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怎么从奴隶到皇帝 > 076 师徒相残
    发一从蔷薇夫人内厅出来,立即就去和飞雪说了今晚的事。

    不过他对蔷薇夫人的感觉与刚来之时,已经大有不同了。

    虽然她说出来的理由也很充分,但他仍然无法理解,为什么偏偏要把飞雪嫁给内阁大臣,这只是为了王家的复兴吗?还是,为了她自己的私利?

    还有,葫芦谷袭击官军的原因,真的如蔷薇夫人所说,只是因为这个虞州参军的身份真的是强盗?

    “你在怀疑夫人的话,对吗?”飞雪是何等聪明,见他故作轻松的神态下,实际愁云密布,便一语说出了发一心中的疑虑。

    发一点了点头,道:“不错。”发一看着她,“不过,暂时我也没有证据,但是总觉得夫人的话不像是真的,小姐,你不会怪我吧?”

    飞雪道:“我怎么会怪你。”她的目光就像柔水,语气稍显无奈道,“夫人她只会做有利于自己的事情,不论是以牺牲什么为代价。”

    发一知道她是想到了自己,本想安慰,谁知飞雪又说道:“这世间许多事不都是这样么,只要能够达到他们心里的欲望,他们就会牺牲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

    “而夫人,甚至能牺牲自己!”飞雪的神情充满了复杂和无奈,而这也正是蔷薇夫人的厉害和可怕之处。

    发一见她如此,亦不忍心她继续悲伤,便道:“那些不好的事物,小姐就不要再想了,等我完成了今晚的事,我们就一起去远走高飞,私奔到大唐去,好吗?”

    飞雪看着她,重重点了点头。

    这件事她已经深思熟虑了,此次差一点嫁给言庭之,也算报答了蔷薇夫人的养育恩情,另外一边,对于哥哥王允,她也问心无愧了。

    “那我等着你。”飞雪拉起了发一的手,轻轻的说,“还有,以后别叫我小姐,就叫我飞雪吧。”

    发一看着她,心神异常激动,道:“好。”

    为了怕石头担心,硬要跟着自己前去,发一并没有把刺杀参军的事告诉石头。

    和飞雪分开,吃了一顿充足的午饭之后,发一便换上了一身急装劲服,在虞州新军附近的一个土丘的灌木中,隐藏了下来。

    他要观察这些新军的轮岗动向,兵力布置,然后在他们最松懈的深夜潜入,一举击杀。

    而另外一个他要早早来此的原因,便是他要自己亲自看看,这个所谓的“强盗参军”是不是真的如蔷薇夫人所说那般。

    但可惜的是,发一从中午一直等到下午,新军营里却并不见到什么大官出现。

    直到半夜十分!

    夜晚,一群人拿着火把,在昏暗的路上走进了军营。

    为首的身穿铠甲,肩系宽大披风,正是卫莜所说的参军穿着。

    不过,由于距离较远,视线昏黑,发一也看不清那个人的具体模样。只看到他最后步入了军营栅栏最外面的一间木屋。

    “想不到做知府比练兵还累。”房间里,武不常舒展了一下拳脚,知府岳阳因为钦差被杀一案,已经亲自前往京城说明,可这样一来,除了他自己白天的练兵,那原本知府要做的事情,也一并推给他了。

    正准备躺下,忽然外面奔来一名兵士,道:“报告将军,收到知府大人的急信。”

    “门还没锁,进来吧。”武不常从床上起来。

    兵士退下,武不常打开信纸一看,不禁顿时心下大震,面色愁苦。

    信上写道:“因国库税粮和钦差大人被刺身亡两案,朝廷内对于我的处罚争执不休,又因为操练新军的事传到京城,大官僚和商人向皇上施压,我已经被暂时革去虞州知府之职,朝廷会短期内再派其他大人前来虞州接任,见信勿忧,岳阳于京城恭候武凌将军,一切计划,待将军到来,再从长计议。”

    武不常拿着信纸怔然了许久,半响,才竟然反应过来,不禁叹气道:“唉,想不到……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不过岳阳的信上说自己安全无忧,看来眼下拔出虞州贵族势力的事只能再缓一缓了。

    “就让你再骄纵一段时间。”武不常的脑海中显示出了蔷薇夫人的脸。

    洗漱一番,武不常便躺下,心里在想着明日安排新军,前往京城的事。

    而此时已是深夜,发一隐蔽在外半日有余,虽然没有看到这虞州参军的具体面目,但终究等来了此人。

    而此刻也是守卫最为松懈的时候。

    “虽然不认识你,但我也是身不由己,如果你不是坏人误杀了你,那也就只有向你抱歉了。”发一心里念道。

    他避开半个时辰一次的巡逻官兵,借着夜势。行动迅猛而轻盈。

    他的身形在黑影下几个跳跃,轻身如燕,贴着木桩和窗沿,没有引起半点响动就来到了这参军的房门前。

    发一用一柄短刀伸进了门缝,一寸一寸的别着门闩。

    片刻,一声极细的响动,门闩别开,发一轻推房门,与之同时,身影已窜入房内。

    动作如行云流水,似信手拈来。

    因为小八贤王知府一职被革一事,武不常并未睡着,只是在床上小憩。

    奈何才吹熄油灯不久,房外就想起了异动。

    他内功深厚,耳力极强,片刻,短刀别动门闩的声音就接着响了起来。

    武不常把轻手轻脚把被褥铺在床上,用枕头塞在里面,做成有人睡觉的样子,而自己本身,则拔剑躲到了床侧的阴影里。

    发一蒙着脸,进了房间,脚下一步步靠近,目光却借着极暗的一丝光亮看到床上。

    确实,这人已经睡了过去。

    发一咬了咬牙,目光中狠色闪过,匕首向床上睡着的人猛刺。

    躲在一旁的武不常惊出一身冷汗,心道:“奶奶的,幸好老子我今天工作繁忙,累到现在还没睡觉。若是睡了过去,只怕现在就去见老八贤王他老人家了。”

    思忖到此,手中的剑已刺向前来刺杀自己的人。

    却说发一反手握刀,一刀猛刺下去,却像扎进了棉花里,半点没有刺中人的感觉。

    “不好!”发一头脑中灵光一闪,背后近乎发凉,“中计了!”

    他瞬间本能的把刀抵在背心,“哐啷”一声,刀剑相接,发一的刀正好挡住了武不常刺来的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