝甚至于美女当然是大头目率先享用。

    好马肯定都是属于大大小小的头领,只不过这些人长期流窜朝不保夕,战马当然得不到良好的照顾。

    流寇的战马跟“红旗军”依照条例进行管理,依照营养配方精心饲养的战马赛跑结果可想而知。

    张扬和几十位骑士渐渐地跑赢了大多数“红旗军”骑兵,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士官,其中猛士就有十几人,以他们的战斗力打逃窜的马贼绝对是杀鸡用了宰牛刀。

    几十位士官紧紧跟随主将张扬一路追赶,他们根本不知道究竟杀了多少马贼。

    也无法判断流寇大头目是否被打死,直到前方再也看不到一个骑马之人才回马继续拾遗补漏。

    此时骑兵火枪手已经基本上不参与杀戮,他们在收拢马匹,把打死的马贼尸体集中,给未死透或者装死的补上一马刀。

    其实返身再杀之时,连张扬他们都不太容易找着下手的对象,到处都是跪地求饶之人,一个个都浑身是泥脏兮兮两手空空,根本分不清谁是积年老匪。

    因此只有少量身上穿戴盔甲的流寇倒了霉,他们明明跪下高举空空的双手也被砍掉了脑袋,没有导致跪地乞降的流民恐慌。

    恰恰相反,许多流民居然欢呼高叫道:“杀得好!狗贼,你也有今日!”

    还有流民指着跪在一旁恨不能把脑袋塞入裤裆的几个人大声道:“官军老爷,那几个也是贼兵,他们已经杀了不知多少人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

    顿时几个已经跪地投降的流寇如同受惊的兔子,跳起来乱窜,许多得到明军壮胆的流民纷纷扑了上去,霎时间惨叫声连连,很快几个贼兵就被复仇的流民打得后悔来人世间走一遭。

    黄汉带着四个猛士沿着官道象征性的冲杀了一阵,根本提不起兴致。

    因为贼兵超过九成都是汉人,杀得再多也没啥意思。

    四个猛士也不太积极,斩杀流寇能够获得的军功太有限,他们已经拥有猛士军衔,基本上没有了升职空间,得些首级也换不来几两银子。

    原本黄汉身边应该有十个亲卫,三弟黄义由于要去永平府参加府试没有随军,杨小锤、顾吉祥没有满十五岁不会带他们上战场。

    王瑸和沈友略、林顺文学会骑马的时间不长骑术有待提高,带着他们疾驰有可能会出事故,因此五个少年亲卫都留在秦妡怡身边听用。

    黄汉严令麾下打内战之时不许滥杀,不愿意让“红旗军”为了人头赏杀过多汉人。

    况且“红旗军”将士们都知道实际情况,朝廷给的军功赏应该是一颗流寇首级五两银子,可是扯皮现象太严重了。

    这也不完全怪罪核查军功的官吏。

    一是因为流寇多如牛毛,朝廷根本发不起太多人头赏。

    二是因为流寇和流民无法分辨,还有黑了心的明军故意杀良冒功,因此要算上一级斩获真的不容易。

    离开京师之时黄汉就宣布了核功标准,马贼、有盔甲武器的贼兵才算斩获,其余人一概以俘获为主,要是杀多了破衣烂衫之人,不仅仅没有功劳还会被调查是否滥杀成性。

    顾奎几个知道自己的德行,担心杀得兴起根本收不住手,落下个滥杀的恶名,干脆老老实实在家主身边护卫。

    张扬、袁思明、桑羽、卢凯军等等骑兵将领当然不可能只顾自己冲杀不顾家主的安全。

    他们各自抽调了少年火枪手骑兵组建了一个总旗交给四个猛士临时指挥。

    目的自然是增强家主身边护卫的人数,也是让这些有文化的少年骑兵能够得到家主亲自调教的机会。

    王自用二贼的营地在离侯家庄西南五里的一个叫做小侯庄的村子,此时喽啰们都一哄而散,黄汉来到这里之时发现有些衣衫褴褛的人在探头探脑。

    营地里面有许多蓬头垢面衣不遮体的女子在嘤嘤哭泣,很明显这些女人都是流寇的战利品,也是他们的泄欲工具,还有可能成为贼兵的食物。

    流寇老贼基本上不能算人,李自成、张献忠、刘宗敏、田见秀等等都是没人性的畜生。

    不是污蔑某些颠倒黑白的人刻意树立的在正面形象,而是李自成这个异族贼子和刘宗敏、田见秀、刘芳亮、郝摇旗等等贼骨头自私得无以复加。

    历史记载,崇祯十三年,明军四路围攻商洛,李自成、刘宗敏等突围至郧西,同年八月,杨嗣昌督师夷陵将闯贼人马围困于巴西、鱼腹诸山中。

    在这种情况下,刘宗敏为了自己能够逃命,竟然杀死二妻焚毁辎重,闯贼麾下将佐纷纷效仿,都杀掉了自己的女人轻骑突围。

    还好这些贼骨头没有得了江山,其实他们还比凶残的建奴更加邪恶,为了自己活命连老婆都可以杀,在饥饿的情况下杀那些留在身边淫乐的女人吃肉屡见不鲜。

    贼兵是遭遇突袭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瞬间崩溃,因此根本没有时间来营地拿上金银财宝杀掉女人。

    流寇安营扎寨大多数是采取老营心腹马队居中,外围是拥有武器的贼兵,最外边是被裹挟的流民。他们虽然是三重营寨,其实只有居中的营地有些模样。

    外围都是窝棚和地窝子,搭建这些临时用来遮风挡雨宿营地的材料五花八门,不仅仅脏乱差,还臭气熏天,许多流民连窝棚和地窝子都没有,夜晚只能一家子蜷缩在一起熬到天明。

    还好河南大地干旱严重,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有下雨,要是来上三五天春雨绵绵,估摸着流寇会因病减员一半人以上。

    即便如此,每天还是有不少饥寒交迫的流民在夜里死去,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已经麻木了的流民早就没了多愁善感都能够认清现实,往往死者都是身无寸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