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头狼 > 988 热情的小伙
    对面的小佛爷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冷笑:“火车不是推的,牛逼不是吹的,你要真行,就别从这儿跟我打嘴官司,婆婆妈妈像个裹脚老太太。笔趣阁  bqgxsw.com”

    “你快闭了吧,行不行等着看就完了。”我粗鄙的朝地板上吐了口黏痰,回头朝着哥几个摆摆手,气鼓鼓的呼喝:“走!”

    说老实话,如果不是被他给嘲讽急眼了,我真没魄力这么梗着脖子跟他对喷,不过骂完以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胆气好像莫名涨了很多,先前感觉李倬禹带人堵着枯家窑好像一座难以攀爬的高峰,此时想想那就那么回事。

    小佛爷在我们脑后轻飘飘的撇嘴:“就会打嘴炮的小狗篮子。”

    踏出他的办公室,我沸腾的心也随之渐渐冷静下来。

    和以往我寻求王者大佬们帮助的结果不同,这次的严冬,小佛爷并没有如陈花椒、程志远他们似的给予丁点温暖,反而还连骂带撅的损了我一通。

    要说不气愤那是假的,可回过头仔细琢磨琢磨,他刚才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为啥我一对上李倬禹就犯怵,因为从潜意识里我就感觉自己不如对方,既然自己都认为不如对方了,那仗还怎么打?

    所以每回我碰上难题,脑子里并不是考虑如何化解,而是在思索应该找谁帮忙,长此以往,眼下的困难是解决了,可将来要面临的茬子一回比一回严峻。

    顺着走道往楼下走,我们几个全都闷不做声,李俊峰递给我一支烟,轻声道:“朗朗,我觉得人家说的对,咱又不是他儿子,凭啥指望人家替咱出人出马,咱的兄弟叫兄弟,人家的兄弟也不是野生的。”

    我咬着嘴皮“嗯”了一声,继续朝前迈腿。

    谁知道这时候,小佛爷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朝着李俊峰咧嘴笑道:“小兄弟,猴赛雷,我黑服雷..有时间可以到我这里坐坐,我教教你啥叫真正不动如山的老爷们。”

    “我也谢谢雷!”李俊峰回过脑袋,皮笑肉不笑的歪歪嘴。

    小佛爷懒散的倚在办公室的门框旁,笑盈盈的夹着烟卷吹气:“拿鸡八捅坦克不叫生猛,那是纯傻逼,明知道自己要挨收拾,还特么硬往上凑,充其量算个烈士,猛和一根筋是俩概念,遇事多走脑子,学会啥叫因地制宜,保证百战不殆。”

    李俊峰顿了顿,沉默片刻后,回头朝着小佛爷恭敬的说了声:“谢谢。”

    小佛爷双手抱在胸前,冲我们努努嘴笑道:“谢个篮子,真能摆平枯家窑,老子从这条街上给你们摆长桌宴。”

    我侧头看了他一眼,横着脸往楼下走去。

    踩着铁楼梯往下走的时候,刘祥飞押了口气说:“大哥,你别着急,以前我替几个南方老板要账的时候,认识了一帮西北的朋友,都挺猛的,实在不行,待会我联系一下。”

    我摇摇脑袋苦笑:“时间来不及,李倬禹最多给咱们两天时间。”

    苏伟康瞪着眼珠子冷笑:“不行就硬磕他们呗,我不信那帮篮子全是刀枪不入,挨打不疼!”

    “猛和一根筋是俩概念。”李俊峰斜眼重复了一遍刚刚小佛爷说过的话:“枯家窑的前门是个口袋型,有点类似军营的出口,后门太窄,硬往里冲的话,咱最少得扔下几具尸体,霸王硬上弓不现实。”

    “唉..那咋整。”

    “草特么得。”

    小哥俩听完李俊峰的分析,齐齐叹了口气。

    走下楼,李俊峰攥着车钥匙去开车,我们哥仨蹲在路边“吧嗒吧嗒”的抽烟。

    这时候,先前把我们带上楼的那个门迎乐呵呵的走过来打招呼:“嘿,几位大哥,跟俺老板谈的咋样啦?顺利不?”

    我仰着脑袋梭嘴角:“你瞅我的表情,像是顺利吗?”

    小伙怔了一下,随即很乐观的笑道:“咳咳..不是啥大事儿哈,人不都多说了嘛,失败是成功的后妈,呸..母亲,往后会越来越好滴,那啥,你们先唠着哈,我那边有点事儿就先撤了。”

    眼见我们自己的事儿都没谈拢,小伙也没好意思再继续问我们有没有替他美言,很有眼力劲儿的摆摆手道别:“有机会过来玩哈,等我哪天不上班了,带着你们转转。”

    “谢了。”我挤出一抹笑容点点脑袋。

    小伙刚走出去没两步,一个穿着黑西装看似像领班的青年扯着嗓子喊:“王鑫龙,经理让你找他一趟。”

    “干啥呀,要给我加薪呗。”王鑫龙乐呵呵的吧唧嘴。

    领班不屑的白了眼对方:“加个鸡毛薪,昨晚上你把客人车给挂坏的事儿,今天出处理结果了,没什么意外的话,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下岗吧。”

    “诶我去张哥,那事儿真不赖我,客人喝多了..”

    两人碎碎念念的走进赌坊里,李俊峰恰好也开车停到我们跟前。

    坐进车里后,李俊峰拍了拍我肩膀安慰:“别苦着张脸了,咱们先找地方吃口饭,完事再慢慢想办法吧,实在不行把三眼哥和皇上也调过来。”

    “他俩过来也解决不了啥大问题,小棍搅大缸,咱们棍儿太细,李倬禹那帮人的窟窿实在太特么宽。”我烦躁的搓了搓脸颊,掏出来手机翻动通讯录,目光停留在刚花了一千五百万交到朋友“闽铁”身上,犹豫一下后,拨通了他的号码。

    闽铁很快接了起来:“你好啊,我最最亲密的朋友。”

    我揉了揉自己因为上火浮肿的牙豁子出声:“闽铁政委,能不能借我点人,你放心,该什么价格您随便开。”

    “这..”闽铁犹豫好一会儿后,才叹气说:“好朋友,不是我不愿意帮忙,我们也有自己的制度,发兵的话需要师部的调令,而且城防军都是有正规编制的,损失任意一个人都是北部战区的损失,我这么和你说吧,目前果敢和缅D政府的局势极其不稳定,随时有可能交火,所以每一个士兵都是我们的瑰宝。”

    闽铁跟我啰里八嗦的絮叨一通,说白了就是告诉我,想借人没门。

    可能是感觉出来我的不耐烦,闽铁长舒一口气道:“好朋友,不如你暂避一下锋芒,我先安排你们回国,等积蓄够足够的能量再..”

    “行吧,我考虑考虑。”我敷衍的挂断电话。

    放下手机,我就禁不住破口大骂:“这帮吸血鬼,收钱的时候嘴咧的比特么棉裤裆还大,一谈帮忙,马上跟我扯起了国际政治,我操特姥姥得!”

    李俊峰摇摇脑袋,笑着靠边停下车,指了指路边一间饭馆招呼我们:“就这家吧,以前每次来老街,我和林哥、辰哥都喜欢吃他家做的水煮鱼,味道挺正的。”

    这家饭店是一对华人夫妇开的,门脸没多大,但是生意很不错,进进出出全是人,其中不乏一些套着城防军的士兵,我们从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有空位。

    坐在饭馆里,我惆怅的琢磨接下来应该怎么走,眼见一队城防军喊着号子从街上走过,无语的骂了一句:“草特爹的,满大街的城防军,狗日的闽铁居然告诉我全是瑰宝,谁家瑰宝这么泛滥。”

    苏伟康替我倒上一杯水安抚:“朗舅,喝点茶别上火。”

    猛然间一道身影闯进来,站在我们桌子旁边扯着喉咙喊:“二姑,给我来份鱼香肉丝盖饭带走,麻溜滴哈,我失业了,吃完饭还得赶紧找工作去呢。”

    腰上系着围裙的老板娘皱着眉头,操一口标准的东北话埋怨:“你这孩子一天天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咋又被开除了。”

    我侧头看了眼,顿时咧嘴笑了,不想竟是小佛爷赌坊的那个热情的小门迎,此刻小伙换下来那身礼服,穿件黑色T恤,两条胳膊上全是花花绿绿的刺青。

    小伙委屈的解释:“我也不想呐,碰上傻逼客人讹我..”

    说着话,他无意识的朝我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也诧异的张大嘴巴:“咦,几位老铁,是你们啊?”

    没用我们招呼,他已经自来熟似的坐我旁边的位置,笑嘻嘻的出声:“那句话咋说来着,天涯何处无芳草,不对不对,天涯何处不相逢,你们信不?瞅着你们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咱有缘分,碰上啥难处了,跟我唠唠呗,你们别看我平常是个门迎,其实我在这片有相当的江湖地位..”

    没等小伙白话完,老板娘拎着一大堆盒饭,异常彪悍的走过来,反手就是一巴掌掴在小伙的后脑勺上咒骂:“地你奶奶个哨子的,因为啥跑路来缅D的,心里没点逼数昂,别特么瞅白话了,抓紧时间把这些外卖给独立团那群官老爷们送过去,记得要钱,我刚才跟你姑父商量过了,以后你也别打工了,就在咱家饭店帮忙吧。”

    “切,燕雀安知那啥之志,我的梦想是要当大哥,跟你们说了,你也不懂。”小伙翻了翻白眼,接过盒饭后,回头朝我笑了笑道:“老铁你先别急着走昂,我送完这点快餐,回来跟你们喝会儿,二姑你给我朋友整几个硬菜,算我账上。”

    老板娘喷着唾沫星子骂咧:“去你爹得,你都赊我快三万块钱啦..”

    嘴上骂归骂,但看得出来老板娘还是很心疼小伙的,不多会儿就送上来好几盘我们压根没有点过的菜肴,同时还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