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少年战将 > 第588章 最后一名伤兵
    这下暴露了。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日军也在迟疑一会儿以后,开始反击。

    东北方向战斗那么久,其他方向的日军要是一点儿也感觉不出来那才是奇怪呢。

    问题是,晚上能见度不好,东面战场距离敌人更近,敌人在几面威胁中,也是无奈,不关注东面是不可能的。

    事实证明,日军长距离奔袭的兵力不多,几个方向出击,也只有一个联队左右吧?

    四千人左右,顶多一个人旅团,八千人左右。

    40年时候的日军师团编制,已经发生变化,更多的使用了独立旅团和混成旅团的编制,部队编制小了,重武器少了,机动性却更快了,更适合在山地等地带作战。

    张锐的小部队和日军警戒部队战斗,立刻就有了伤亡。

    几个战士牺牲,爆头或者击穿了胸膛,当即昏死过去。

    张锐等人的火力很猛,清一色的轻机枪,子弹充足,呼啦啦扫射起来,让那边的鬼子十来个迅速抽搐着栽倒在地。

    对于死伤的战士,张锐的意见是一概不管!

    这是很容易激怒士兵们的,很挫伤士气的。

    当有士兵提出异议,哭着搀扶起他的朋友时,张锐说了一句:“军人就是来牺牲的,我们时刻走在牺牲的路上!你可以留下来照顾他,我却要去杀敌!”

    张锐毫不客气领着人走了。

    冲向东门一带的日军。

    迟疑的士兵擦掉眼泪,也跟着冲锋。

    肮脏阴暗的土地上,几个受伤的中国士兵从子弹的冲击波震撼中逐渐苏醒,马上翻身,抓住机枪。

    一个伤兵大声嚎叫起来。

    子弹穿透了他的肺部,呛出很多血,已经无法挽救,还非常痛苦。

    旁边一个士兵拍拍他:“兄弟,别喊了,咱们跟着张总司令杀鬼子,一夜之间,杀了几十个鬼子,上百个鬼子,这一辈子,值了!”

    肺部中枪的士兵立刻忍住了伤痛,咳血中挣扎说:“好!说得好,这一辈子值了,我们活一会儿,就打到底!”

    正好从宁国的北门冲出来一群日本兵,至少一个小队,他们发现了城外的战斗,冲出来奔袭。

    城内的火焰照亮了这些日军士兵狰狞而矫健的身影,他们立刻射击。

    几挺轻机枪发出轻快的声音,将一百多发子弹在转眼之间,泼洒过去。

    日军士兵噗通噗通倒下去三十多个,还有的虽然继续奔跑,跑出十几米以后,才知道自己中弹,感受到疼痛和麻痹,跌倒在地。

    日军也迅速反应,从枪声和飞翔的金属风暴确认了他们的存在,纷纷伏地射击。

    几个伤兵组成的机枪手阵地,迅速被日军精湛的步枪射击技术穿透了。

    子弹轻盈地飞过去,一次次穿透了他们的身躯,因为受伤,行动困难,他们挣扎的动作在坚持射击的时候,已经无法躲避和寻找掩体。

    两个伤兵被爆头,一个打穿了咽喉。

    日军也在扫射的枪弹里,被打掉了大部分,最终,七个日军士兵奋勇冲过来。

    他们将地上的中国士兵的尸体反复戳着,一遍又一遍,给他们的战友报仇。

    此时,距离最远的一个中国伤兵苏醒过来,他来不及装子弹,只有尽最大努力将一颗手雷拔掉保险,在机枪上狠狠地砸了一下。

    之后,他就脱力,摔倒在地,疼痛和一种灵机一动的战斗意识,让他大叫起来。

    “妈呀!”

    手雷被碰触点火了。

    他感受着手雷的动静,强扭着头,看着那边冲过来的狰狞的身影,时而闪亮的军刺。

    “八嘎,八嘎!八嘎!可恶的支那狗,你们杀了我最好的同学!”一个日军士兵用军刺将最后一名伤兵用军刀戳成了西红柿酱。

    那个士兵一直微笑着,豪迈慷慨地看着鬼子士兵,还有一种阴谋得逞的嘚瑟。

    他已经无力说话,心底里迅速回顾着飞虎军的日子,回顾着今天晚上的战斗,回顾着幕阜山的老家。

    “跟着张总司令战死在沙场上,是最大的幸福,因为,我们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更多的鬼子都围上来,用枪刺愤怒地讨伐着他,一个小队五十余人都死掉了,剩下七个日军士兵岂能不悲愤?

    轰!

    飞虎军伤兵听到了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声音,那是期待已久的声音!

    转眼间,黑暗中绽放了一朵妖艳的玫瑰,这个挚爱着国家和荣誉,英勇的军人,化成了齑粉,与他殉葬的是三个日军士兵的生命,两个士兵重伤,两个士兵轻伤。

    一个日军步兵小队,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张锐等人,没有看到这感人的一幕,现在,他们什么也不想,没有爱情,无关阴谋,无关尊严和生命,有的只是娴熟的技巧,疲惫的身心和坚持的信念。

    伤兵的最后终结,是短暂的感慨的,而活着的人,是没有资格思想的。

    十一个人了。

    他们在黑夜中分散前进,鬣狗在非洲草原上横行一样,狂野地冲锋,等冲到了日军阵地后面,又有三个士兵被日军发觉和击毙。

    八个人。

    现在,战斗趋于白热化,东北面的日军全军覆没,北面的日军也因为张锐另一个敢死队的袭击而崩溃了,东面的日军,已经觉察危险,派遣了不少的兵力对其他方向警戒。

    最接近成功的时刻,也是最危险的时刻。

    让张锐们很无语的是,此时的中国援军两路,从东北方向和北方,已经朝宁国城冲来,其中一支部队,向着东面日军阵地的侧翼冲锋,几百人,差不多一个步兵营,这么大的动静,也将张锐等人的夜袭刺杀战术,破坏得干干净净。

    八个人强行突击到了鬼子的身边,几十米处。

    在这里,他们遭到了鬼子的阻击。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翻滚到一些田埂里,宁国城外,有大量的庄稼地,自然有不少田埂和地头的沟壑。

    用机枪朝敌人扫射。

    他们出击的方向恰好!

    时机恰好。

    因为东北方向的中国军队的潮流,远在几百米之外,那是日军关注的焦点,战场之上,各种混乱,日军对张锐小分队幽灵一样地潜行,迅速失去了兴趣,还以为是自己人呢。

    标准的日军士兵服装。

    八挺轻机枪先后扫射,狂怒的风暴,将对面日军调拨过来的部队大量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