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武林名剑录 > 第二章:初入武林 误入狼窝 卖身还债
    五月初四,午后,皇城角落的破酒铺。

    酒铺中躺满了人,只有两位年轻的少女在忙碌。

    一位少女年龄稍轻却美得惊人,而另一位稍微年长的少女则令人望而生畏。

    自然是柳鸳与鬼流溪。

    “鬼姐姐,你看他们什么时候会醒?”柳鸳看着满屋子的人问道。

    “不好说,你没看他们昨夜喝了多少酒?”鬼流溪道。

    “嘻嘻,我看北冥前辈的酒铺也不用开了,因为他的酒铺已经快没有酒了。”柳鸳笑道。

    “嗯。”鬼流溪的嘴角也挂上了笑。

    “啊——好睡。”第一个醒来的是龙兴云,他的酒量本就是众人中最好的,虽然他喝得最多,却也是醒的最早的。

    目光望向身上爬满毒虫的老妇,心中不由得一阵绞痛。

    “虹儿,你这又是何苦。”龙兴云自言自语道。

    “龙前辈,您醒了。”柳鸳行礼道。

    鬼流溪已经端了一碗醒酒汤送到龙兴云手上。

    “哈哈,你们两个小丫头,好,好。”龙兴云大笑。

    “我的酒——”屋后传来一声痛嚎。

    “叫什么。”龙兴云自然知道这声音是谁发出的。

    “你,你知道你们昨天喝了我多少酒吗?”北冥洪拖着残腿从屋后疾走出来。

    “说得好像你没喝似得。”老妇没好气道。

    “我的酒,珍藏了二十几年的好酒。”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失去如此多的藏酒北冥洪自然心疼。

    “那也要看这酒是谁喝的不是?”柳阳挎着他的脖子说道。

    龙兴云与北冥洪对视一眼。

    “洪弟,你有没有觉得念宇变得更想从前了?”龙兴云道。

    “不错,昨天这时他对我还有几分敌意。”北冥洪记得清楚。

    “看来这酒终于让他找回自己了。”司马啸云也坐起身子。

    “大哥哥,你觉得怎么样?”柳鸳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的记忆恢复的越多,就代表他所剩的时间越少。

    “鸳鸳,你放心,在大哥哥打败萧凌寰之前,绝不会睡过去。”柳阳抚摸着柳鸳的头发道。

    “吱扭——”破门发出一声响动,屋子里已经少了一人。

    “师父。”柳鸳注意到自己的师父已经不见。

    “大哥哥。”柳鸳又望着眼前的爱人。

    “我去找她。”柳阳道。

    “不必了,她不会再回来了。”司马啸云道。

    “司马兄,你怎么知道?”柳阳问道。

    “她本就说过。”司马啸云变戏法似得从身后取出一个长条包裹。

    打开包裹,其中包裹的是彩凰剑的残刃。

    彩凰剑隐隐的泛着彩光,这确实是一柄宝剑。

    彩光闪烁之下,竟引动了屋后的黑光大作。

    柳阳对这黑光自然再熟悉不过。

    “黑凤。”柳阳道。

    龙兴云皱着眉头看着彩凰剑的残刃。

    “龙大哥,拜托了。”老鬼医道。

    “放心,我答应过你,自然会做到。”龙兴云取了彩凰剑的残刃。

    “几位兄弟,暂且别过。”龙兴云一手抱着彩凰剑的残刃,一手去拉老妇。

    “别碰我。”老妇对龙兴云充满了敌意。

    “虹儿,跟我走。”龙兴云道。

    “不,我不会跟你去,若非为了念宇,我一辈子也不会再离开住处,更不会见你。”老妇道。

    “虹儿”龙兴云还想说什么,却被柳阳拦下。

    “龙大哥,我来劝虹姐。”柳阳朝着龙兴云点头道。

    “好吧。”龙兴云又看了老妇一眼才终于离去。

    “念宇,我苦思数日才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可解噬魂蛊。”老妇道。

    “真的吗?老前辈。”柳鸳惊喜道。

    “我在和念宇说话,什么人插嘴?”老妇瞟了一眼柳鸳,冷哼一声道。

    “虹姐。”柳阳扳起了脸,对柳鸳如此的人柳阳从不会客气,但毕竟是曾出生入死的朋友,柳阳尚未翻脸。

    “好,好,不过我的办法或要在十年后方才能生效。”老妇道。

    这老妇名为苗虹,本是苗族中人,二十几年前与柳阳等人同闯江湖,解下不解之缘,而后归隐在风陵渡口旁的树林里,这一住便是二十余年。

    “什么办法?”柳阳问道。

    “以蛊引蛊。”苗虹道。

    “噬魂蛊最大的特点便是会给予人强大的生命力及内力,但你此时噬魂蛊的力量已经即将耗尽,若是此时引出噬魂蛊你必死无疑,但若是在十年后噬魂蛊力量最为雄厚之时,抽离噬魂蛊将有极大的可能成功,让你从此摆脱噬魂蛊。”苗虹道。

    “大哥哥。”柳鸳挽住柳阳的手臂,显然她十分赞同苗虹的主意。

    柳阳皱起了眉头,他本意下了决定,但苗虹的出现却又给了他一条新路来走。

    矛盾,又是矛盾。

    选择,又面临选择。

    柳阳沉默了。

    “怎么?念宇难道你不想摆脱噬魂蛊?”苗虹不解。

    “虹姐,你是不知,我调过一种药酒,用它可毒死蛊,即便是噬魂蛊也一样难以幸免。”北冥洪道。

    “什么?你有办法解噬魂蛊?你可知道噬魂蛊乃是天下第一奇蛊,我可从未听说过噬魂蛊会被毒死,只怕到时你毒死的只会是念宇吧。”苗虹对北冥洪极为不满。

    在她眼中从来便容不下别人。

    “不错,喝下这酒,固然会毒死念宇,不过是在噬魂蛊死后的半个时辰。”北冥洪道。

    “那有何用?”苗虹不满道。

    “那可以让念宇便会二十年前的念宇,他的内力,他的身体。”北冥洪道。

    “念宇难道你答应了?”苗虹看向柳阳问道。

    “是,因为我想与萧凌寰公平一战。”柳阳道。

    “公平?难道一句公平就能让你抛下所有人吗?”苗虹情绪极为激动,独居二十几年令她原本就怪异的性格变得更加怪异。

    “大哥哥。”柳鸳又拉了拉柳阳。

    “我再想想。”柳阳皱着眉头道。

    入夜,柳阳躺在破酒铺的屋顶望着星空发呆。

    “大哥哥。”柳鸳也爬上屋顶躺在柳阳身边。

    “鸳鸳。”柳阳握住柳鸳的小手。

    “鸳鸳,你说大哥哥该怎么选择?”柳阳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不管大哥哥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一样支持你。”说着说着柳鸳的眼底已经泛起了泪花,尽管她担心柳阳做出那个她不想看到的选择,但她已经不想再给柳阳增加任何一点的心里压力,她所能做的自然只有支持。

    “你不在乎吗?”柳阳问道。

    “在乎,不过我不想你因为我而做出令你后悔的决定。”柳鸳道。

    “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令我的负担更重了?”柳阳看着柳鸳道。

    “啊?那怎么办?”柳鸳像只受惊的小鸟。

    “我要罚你。”柳阳道。

    “不是吧,大哥哥,你要罚我什么?”柳鸳有些不敢相信。

    “就罚你,明天不准出门。”柳阳道。

    “什么?不行。”柳鸳皱起眉头坐起身子。

    “鸳鸳,明天的比武绝不会简单,我不希望你冒险。”柳阳表情严肃,他本就不是在开玩笑。

    “不,我一定要去,即便是你死了,我也一定要陪着你。”柳鸳道。

    “不行。”柳阳回答十分干脆。

    “可你”柳鸳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她们能在一起的时间本就不多了,她不想失去与他在一起的任何一分一秒。

    “我知道你想陪着我,可你在我担心我会分心。”柳阳道。

    “不会的,我就看着你,我不会出声。”柳鸳哀求道。

    柳阳的心肠终究还是硬不起来。

    “好吧,不过你一定要躲起来,就让我当做你根本没跟来。”柳阳道。

    “好,好。”柳鸳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

    “咳,咳。”两声响亮的咳嗽声划破夜空。

    众人立刻警惕起来,夜市中已经躁动起来。

    “子夜已过,此时已是五月初五。”那声音十分洪亮,仿佛说话之人就在耳边,却不见人影。

    “千里传音。”柳阳皱起眉头,有此等功夫的人放眼整个江湖也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

    “在下萧凌寰,已经在皇城演武场摆下擂台,自今日起至明日子时,我凌霄宗派出十人迎战全武林的高手,倘若一日之内有人能击败凌霄宗的所有人,凌霄宗将永不再言出世,而若一日之内没人能击败我凌霄宗的所有人,我萧凌寰技压群雄望各位武林的朋友,尊我凌霄宗为尊,尊我萧凌寰为武林盟主。”

    萧凌寰一席话出,皇城立刻炸开了锅。

    萧凌寰艺压群雄武林中人自然无话可说,但若有人能击败萧凌寰凌霄宗则永不再言出世一事,萧凌寰定下的规矩十分合理。

    “念宇。”老鬼医、北冥洪、苗虹三人已经离开酒铺望向屋顶上已经站起身子的二人。

    “走。”柳阳搂过柳鸳腾身而起,却只觉身体不受控制的下落。

    “大哥哥。”柳鸳反手搂住柳阳,双脚一点酒铺的酒幡,下落之势顿直,二人再度飞身而起。

    柳鸳在对面的屋子上停下脚步。

    “我的内力。”柳阳看着自己的双手。

    “大哥哥,你不要和萧凌寰比武了好吗?”柳鸳哀求道。

    “对不起鸳鸳,只有这件事我不能听你的。”柳阳道。

    “嗡——嗡——”酒铺中闪烁着黑光,黑凤的光,它已经感受到柳阳的心意。

    “嗖——”黑凤破窗而出剑柄朝着柳阳而来。

    “大哥哥,不要接。”柳鸳挡在柳阳身前。

    “噌——”黑凤剑头一转,剑锋直至柳鸳而来。

    “鸳鸳——”尽管柳阳看在眼里却再无力救援。

    幸好,幸好还有北冥洪。

    黑凤的剑柄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下。

    内力压制之下,黑凤的光芒竟然暗淡下去。

    “司马大哥呢?”柳阳看着北冥洪问道。

    “他已经先我们一步离去。”北冥洪道。

    “北冥大哥,多谢你。”柳阳道。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北冥洪勉强笑道,他不愿详细,当年轻功超绝的唐念宇现在居然连三尺宽的小巷也跃不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