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阴阳道典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怪石
    死气的根没能除去再失望也没用,他先得搞清楚怎么能出去才行。笔趣阁  bqgxsw.com

    周围的金红色液体彻底消失不见,周围空荡荡的不知有多么广阔,他所以为的地面也只是漂浮在半空中的一块巨石,若不是有不知从何处散发的朦胧毫光给这片空间增添了一份淡淡的光亮,他甚至会以为自己身处的是虚空呢。

    催动重归掌控的阴阳道眼,小胖子瞪着大眼四周边的一顿猛瞧,可是瞧了半天啥也没瞧出来,连灵气也没有半点,无奈的他只能往地上一坐,撩开嗓子一声猛吼。

    “老龙,你还在不在?!”

    声音远远传开,但没有半点回应。

    心中一动,小胖子赶忙堆起笑脸。

    “龙前辈,刚才我一时激动稍有不敬,您老别见怪!那啥,你看你送我这么一大场福缘,我也无以为报,要不您老现个身,让小子我给您磕几个响头表达一下谢意如何?”

    话落良久,仍是无人应答。

    小胖子皱起了眉头,闹不清老龙是真不在还是装不在,又试探性的恭维了几声,依然无果,他旋即咬了咬牙,决定反其道而行之。

    “老龙,你他吗把小爷困在这儿想干嘛?你知道小爷是谁不?对了,你个老小子是知道的。那你知道把小爷困在这儿的后果吗?我可不是骗你,我师父那人脾气贼暴躁,他要是知道你囚禁我立马杀过来拆了你的龙皮你信不信?识相的就赶紧放了我,免得给自己招祸!”

    “不放我是吧?行!那咱俩就耗着!我可跟你说,我已经偷偷给我师父传讯了,他老人家一会儿就到!我知道你不信,但你看看这是什么,看见了吗?这葫芦就是我师父给我的保命之物,能跨三界通阴阳,你这点手段根本封不住它跟我师父的联系,你再不放我就等着死吧!”

    “老龙啊,你好好想想,小爷这几两肉不值什么钱,你困着我也换不来什么好处,还平白惹上一个大敌你说对不?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我放了,以后我每年都来看你一次。我知道你孤单,平时也没人能说说话,以后每年我来陪你说上几天,你要有兴趣我还可以想法子给你找几个母龙进来,当然了是蛟龙哈,真龙我可找不到。我跟你说,我跟龙族的敖昆可熟了,他是龙族的大掌祭,到时候只要你有需要,保准给你找一水姿色上成的小龙姐姐任你挑,你说那日子多好,总比困着我强吧?”

    “不喜欢同族?行,其他部族的我也能给你找来!你需要啥样的你说,咱俩好好聊聊,保准让你满意!”

    “不是这方面的需求?那就是钱了。钱我有,你看我这些灵石,一千万够不够?只要你放了我,这些都是你的。这样吧,你不用放我,出来跟我聊聊天我就给你一百万,怎么样,是不是很心动?”

    .......

    “卧槽你在不在啊?有种的你出来,咱俩单挑!”

    “大哥你在不在啊?”

    “去你道士的,看来是真不在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李初一颓然放弃了。

    跟个神经病似的空喊了半天,他都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了问题,那段跟真龙对话的记忆会不会是他热疯了臆想出来的。

    干坐着也不是办法,怎么着也得先探探路再说。

    站起身,一只手习惯性的拍打衣衫,另一只手摸向背后的兽皮长剑,结果拍打衣衫的手拍在了肚皮上,伸向背后的手也抹了个空,他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早就烧光了,兽皮长剑也早已经不知所踪,全身上下只剩下胸口的乾坤袋还在。

    “去他道士的,小爷这算是净身出户了吧?”

    自嘲一笑,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套备用的衣衫,原本合身的衣裳穿在身上后紧了很多,他打量了自己几眼后一阵无语。

    不知道困在这里多久了,他竟然长高了许多。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一同增长的还有他的肥肉。

    “搞什么啊!”

    李初一郁闷的大吼。

    “小爷这些日子水米未尽,这都能胖?凭什么啊!”

    转头想起那些金红色的液体,他顿时心中一动。

    “乖乖,那些不会是龙血吧?应该是了,龙粪龙尿不可能这么养人,我又不是花花草草!算了,胖就胖吧,喝龙血变胖,小爷说出去得羡慕死多少人啊!”

    乐呵呵的想着,李初一抬胳膊撩腿的活动着手脚,结果“刺啦”一声响,新换的衣裳扯开了几个大口子。

    “我&!)#*@)!”

    小胖子骂娘,心想反正附近没什么人,索性一把将衣衫全部扯下,光着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四周没有任何辨识物,他所前往的方向是随便挑的。这里没有灵气他也不敢飞太远,否则一旦法力耗尽,他就只能靠着储物袋里的灵石过活了。

    他的灵石虽然不少,但也有个度,不能轻易浪费。万一真找到了出路而灵石不够,那他可就欲哭无泪了。

    起身的巨石渐渐消失在视野,四周朦胧的柔光中,他不知道自己飞出了多远,也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

    以前常听道士说,世间的一切都是相对的,包括时间也是如此。一旦没了参照之物,你所认知的一切都会失去意义,一瞬和永恒之间再也没有分别。

    李初一现在就深有体会,若不是能感觉到体内的法力在不断的流逝,他甚至会以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动,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一场梦,是幻觉。

    之前在疑似龙血的液体中就是如此,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早已模糊,可那时至少还有炙热的痛楚在身,让他无暇分心他物。

    可是现在,体内的法力在一点一滴的流逝,渐渐空荡的身子让周围的虚寂越发的清晰,一种强烈的孤寂感充斥心间,仿佛天底下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像是被人遗弃了似的。

    莫名的惶恐越来越重,他赶忙镇定心神:“方向错了,我得回去!”

    找了个半真半假的理由,李初一返身欲走,可就在这时,远处一抹异样出现在视野,凝目细瞧似乎是块石头。

    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样,他拼起最大的力气飞遁过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发现那果然是块巨石,略一查探后没发现什么危险,便附身落在了上面。

    当一脚踩在石面上的时候,他心里狠狠的松了口气,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泛起心头。

    “难怪总有人说要脚踏实地,漫步虚空是很帅气,可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儿!”

    无怪乎他会头皮发麻,以前虽然数次穿梭虚空,可虚空中并非空无一物的,尤其在他的阴阳道眼下更是绚烂缤纷。

    但这里不一样,除了一点朦胧的毫光,四面八方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而当他离开最初的那块巨石时,连毫光的概念也都一并远去了,周围是黑是白有光没光没有任何区别,对他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不由的,他想起了自己神魂里的那抹混沌。

    那只是一丝混沌之气,李初一窥不到它的本相,或者它原本就没有本相。可是现在,他感觉如果混沌有本相可察的话,恐怕跟这里应该差不多,都是虚寂一片的。

    定了定神,李初一开始盘算接下来的路。

    其实他也知道,不论是继续往前还是返身回去,结果都是差不多的。

    本以为千古龙冢应该是像玄冰寒狱那样,有危险,但也层次分明。谁能想到龙冢里面会是这个样子,这里简直比虚空还要可怕,孤寂的让人想要自杀。

    盘算了一会儿,李初一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仔细想了半天,他起身飞离了巨石。

    绕着巨石来回转了好几圈,他的冷汗下来了。

    他知道哪里不对了,这块石头就是他最初落下的那块石头,他飞了一大顿,结果绕了个圈又回来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很确定自己的方向一直是笔直的,修士不像凡人,对方向的把握早就成了修士的本能,更何况是他这种修为。

    除非,这里是个幻阵?

    可如果是阵法的话,他的阴阳道眼应该能窥得端倪。但这里什么都没有,别说阵法的痕迹了,就是灵气都没有。九五绝天大阵隔绝了一切,千古龙冢虽然没有破灭但也受到了影响,这些李初一早有预料。

    这里没有灵气,没有道则,那他又是被什么幻惑的呢?

    或者说这里其实是有道则的,只是他修为不够看不到?

    事出有异必有妖,这里空无一物,唯有这块石头一开始便出现在了他的脚下,并且在他离开后又不知不觉中返回了这里,这显然是有问题的,绝对不是巧合。

    揣着狐疑,李初一重新落下,一点点的开始重新查探这块巨石。

    顺着表面转了个遍,他发觉这块巨石的形状有些奇怪,似乎像是一片断裂的龙鳞,又似乎像是一枚残破的玉简。

    不管是龙鳞还是玉简,既然外表探查不出什么,那根源很可能就在巨石内部。

    想到这里,他没有莽撞。先取出了一堆灵石补充好法力,又调息了一会儿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后,这才眼神一凝,神识尽出探入巨石之中。

    只片刻,他便眼神一动,飞身到巨石某处一掌全力拍下。

    乱石飞溅,却没有一去不回,而是飞出一段距离后又重新落回石面上,自行填补到原有的位置上。

    这种奇景没有吸引李初一的注意力,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打出的坑洞中心,脸色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