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农园似锦 > 第四百零一章 雨夜突袭
    春末的天气,早晚凉爽,午时候还是较热的。笔趣阁  bqgxsw.com……猪肉不能存放太久,免得吃坏肚子生病。余海征得朱俊阳的同意,把其一大一小两只野猪,送到村民们的山洞,还帮他们杀好割成小块,方便村长分派。

    村民们携带的食物都是好保存的,除了个别人家带了腊肉外,其他人都只带了能充饥的粗粮细粮。现在每家都分到近两斤的野猪肉,不禁对郡王爷和余海心存感激。

    东山村最近两年虽然日子过得还不错,不像以前穷的时候,过年时候才能尝到肉味,却也是一两个月才割半斤肉回来给孩子们解解馋。两斤香喷喷的野猪肉,市面得近百钱呢

    也有贪心不足的,例如张氏母子。在她们看来,余海在林子转悠一圈,能猎到不少猎物,余家人这两天肯定没少吃肉她们母子却只能吃野菜野果和草根,过得灾年害惨,心理极度不平衡。对余海一家生出了几分怨恨

    午时候,余小草做了一大锅回锅肉,又把猪头和猪下水卤了出来。虽然调料不全,可有灵石水在,味道还是不错的。剩下的猪肉,都被小草用灵石水泡了,山洞里较凉快,保存个一两天绝对没问题。

    可午做饭的时候,余小草发现能够作为主食的精米白面快要见底了。其他人都是苦惯了的,不吃这些还能坚持,可王妃娘娘从小是蜜罐里泡大的,这两天眼见着憔悴。她本来身体底子不太好,睡山洞的硬石床也睡不惯,如果再吃不好的话,只怕会撑不下去。

    余小草把这件事告诉了朱俊阳,分析了其的利害。余海和郑侍卫长也在。沉默了片刻,朱俊阳轻皱眉头道:“不用担忧,爷今晚进村抢一些粮食过来便是王府的私军,明天最迟后天差不多能到了,先熬过这两天再说”

    余海想了想,跟着点点头,道:“今天早彩霞满天,傍晚时候差不多有一场雨下,我们可以趁着雨势,攻他个措手不及粮食,我们家地窖里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被搬空”

    朱俊阳轻轻摇头道:“应该不会那倭寇的头目,和他的几个亲随都住进你们家院子,吃的用的肯定不会全部搬空的。今晚,我们再去摸一摸倭寇的船只,最好能给破坏掉,等我们家军队来的时候,让他们想逃都没得逃”

    余小草眨巴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要凿对方的船吗?这个我在行我水性好,那些小鬼子绝对发现不了”

    “不行这是男人们的事,你一个小丫头掺和什么”朱俊阳凤眸轻瞥她一眼,把她的希望扼杀在摇篮里。

    余小草瞪圆了眼睛,不服气地道:“手下败将,没资格反对我去”平日里,她去下海潜水的时候,朱俊阳偶尔也会跟着下去游几圈。他的潜水还是下西洋前紧急培训的,自然不过小草这个海边土生土长的。即使小草不作弊,他也赢不过她的。

    “草儿,郡王爷水性不好,不是有爹吗?你老实地待在这儿,跟王妃娘娘说说话解解闷儿。这可不是玩儿的”余海跟朱俊阳口径一致,也不希望闺女以身犯险。

    余小草嘟起嘴吧,继续争取着:“爹,您也不相信女儿?您又不是不知道女儿的本事,我在海憋气您憋得还久呢让我去吧,我保证一切听指挥,绝对不轻举妄动。说不定我能帮忙呢?爹~~~”

    她知道自己一撒娇,自家老爹准会心软,所以那声“爹”小颤音拉得百转千回的,别说余海了,连朱俊阳的心都软得如同一滩春水了。老少两代男人对视了一眼,朱俊阳也妥协了:“你跟着去也行,到时候紧跟着爷,不许擅作主张,不许以身犯险,不许……”

    “知道了,知道了”余小草心花怒放,冲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朱俊阳:“……”

    对着你老爹撒娇卖萌装可爱,到爷这儿,一丝一毫的温柔、娇俏都不见。合着吃定爷了?改天,定要这小丫头知道爷的厉害,免得将来夫纲不振

    小郡王,您想多了追妻路漫漫,您才刚刚起步,想振起夫纲?慢慢等吧……

    傍晚时候,果然下了一场大雨。空漆黑如墨,暴雨如注,山林里“哗哗”的雨声,如同瀑布奔流而下。朱俊阳穿好下午编制好的蓑衣,看着洞外倾盆而下的大雨,对余小草道:“雨这么大,你还是别去了,小心淋生病了”

    余小草穿着小号的蓑衣,头顶还带着一个不合身的大斗笠。闻言,白了他一眼,道:“怎么又变卦了?本姑娘是铁了心要去凿船的,你不让我跟,不怕我偷偷溜过去?”

    一想起往昔小丫头不安分的表现,极有可能朱俊阳表示有些头疼,不得不又叮嘱她一声,道:“记住,一定要紧跟着爷……”

    “你好烦跟个老头子似的,罗里吧嗦说个不停走了,出山林还要一个时辰呢,别耽误了正事”余小草毫不客气地怼了他一通。

    朱俊阳无奈地闭了嘴巴,小丫头打不得骂不得,真拿她没办法

    余小草的水靠,放在自己的房屋里,逃难的时候没有带出来。朱俊阳决定先去余家搬粮食,顺便帮小丫头把水靠给拿出来。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暴雨已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夜色弥漫,整个东山村笼罩在漆黑的墨色之。朱俊阳、余海父女和十来位王府侍卫,悄悄地朝着余家老宅逼近。

    或许因为暴雨,住在余家的倭寇早早地歇下了倭寇头头住在老宅东院,那儿守卫较森严。西院松了许多,两个值夜的倭寇,打着哈欠,蔫头蔫脑地站在屋檐下。正屋和厢房,呼噜声震天响。

    这呼噜声如同催眠曲,其一个倭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擦了擦眼角流出的水迹,对另一个倭寇道:“我先靠着睡会儿,好好看着,待会儿换你”

    说着,在屋檐下的凳子坐下,靠着房子闭了眼睛。另一个倭寇歪歪扭扭的站着,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眼皮渐渐发沉,快要合的时候又突然睁开,无神地盯着前方,接着又慢慢地合……几次之后,他的眼皮完全耷拉下来……

    在这一瞬间,埋伏在附近的朱俊阳和郑侍卫长,如闪电般地窜过去,一人一个,捂着对方的嘴巴,把俩倭寇的脖子用力一扭朱俊阳朝着门外看了一眼,给郑侍卫长递了个眼色,两人把倭寇的尸体,搬到一个隐秘的地方——他家小丫头胆子小,别吓着她了

    余家西院的仓房已经被倭寇搬空了,里面传来震天的呼噜声。余海朝着他们做了个手势,后院还有个较隐秘的地窖,里面放了不少粮食、腊肉和风鸡风鸭,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

    余小草跟在朱俊阳的身后,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朝自家后院走去。一场暴雨,把地窖入口木板的泥土冲刷得差不多了,露出了木板的一角。余海用力打开入口,顺着里面的木梯走了下去。地窖里的粮食还在,捡着精米白面搬了十几袋,又随手拎了几个风干的鸭子和鸡。鸡蛋也用篮子装了不少。

    出了地窖的时候,外面雨已经停了。十几个侍卫一人背着一口袋粮食,另一只手也没空着,拎着风鸡风鸭和鸡蛋,悄无声息地朝着西山而去。而西院的倭寇们,还睡得跟死猪似的。

    朱俊阳、余海、余小草、郑侍卫长四人留了下来。东西院相通的月亮门已经关死了,郑侍卫长跳墙头,把门打开,四人进了东院。

    月亮偷偷地从云缝里探出半个脑袋,好地打量着这四个半夜不睡觉的人儿。余小草接着昏黄的月光,看到自家院子里的蔬菜,被踩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心升起一团怒火,恨不能一把火把这些该死的倭寇给烧得精光

    “别难过,等爷手下的兵来了,一定把倭寇杀个精光,替你出气”朱俊阳随手拉起她的小手,轻轻地握在手心。这只小手好柔好软啊,好像没有骨头似的,手的皮肤细腻得如同好的羊脂玉般,握在手好舒服。不舍得放开,怎么办?

    “咳咳”余海看到自家闺女被人占了便宜,哪管对方阳郡王还是阴郡王,眉头皱得死紧,喷火的目光盯着对方攥着他闺女的手,恨不得手有个刀子,把登徒子的手给当场砍下来。

    阳郡王不好当着未来岳父的面儿,继续做些鸡鸣狗盗之事,虽然极为不舍,还是借着小草甩开他的当儿,把手放开了。要不然,凭小丫头那几两力气,能把他甩开才怪

    小草和小莲的房间,在正房堂屋的东边,里面呼噜声此起彼伏,听着至少睡了七八个倭寇。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q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