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权倾南北 > 第八百九十九章 “路”
    临近阵地,李荩忱也就不多犹豫,骑兵直接冲过山坡,绕到山谷后方,在那里有一道缓坡可以上山,同时半山腰上还有一片开阔的地方可以放马。笔趣阁  bqgxsw.com

    而牛通第一时间迎了上去:“将军!”

    “都安排好了?”

    “一切按照将军指挥!”

    李荩忱微微颔首,快步走上山坡,他的位置设立在两道壕沟之上,半人高的胸墙已经足够李荩忱观察和防御,而李荩忱的将旗就飘扬在身后,似乎在告诉于翼,只要能够冲到这个地方,胜利就是属于他的了。而程峰带着一名名士卒沿着胸墙周围列阵,他们是李荩忱最后的依仗,而且在这个距离上北周军队已经很难直接伤害到他们。

    于翼的进攻来得很快,显然他并不打算再给李荩忱多少休整和完善防线的机会,李荩忱善于防守这是天下皆知的。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进攻,于翼还是足够谨慎,刀盾手在前,弓弩手居中,长矛手在后,是标准的进攻阵容。

    对于担任前锋的于玺来说,显然远远没有下达了命令的父亲那么镇定,眼前的防线给他一种诡异的感觉。壕沟和木桩大家并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壕沟一般都出现在城池外面,而木桩则是抵御骑兵的时候用的,现在李荩忱竟然让自己人趴在壕沟中,而且还在山坡上设置了大量的木桩,这就让于玺看不明白了。

    几个意思?

    设置木桩的山坡距离山上的第一道防线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至少在进入木桩区域的时候于玺还不用担心会受到山上弓弩的攻击。实际上以西北常用的骑射劲弩的射程,这个时候北周军队已经进入了射程,只不过李荩忱手中这样的劲弩实在是太少了,更多的还是土制的弓箭,三三两两的箭矢很难对敌人形成什么威胁,反倒是不如等敌人更靠近一些。

    于玺正打算绕过开头的两个木桩,前面骤然传来惨叫声,走在于玺左右两侧的士卒同时踩入了陷阱,这些陷阱全部都是浅坑之中插了倒刺,士卒踩进去几乎是非死即伤。而很快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周围,于玺顿时停住脚步,看着眼前的一片荒草,刚才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现在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距离死亡也就只有那么一线之差。

    “快,沿着他们走的路向上!”

    一名仗主显然发现了端倪,大喊道。

    顿时慌乱的队伍再一次动起来,只不过相比于刚才,显然谨慎了很多。一队队士卒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向上走,蜿蜒的小路让他们走的心惊胆战。

    而此时山坡上的李荩忱果断的一挥手。

    箭矢呼啸,短矛紧跟其后,向着几条道路的路口扑过去!

    突如其来的箭矢一下子让小心向上攀爬的士卒乱了阵脚,不断有箭矢呼啸着刺入他们的胸膛,不少北周士卒惨叫着从山坡上摔下去,而且他们之前都是沿着一条道路向上的,这个时候一个人向下滚,很快就牵扯着后面的人。刹那间,所有的山路上都乱作一团!

    箭矢还在倾泻下来,而于玺一咬牙,抄起来盾牌,弓着身冲在最前面,箭矢“噗噗”打在盾牌上,于玺只觉得盾牌越来越沉,也不知道上面插了多少箭矢,他也只能这样咬着牙继续向上。而一支短矛恰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重重撞击在盾牌上,于玺顿时闷哼一声,踉跄后退。

    好在他身后和身侧的亲卫眼疾手快,上前搀扶住他,而另外两名亲卫着急过来用盾牌遮护住于玺。

    这个时候有的士卒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僵持,直接跃出小路的范围,不过还不等他向前走几步,闷哼一声直接跌落在陷阱之中。在山脚下的陷阱还算稀疏,而到了山腰上,尤其是木桩接近结束的地方,陷阱已经分外密集,几乎快要在道路周围连成一片,很快这些士卒掉进去就没有了声响。

    也不知道是哪个士卒率先反应过来,径直踏着自己人的尸体越过陷阱,不过还不等他向前几步,又掉进了一个新的陷阱之中,坑底的倒刺很快就要了他的性命。

    山坡上的箭矢歇息了片刻,来的更加猛烈。这些步卒手中拿着的也不过就是普通的圆盾,根本没有办法遮挡住全身上下所有部位,尤其是于玺的亲卫,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帮助于玺遮挡箭矢上了,自己反倒是没有怎么遮挡,所以很快于玺前面的几名亲卫就中箭倒下。

    “少将军,快撤退!”一名亲卫顾不上背后插着一支箭,大声喊道。

    而于玺此时一咬牙,指向旁边已经被人踩出来的陷阱:“不要慌,我们从这个地方冲上去!”

    一边说着,于玺一边跳入陷坑当中,踩着几具尸体艰难的向前,而他身后的亲卫们不敢怠慢,急忙跟上,并且超越了于玺。当越过两个陷坑之后,前面已经没有人曾经涉足,一名亲卫一咬牙率先冲上去,很快就落入新的陷坑当中。而他身后的于玺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踩着这名亲卫的尸体艰难的爬出这个规模不小的陷坑。

    前面已经都是石头地面,没有这种令人心惊胆战的荒草地,于玺轻轻松了一口气,而显然山坡上的敌人也发现了他,箭矢呼啸着直扑向他。不过好在于玺身边的几名亲卫反应够快,及时冲上来遮挡。而更多的士卒开始有样学样,只不过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于玺的亲卫这样为少将军牺牲的觉悟,只能拥挤在陷坑旁边谁都不愿意向前,一时间直接变成了山坡上弓弩手的活靶子,最后后面的士卒直接将前面人的尸体通通推入陷坑之中,方才能够继续向前。

    相比于主动有人向前踏出来一条道路,这种前进方式每一次都需要付出更多的牺牲,不过这些尸体推入陷坑之中,很快就把并不算深的陷坑填平,而后面的人自然不需要像于玺那样上下起伏攀爬,甚至可以说是“如履平地”。

    站在山坡下的于翼,看着自家的将士这样艰难的向前进,几乎牙都要咬碎了。

    这是用生命在堆出来一条“路”。

    而此时山坡上的李荩忱,一言不发。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赤果果的人性阴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