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刀破城
    话说两晋时代,乃是南方世家门阀势力最为鼎盛时刻。笔趣阁  bqgxsw.com

    王与马,共天下!

    太原王氏当初牛到了一定境界,东晋南迁时的晋室得依靠太原王氏,才能勉强掌控局势坐稳皇位。

    可惜经历的南北朝三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当初牛得不行的南方世家,也在时间流逝中被雨打风吹去。

    像是三国时期吴国的南方家族,还有东晋时期九品中正制时期的所谓高门,到了现在不是彻底完蛋,就是声势大不如以往。

    当然,南方此时依旧士族和豪强林立,只是最多强横一郡或者一县罢了,比起数百年前的同行可要差上不少。

    南陈的覆灭,可以说跟南方士族和豪强的堕落有直接关系。

    除了陈主陈叔宝本身不争气之外,南方士族依旧活在往日的光辉之中不可自拔,比起北方世家门阀的活力,南方士族早就堕落了。

    以为南陈朝廷没了他们就玩不转,然后各种作死以及跟南陈朝廷对着来。

    也就是几位陈主性子不错,大多汉人朝廷都比较宽容,没有对他们痛下杀手,使得南方士族更加骄横肆无忌惮,。

    可惜,南陈突然间就被隋朝给灭了,南方士族依旧我行我素,他们的依仗不外乎就是隋朝想要彻底掌控南方,就必须得靠他们帮忙才成。

    吴侯领地里的士族也是如此骄横,加上雷虎在陈朝期间并不起眼,虽说在南陈覆灭的时候好好表现了一把,可最后不还是投降了隋朝么?

    所以,太湖区域和钱塘郡辖内的士族豪强之家,并没有将雷虎这个新鲜出炉的吴侯放在心上。

    他们也不想想,以大隋此时蒸蒸日上的国力,被逼得让雷虎占地自立,究竟需要多么强横的实力才能做到?

    如果他们真牛比的话,怎么就没能争取到自立的地位和地盘?

    有些人和势力,就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看待,根本就不考虑此时整个天下或者说南方的大环境如何,以前怎样现在依旧还是怎样,甚至还更加骄横跋扈。

    他们如此行事也是有理由的,雷虎一个莫名其妙的陈将,不是南方士族出身,想要治理好吴侯领,自然得地方上的士族帮忙啊。

    不然,要是他们不配合的话,雷虎想要彻底掌控地方,做梦去吧!

    其中,闹腾得最凶狠的,乃是吴郡沈氏,现在应该说是太湖沈氏了。

    雷虎率领三千亲卫巡视到太湖区域时,就遇到了太湖沈氏的族人直接要官要权,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施舍做派。

    “吴侯,不是我看重这点子小小权力,而是想要帮助吴侯治理地方,同时让地方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才勉为其难出山!”

    一位三十年许,高冠博带的所谓士人侃侃而谈,满脸的骄傲好象别人就得高看他一样。

    “你算什么东西?”

    等这厮罗嗦完了,雷虎这才慢条斯理开口,一点都没给面子冷然道:“一没文名传出,二又没有强横武力傍身,凭什么要本侯高看一眼,还给你高官厚禄养着?”

    “吴侯,你这是什么话?”

    那厮先是一愣,而后满脸不悦怒道:“就凭我乃沈氏族人,吴侯要是不给个满意交代,这次沈氏可不会答应!”

    “哦,按你这话的意思,沈氏这是想要造反?”

    雷虎眯缝着双眼笑了,笑得分外和善没有丝毫威慑力,悠然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沈氏族人的共同想法?”

    他直接就定性了,根本就不想一个个处理。

    果然,眼前的沈氏族人并不是个聪明角色,也没察觉到雷虎话中隐含的危险气息,高昂着脑袋一脸傲气,冷然道:“有区别么?”

    啪!

    迎接他的是雷虎凌空一巴掌,直接将这位拍翻在地半晌爬不起来,一时满脸茫然不知所措,过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露出愤恨之色怒道:“好哇,吴侯这是想要跟沈氏作对啊!”

    “那又如何?”

    雷虎淡然轻笑,冷声道:“沈氏不想混了,本侯也不介意直接将沈氏从这个世上摸去,真以为老子不会杀人么?”

    说完,挥了挥手招来亲卫,直接堵了这厮的嘴,然后带着三千亲卫直接将太湖沈氏的族人聚集坞堡包围得水泄不通,任由沈氏族人惊慌失措缩进坞堡之中做出防御姿态。

    “吴侯,你这是何意?”

    很快,坞堡的城楼之上便出现了沈氏一族族长,还有几位气息强悍的武者,差不多放在江湖上算是二流后期或者颠峰好手,又可称为后天颠峰强手。

    这样的武力,放在实力大损的南方士族之中还算不错,毕竟此方世界虽说天地灵气浓郁,先天高手层出不穷,却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

    沈家不仅拥有三位实力达到后天后期甚至颠峰的好手,而且还有一支训练尚可,兵甲精良的人马。

    刀枪剑戟等等常规武器人手一把也就罢了,城楼上甚至还出现了弓弩等防御利器,这就不是寻常士族豪强该有的东西。

    看到城楼上出现的数十把弓弩,雷虎眯缝着眼新这杀意凛冽,本来还没想着将沈氏彻底拔除,不过现在么他改主意了。

    “没什么意思!”

    轻笑出声,雷虎指了指被推到最前方的沈氏族人,悠然道:“沈氏族人好大的胆子,不仅上门要官要权,还口口声声直言不给就要造反,叫我这个新近混上的吴侯好好掂量掂量!”

    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在场数千人耳中,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那位被堵嘴的沈氏族人,雷虎部下三千亲卫一个个露出不屑之色,至于城楼上的沈氏族人竟然有不少露出深以为然之色。

    雷虎看在眼下,心中却是波澜不兴!

    既然沈氏族人是这么个态度,那就不要怪他下手狠毒,不给所谓的士族豪强留情面了。

    “吴侯不要太过分!”

    坞堡城楼上的沈氏族长没有丝毫担忧害怕之色,只是淡淡塞哦了被堵住嘴巴的族人一眼,冷然道:“我沈氏可不是好欺辱的!”

    得,他竟是把雷虎硬口的罪名担下了,真是有底气啊。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杀!”

    雷虎淡然开口,押着那位大放厥词沈氏族人的亲卫二话不说手起刀落,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脖子里喷涌的血柱撒出丈许之远。

    呜呜呜的苍凉号角声突兀响起,轰隆隆的战鼓响彻天地,三千亲卫满身煞气凝结如一,好似乌云盖顶一般朝沈氏家族的坞堡围了过去。

    “不好,吴侯好胆!”

    沈氏族长脸色大变,他怎么没想到雷虎竟是如此强横霸道,二话不说直接挥军就打,心中狂怒杀机凛然,眼神冰冷怒喝出声:“给我好好的打,一定要让这帮家伙知晓咱们沈家的厉害!”

    不仅沈氏族长没有丝毫害怕情绪,城楼上的沈氏族人个个都跃跃欲试,显然也没怎么将下面围攻上来的吴侯亲卫放在眼里。

    就连那几位沈氏家族的二流高手,也一个个怒不可歇杀气凛然,恨不得将雷虎这位吴侯杀之而后快。

    他们根本就没将外头有关雷虎的传言放在心上,只认为这些传言太过夸张,隋军这是想掩饰自身无能,才将雷虎这么一位之前默默无名的陈将,一下子捧到了名将的高度,根本就不可信好不好。

    要是雷虎敢于冲杀上前,他们一点都不介意踩着雷虎的尸体扬名立万!

    咻咻咻……

    首先发威的是雷虎手下亲卫中的弓箭手,只见一片片箭雨冲天而起,瞬间就将并不高大的沈氏坞堡城楼覆盖。

    啊啊啊的惨叫哀嚎之音响起,守在城楼上的沈氏族人顿时倒下一片,身上插了一支或者几支不等的箭杆,翻身倒地鲜血横流,其余人等被眼下突然的局面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

    “快快躲避,大家不要担心,这帮家伙手里没有攻城器具,根本就拿咱们没办法!”

    还是沈氏族长有经验,手里不知何时拿着一面蒙皮圆盾,上下移动将飞来箭矢全部拦下,显示出了一手不俗的武功,同时还大声宽慰被吓住的守城族人。

    至于让守城族人放箭还击,他却没坏了脑子如此行事,就凭族人手里那几十把质量良莠不齐的弓弩,想跟城下的吴侯亲卫对射,嫌族人死得不够快么?

    “呵呵,真就没攻城器具么?”

    只是下一刻,雷虎悠然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叫沈氏族长脸色狂变心脏一阵疯狂跳动,雷虎不仅能在嘈杂混乱的声音中分辨出他之所言,实力绝对比沈氏族人中的最强者更加厉害。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直叫他目瞪口呆如坠冰窟,满心绝望差点给吓尿了。

    只见雷虎策马前冲,狂奔至距离坞堡诚楼五十步距离,突然冲天而起瞬间跨越三十几丈空间,就象真的能飞天一般惊人。

    而更加惊人的却是,雷虎身在半空比起坞堡城楼还高,突然凌空一刀斩下,一道数丈几乎肉眼可见的刀劲呼啸而出,犹如开山神斧一般直接砍在坚固的坞堡城楼上,脚下一阵天摇地晃耳朵瞬时失聪,坞堡城楼瞬间被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