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大妖经 > 第六十四章 剑阵
    天心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队伍的前头,灵器长枪灵气轻吐,枪尖着地,整个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站成一团的古家子弟!

    古修水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心道:这个妖狐好狠的心,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雪晴面无表情,贝齿微张,冷若冰霜的说道:“杀了!”

    “且慢!”古修水猛地越到了自己的弟子身前,张开双臂,如同一只护儿的老母鸡!

    “哦,陈前辈难道想与我仙宫为敌?”雪晴不知不觉的有扣上了一大顶帽子,“陈前辈你可是想清楚了,在这个东山经只要我们仙宫想杀的人就没有杀不了的,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天心云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心想:这雪晴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仙主降临呢!不过这话怎么听的热血沸腾呢?

    “不不,俗话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仙宫如此大的杀机视乎不好吧?我劝姑娘还是得饶人且饶人的好!”说着不自觉的露出些自己的修为,灵力卷起的长风吹乱了雪晴额前的长发,一股修神境庞大威压让整个旭日谷变得更加的安静!

    雪晴捋了捋额前散落的长发,将其挂在耳后,不退反进,又往前走了几步,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可以忍住,看来还是忍不住了!

    不要给我讲西边那群和尚的话,我们修士信奉的是弱肉强食!如果你敢动手,刚才就已经动手了,如果还不敢动手就给我滚到一边去!”

    如果说古修水的的威势一条奔腾的江河,雪晴就是那江河里面的一块儿顽石,无论你多么的强,在我的面前也只有一分为二的命!

    古修水的脸色有青转红,然后变的青紫,活了这么久,除了小时候修炼不用功挨骂过,长大后就没有挨骂过!说句心里话古修水都甚至想不起来挨骂是个什么样的滋味,现在倒好,不光被骂了,还是被一个小妖给骂!

    “既然姑娘认为他们是古家子弟,那么又有水来证明你们是仙宫子弟呢?信口一说谁不会呢?我还会说我是丹宗的人呢?”

    看到雪晴脸色微微有了些变化,古修水自认为抓住了对方的痛脚,又说道:“我觉得姑娘还是拿出些凭证的好,现在人心险恶,我们可不得不妨呢!”

    雪晴微微颔首,虽然心里有了些慌乱,但是却丝毫的没有显露出来,闻言回道:“看来陈前辈果然不是东山经的人,不然不会知道东山经之首的仙宫是任何人都不能冒充的,你觉得我会拿这么多人生命开玩笑?

    如果陈前辈不放心,可以在一旁看着,等我杀完这些入侵的古家弟子,然后随同陈前辈去交易岛查证查证,是真是假,一问就知道了!”

    “等你把这些人杀完,事也就了了,我这把老骨头怎么敢随你们去呦!”古修水气质一变,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残喘的老年人!打起了感情牌......

    “不用问了,不用问了...我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范清誉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咕噜一下翻起身,跑到雪晴前面,“古修水,古家的执法长老,被誉为古家小辈弟子的噩梦的执法者,你怎么改姓了?”

    言外之意就是你怎么祖宗都不认了?

    古家弟子一愣,这个跳出的人怎么连被小辈称谓噩梦这些东西都知道?这些东西可是只有在小辈弟子中耳语相传,外人断不可能知道的!

    现在被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叫出,这就很让人深思,等到那年轻人抬起头,古家弟子顿时一惊:这他娘的巧不巧?竟然是范清誉,据说号称是范家下一代的战神,古家这一代的子没有听说过!

    最可气的还被父母经常挂在嘴边说道:你看那范家的谁谁?年纪轻轻都已经是入定后期的修为了,你在看看你,耗了老子多少的心血却还是这个鬼样子,哎呦,人家的孩子是怎么长的呦!

    年轻人是不知道恨意的,也是留不住恨意的,虽然古家在几大嫡传世家里面看似很低调但也控制不了范清誉的声名远播,所以从小到长大,要说古家弟子里面最恨的是谁,范清誉可以拍在前三!

    “古家的爷爷,范清誉这厢有礼了!”说这句话的范清誉怎么看都觉得顺眼,直接跟以前好像换了一个人!

    古修水脸色在次变得青紫,刚说出的话,还没有暖热,就被人打脸!可惜人老成精,何况都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简直精的不能在精,当下脸色一转,惊奇中带着疑惑问道:“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

    古语常说一物降一物,古修水当着所有修士面拒绝承认自己是古家人!这对于向来好面儿的三味来说,无异于扒光了丢在人堆里面,开玩笑,爷爷都叫了,你倒是不承认,这不是占我便宜吗?

    “好好,不承认是吧,不承认是吧!”范清誉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看到远处昏迷不醒的虚大谷,范清誉双手在空中轻点,道道光点在空中荡起了涟漪,“虚空画符--起灵!”,话音落下,一道精纯的灵气就没入了虚大谷体内!

    “你不说我不会问?旭日谷弟子不知道,难道这个明显穿的像是谷主的难道不知道?

    到时候你可别后悔,以后你的孙子出来行走,老子看一次打一次,打的他不敢出门为止,就你们古家那些弟子,说句实话哪个敢跟小爷斗一斗,我就不行了!”范清誉就像一个走投无路的野人,嘴里碎碎念个不停,又是威胁这个的,又是威胁这个的!

    “咳咳.....”

    “虚长老醒了,虚长老醒了.....”旭日谷弟子看到靠着徐大仙,脸色苍白的虚大谷发出一声声惊呼!

    “虚长老是吧!不要害怕,我们是仙宫的人,你来告诉我说说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虚大谷眼神霎那间变得很亮,一把抓住范清誉的说,低声恳求道:“恳请仙宫上仙做主,这些古家人想要霸占旭日谷啊!”

    “好了,好了,我做主,我今天来就是做主的!”范清誉站起身,盯着古修水又说道:“古家的爷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如果你还说你姓陈,那我就问问在场的所有人!

    如果你依旧说你还是姓陈,没有办法,小子我认了,既然你要换个祖宗,我还真的拿你没有办法!”

    范清誉的嘴不可谓不毒,这里面其实是有历史渊源的!

    古家看似很低调,其实很会赚钱之道!古家的赚钱之道当然不会是一些黄白之物,这些东西也就一些家族里面的凡人会使用,修士用的都是丹药!

    古家的赚钱之道是什么呢?在几大世家里面几乎每个世家里面都有古家的人,因为古家的人弄了一个叫什么天榜的玩意,哪个家族只要有修行出类拔萃的人物,都会按照修为的高低进行排名次!

    如果哪个家族想彰显自己后继有人,实力庞大,就会给居住在古家的人一批好处,然后说是自己哪个弟子或是族人比较出色,然后那个人的名字就会显示在人手一份的天榜排名手册上!

    虽然位置不靠前,但名册上有啊,而且还是一个月一更新!虽然这些东西在几大世家里面不值得深深的审查,但是在外人眼里就不一样了啊!

    外人专门有人整理这些名单中那个家族的修为高的弟子比较多,占得名次多,然后就会出来一个虚假的数据,就是哪个家族最具有生命力,最具有追随价值,这样一来一些外人都会选择性的去追随名次认人数最多的那个家族!

    这可谓是每个家族吸收有潜力新鲜血液的最高超法门,你只需要付出些丹药,然后就有弟子等你去挑,而不是苦苦的需找!

    范清誉也是其中的受害者,无路在别人的眼里范清誉有多么的厉害,修为多么高深,但是在自家爷爷和父亲的眼里,最好的永远是别人家孩子。笔趣阁  bqgxsw.com

    你看那谁家的谁谁在,这次可是在你的上头,你还要加把劲,我听说人家现在都准备冲击由心后期了呢?

    如此一类的话语简直数不胜数。别看天榜是很不靠谱,但是在天榜上前五十的排名可是实打实,脸面脸面,总得有点样子不是吗?

    古家和范清誉同辈弟子中最恨的是范清誉,相反如果在这几个家族让范清誉挑出最讨厌的,毫无疑问就是古家!

    所以范清誉对古修水恶语相向的来源就在这里,一个虚伪到骨子里面的家族,范清誉是耻与为伍的。

    范清誉蹬鼻子上脸的话古修水脸上立刻挂不住了,在讲血缘的家族里面,换祖宗是最伤人的骂法!范清誉的话明显的挤出了古修水已经忍耐许久的怒火!

    之间古修水双手往后一背,佝偻的腰,霎那间变得笔直:“范老魔的果然得了个好孙子

    ,可惜毕竟有眼无光,白白糟蹋你这个好苗子!要不这样?

    你来我们古家,看中什么随便挑,为我们古家效力百年如何?”古修水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以后跟我姓古得了,保证吃香喝辣的!

    “放屁,放屁!范家不要老子也轮不到你古家出口!说一句不怕你伤心的话,你们古家比的来仙宫吗?你打得过我师父青冥吗?打不过,比不上就赶紧闭嘴!你们古家我可是认清了.....”

    黄勾和凸凸头勾肩搭背的笑着,听到*处,两人频频点头,并在小子的暗自嘀咕哪句说的不够完美!

    修士就这这点不好,只要你愿意听,还真没有听不见的,所以黄勾和凸凸头话一丝不落的进了古修水的耳朵,相当于又被骂了一边!以黄勾的水平,在加上了一个厮混多年凸凸头,这番话的水平又增加好几层的威力!

    古修水像死人一样的看了眼喜滋滋的黄勾,尔后眉头一皱:“哭沙剑阵!”古修水的双手快速在身前穿插,压住三味铜钱剑立刻崩散开来,八枚铜钱,八个方向,激射而去!

    三味没有了铜钱剑的压制,心念一动,身行缓缓飘起,胸前塌陷的骨骼发出一阵密集的响声,待到落地时三味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脸上的伤口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留下来的,依旧在滴着鲜血,睁着狰狞的口子!

    不过此时三味的形象并不是多好看,仅仅又一块破布缠腰,如果这时候一阵风吹过,后果将每秒异常!由于台上比台下高,底下一些年幼的旭日谷女性弟子已经忍不住的捂住了眼睛,露出一条指缝!

    三味就这样近乎*的走到了雪晴身边,雪晴听到脚步,待看到是三味,美目中闪过一丝欣喜异常的光辉,随后又变成了满脸的羞涩,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羞涩更甚,又尴尬的抬起头!

    天心云,范清誉,还有坐在血堆里面的黄勾赶紧起身,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乌鸦立刻停止了啰嗦的话语!

    野猪冲到三味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野猪拜见三味少爷!”

    野猪的话仿佛是个约定好的信号,所有的人全部弓腰行礼,高声呼道:“拜见三味少爷!”三味没有理会跪倒在地的野猪,任凭雪晴在身后默默的给自己披上黑山送的黑色长服,配合着古朴妖异的面具,三味整个人气质一下变得飘渺深不可测!

    杜唯柒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看到徐大仙弯近乎呈直角的腰身,一时间有些迷糊了!三味师弟竟然没死,那会儿发生了什么!

    古修水快速穿插的双手不自觉的一抖,这个情况太诡异了,原本以为那个狐妖是个地位高超的仙宫弟子,就连范清誉都跟在其身后。没有想到这个叫做三味更加变态,所有人都鞠躬行礼,这又是什么来头?

    三味看着古修水,平静的说道:“既然我说过要让你古家鸡犬不宁,那你们古家一定会鸡犬不宁!鸦头,你带着人回仙宫,我就不信仙主知道你们古家来十万大山没有什么猫腻!”

    “想走,我怕是晚了,所有人今天都留在这里吧!剑阵起......”古修水双手一张开,八道明亮的光柱从旭日谷的八个方向激射上了天空,然后八个光柱交汇在一起,一个小太阳明晃晃的挂在旭日谷的上空,至于那个大太阳,直接都掩盖住光芒!

    可是事情还没完,已经散去的旭日谷迷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飘了回来,只不过颜色有些发黄,像烤焦了的棉花糖!

    “不得了,不得了,这古修水好狠的心,他是要杀尽旭日谷所有的人,杀人灭口啊!!”范清誉唯恐天下不乱的在那里大惊小怪的叫嚷着!

    天心云眉头一皱,喝到:“一惊一乍,仔细说说!”

    范清誉哭丧着脸,解释道:“云师兄你是不知道,这是古家拿手术法哭沙剑阵,又叫苦沙剑阵。别看名字听起来不咋样,但这是古家不外传的绝学,只要笼罩在剑阵里面的任何活物,到最后都逃不了被剑阵绞杀命!

    这套剑阵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这套剑阵却是自成体系,只要生地落成,它自己就会吸收天地间灵气来补充自己,然后把关在里面的人深深的磨死,因为剑阵里面的灵气是与外面隔绝的啊,用一点就少一点!

    这老家伙好狠的心啊,早知道当初就骂的狠点了!”

    天心云听罢,脸色也不由的一变,果然天大地大,有着无穷无尽的术法!

    三味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五彩的火焰,色彩斑斓很好看!脸上的面具也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做出不一样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诡异!

    古修水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吐口而出:“刑天战具!你到底是谁?”仿佛见到非常恐怖事情一样,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三味正愁没有机会呢?体内妖元拼命一转,身影霎那间消失,在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那站成一团的古家弟子身旁,悄无声息,如同鬼魅,最可怕的竟然没有一点的灵气波动!

    三味抡圆了墨石剑狠狠的一拍,正打算松口气的古家弟子就感觉身后好像被一头妖牛袭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映,就像下饺子一样被拍飞了出去,飞的方向正是天心云站他们站的位置!

    三味身形又接着一闪,一团火球已经朝着反应过来的古修水砸去。古修水脚步一顿,长袖一挥,又是一个黄沙罩子,可惜这五彩的火焰看着威力惊人,却没到身前就消失了,就这一瞬间,已经就远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古家弟子被一个石妖一拳一个撂倒在地!

    范清誉手掌间电闪雷鸣,看着晕倒在自己面前的古家弟子,拍着手笑道:“你这个老杂毛,虽然少爷我有点亏但是好歹有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