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最强魂帝 > 第178章 新的打算
    望着四不像的追杀令,杜丹枫笑了起来:“别掉以轻心,虽然看起来真的不像。但足以说明,这个天武国排名第一的宗门,对我们几人,抱有追杀的决心。”

    “还好,看追杀令上面,并没有提到我们是哪里的。连名字都没有,只是给了一个代号,云剑宗追杀之甲乙丙丁号。”

    苏宇也笑了起来。

    何夕这时候把面具摘了下来,道:“看样子,我这段时间不能戴面具了。”

    杜丹枫见到何夕的脸庞,大声说了起来:“呀!何夕妹妹,你现在怎么瘦成这幅模样了?”

    “……”

    苏宇听到这句话,无言以对。

    何夕倒是给了杜丹枫翻了翻白眼,“说得我以前不瘦一样!”

    “师弟,你这师姐以前可胖了,一顿能吃五盘菜和八碗饭,堪比两个师兄的饭量。”

    杜丹枫靠到苏宇身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伸出手指头,一边说着一边比划。

    何夕杏眼圆睁,眉毛都被杜丹枫气歪了:

    “杜师兄,你别乱说了,小心我告诉李师叔,哼!”

    苏宇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们该走了。”

    三人这才重新上路,赶回灵雾峰。

    回宗门的路上,三人那是特别的小心,基本都是挑那种无人居住的野外上空飞行着,生怕遇到什么人来追杀。

    如此谨慎,耗费的时间也多了不少。等他们他们回到灵雾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十七八天了。

    苏宇和何夕在这十几天时间里,基本都是打坐冥想,得以修炼。

    倒是苦了杜丹枫,一路上除了歇息吃东西之外,基本都时在御剑飞行。

    飞到绝峰,下地之后,杜丹枫二话不说,直接回屋睡觉。

    何夕却没有离开,而是拉过苏宇,说道:“我想让你陪我,听一听我父亲给我的留音石。”

    “这样不好吧?”

    苏宇有些讶异。

    “不想听就算了。”

    “好好好,陪你听一听。”

    “那你可不要随意透露给别人啊!”

    “放心吧!”

    两人边说边走,走到了绝峰的东侧。

    在东侧这边,有一块平坦的青色大石头,位于山崖边缘,从这个地方可以俯瞰灵雾峰其他几个山峰,再加上旁边绿树密布,花草丛生,幽静至极,可以说是个无人打扰的好地方。

    坐在大石头上,两人面对面。

    苏宇这时候才得以真正观察何夕的相貌,以前那只是惊鸿一瞥,让他念念不忘。

    如今看着何夕那杏眼弯眉,明眸皓齿,宛如鹅蛋般的脸庞,苏宇很反常地盯着,都不舍得把眼睛挪开。

    “喂,苏宇,你在看什么?”

    何夕明知故问,脸上居然泛起了一丝嫣红。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苏宇赶紧低下头,咳嗽两声后,这才说话起来:“那开始听一听,你父亲留给你什么话吧!”

    何夕拿出在巨石雕像内部里拿到的留音玉石,注入了一丝元气,玉石就开始浮现出淡蓝色的光辉,最后嗡嗡作响。有人的声音开始传出。

    “小夕,我想你已经十几岁了,是时候知道一些事情了。”

    何夕目不转睛地盯着留音玉石,仿佛从中看到自己的父亲的模样。

    苏宇有些尴尬了,但既然被何夕叫来,他不得不跟着听下去。

    很快,这个声音讲述了何夕母亲的身世,原来在何夕一岁多的时候,她的母亲就被神秘人刺杀。

    虽然何夕的母亲没有人成功刺杀掉,但是却受了伤,后面终于离开了人世,也离开了年幼的何夕。

    他父亲之所以会丢下灵雾峰不管不顾,甚至是连何夕都放下了,那就是因为他要去找神秘人复仇。

    第二件事情,这个何夕父亲的声音,告诉何夕灵雾峰藏有天材地宝功法秘籍的地方,让何夕看情况去拿,以便修炼时需要。

    第三件事情,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天武国,特别是灵雾峰将会遭受一个门派的打击。

    此门派原先在几百年前就被人消灭,但是不彻底,还留有一些余孽,血岩宫就是其中之一。当然,威胁最大的还是阴煞门,这个一度试图灭亡天武国的宗门。

    何夕父亲还调查到,阴煞门的背后势力,更加令人震惊,极有可能是青云大陆的一个秘密门派。

    不管怎样,何夕的父亲预测十几年之后,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阴煞门将会重回世人的视野当中,开始兴风作浪了。

    第四件事情,何夕的父亲让何夕早点离开灵雾峰,去青云大陆东边的苍岚古国,找到灵武门一位叫做花无心的人,此人会暂时照应一下的。

    当然,会有信物让这个花无心收留的,不过要去一个地方去找。

    留音玉石喋喋不休讲了好多事情,让苏宇感觉到,何夕的父亲,很是亲切,回想起自己的父亲,在他小的时候,父子之间都没有太多时间讲两句。

    最后,何夕的父亲嘱咐她,暂时不要去为她母亲复仇,那些仇人的实力,远在真魂境以上,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听到这些,何夕两眼泪汪汪,看得出相当的难受。

    苏宇挪过去靠近何夕,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别难过了,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

    何夕一句话没说,只是把头靠在苏宇的肩上,发呆起来。

    苏宇侧过头,不给何夕靠着也不是,给她靠着,又有些难堪。不过想了一下,何夕的境况,和他自己是多么的相似啊,难免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也不在意她靠着自己的肩膀了。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何夕回过神来,脸颊泛起一抹粉红,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事了,让你见笑了。”

    “没事就好,对了,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思绪还有点乱,暂时没想好。”

    “我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苏宇话语间充斥着严肃,说道:“既然接下来灵雾峰会爆发战事,那我们先努力提升修为,特别是你,应该要早点突破到凝真境才行。”

    “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何夕点了点头,说了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