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龙与恶魔 > 第九十一章 驱虎吞狼
    “主人,再向下几层,我们就能够抵达黑暗熔炉所在的层面了。只要那五头亡魂影刀顺着我们的气息,靠近黑暗熔炉,我们的计策就成功了。”魔鼠边走边说,它知道弈天需要时间消化前面所了解的那些讯息,所以它说话的时候控制了一下音量,“黑暗熔炉虽然一直处在沉寂中,但是即便未被激活的状态它几乎就已经是一切魂体的克星。灵魂力量稍弱的人一旦靠近黑暗熔炉,如果守不住神魂的话,魂魄就会被吸进熔炉之中。而这种引力,对那些纯粹魂体没有肉身制约的生灵威胁会更大,引力会牢牢锁定住它的魂体,直到将它吞进熔炉中。”

    “恩。”弈天点了点头,听闻魔鼠的解释之后,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确定那些亡魂影刀一定会跟进来吗?“弈天把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如果这些亡魂影刀进入到法师塔之后,被法师塔里的情形震惊,隐约意识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从而退守出去,将消息扩散,那么对弈天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主人,放心吧。“魔鼠狡黠的笑了笑,”只要它们一进入法师塔,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黑暗熔炉虽然只是一件器物,但是实际上我发现它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准确的说,这是一种潜在的、对于所有拥有灵魂的生灵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是致命的,任何生灵,一旦进入法师塔内部,就进入到了遗迹的范围内,也就进入了黑暗熔炉的引力场,它会产生一种几乎无形而且普通生灵根本没办法发觉的波动,与每一个生灵的灵魂建立联系,从而导致生灵潜意识里就会朝它靠近,不知不觉中都在接近它。“

    “哦?那这么说来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弈天说着打了个哈哈,但是发现话一出口,气氛就变了。魔鼠闻言也陷入了沉默,它似乎考虑到了这一点,良久之后,它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是有这种可能。“

    弈天闻言顿觉愕然,想不到这黑暗熔炉的能力居然恐怖到这种地步,不但拥有能够重铸血肉重塑灵魂的能力,还能够对靠近的生灵都产生影响,而且这种影响直接作用于灵魂。甚至于自己等人,不知不觉之中就陷入了它所布下的天罗地网当中。

    弈天开始意识到黑暗熔炉的真正价值,抛开遗迹未发掘的部分不谈,在已知的部分当中,这件器物绝对已经称得上至宝,真真正正的无价之宝。单论这件器物的价值,就足够在各大城主之间引起一场世纪大争夺了!

    步伐继续前行,就连弈天也不知道如今已经深入到了法师塔的地下第几层。而魔鼠霍尔嘉则不住地打量着旋转台阶的,似乎在寻找着标记。

    “是这一层了!”就在弈天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忽见魔鼠指着墙壁说道。顺着它所指的方向看去,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堵宽大的石门,而在石门上刻画着一个螺纹图案。

    “主人,这是我当年遗留下的标记。黑暗熔炉就在这一层。“魔鼠如是道,弈天作势就准备推开这扇大门,却被魔鼠突然出声阻止。

    “等等主人!“魔鼠惊叫道,弈天略感诧异,回身望着它,只见它眉头紧锁,似乎陷入的沉思,”主人,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弈天闻言抬头看了一样上方的阶梯,并未见到什么异常,也没见亡魂影刀追赶上来。而下方的阶梯依然幽深不见底,也未见有什么反常。

    “主人,我不是指这方面。”魔鼠说道,“我记得我当时刻画的这个螺纹图案是逆时针的,而现在这个图案却是顺时针的。”魔鼠两眼紧盯着面前的这个螺纹,面色严肃。

    “会不会是你记错了?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而且你不是也说过,你进入法师塔之后检查过封印,封印没有被触动过,那不就是意味着没有人进来过。“

    “主人,我想我应该是不会记错的,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刻画逆时针螺纹的原因是因为黑暗熔炉本身在地底的封存空间内的就是呈逆时针旋转的,这点令我很好奇,也记忆犹新,所以我才会在这道门上刻画了逆时针螺纹,用来标记黑暗熔炉的位置。“魔鼠信誓旦旦的说道,随后它的语调一变:

    “……地面上是不会有人下来没错,但是并不代表地底下不会有东西上来……“魔鼠的嗓音忽然变得凝重阴寒,弈天闻言悚然一惊,目光扫向了台阶下方:

    “你是说地下有什么东西上来? “弈天意识到这一点后,面色一变。

    “是的。“

    “那么这样子说起来,这个标记,很可能就不是你当初刻画下来的标记,这一层,也不是黑暗熔炉所在的这一层。“弈天目光微凝,脸色越发严肃,”而真正黑暗熔炉所在的那一层,很可能已经被抹去了标记。“

    “我想是这样的……“

    “那你有办法重新定位出那一层吗?“弈天怀着期望的心情问道,但是结果显然不是他想要的,魔鼠失落的摇了摇头。

    “会是什么东西从地底下爬出来呢?“弈天陷入了沉思,望向一圈一圈螺旋向下的幽深台阶,无尽的黑暗一下子变得阴森恐怖了起来,仿佛在某个黑暗的角落,蛰伏着某种不知名的怪物,空洞泛白的眼球正看着他们。

    “主人,那现在咱们怎么办?“魔鼠询问道,语气之中夹杂着一丝隐忧。

    弈天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静下心来摒弃一切杂念冷静思虑——前方是未知的路途,黑暗中甚至蛰伏着什么怪物尚且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是,这头生物懂得制造假象,如果不是魔鼠心细记着标记的细节的话,恐怕已经落入了它的圈套。这样的一头高智慧生物,生命体阶自然不会低,如果贸然继续前进的话十有八九会落入下一个陷阱。而后方,又是燃烧着复仇焰魂的亡魂影刀,它们穷追在身后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距离正在逐渐缩短。

    “前有狼,后有虎……狼在暗处,虎又打不过…… “弈天喃喃自语道,忽然眼前一亮,”那就只有驱虎吞狼了!“

    一念及此,弈天立刻挥手示意魔鼠过来,魔鼠见事情似乎有了转机,里面跳上了他的肩头。弈天随后压低声音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它说了。

    “主人,让亡魂影刀和地底的怪物去打,我们坐收渔翁之利,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魔鼠欣喜地叫道,被弈天瞪了一眼之后它立刻压低了声音:“主人,那我们怎么让亡魂影刀绕过我们直接去更深处呢?“

    “这还不简单?”弈天说着瞟了一眼台阶上做了标记的大门,“人家连路都给我们挖好了,不进去一趟未免也太对不起它了。”

    “这倒也是啊主人!进去可以,只要不深入不就行了吗!”魔鼠一经提点立刻就领会了弈天的意思,喜出望外道,“万一这一层里面有什么陷阱,只要我们不深入的话,也不会对我们构成什么威胁!反倒我们可以借助它的掩护躲过亡魂影刀的跟踪,让它们走到前面去。“

    “你把门上的标记抹去,我来诱导一下上面的亡魂影刀。“话毕,各自开始忙活。魔鼠从弈天的肩头跳下来后就跳到了食尸鬼母的背上,攀援着她的骨翼接近了石门上的标记,着手抹除标记。

    弈天则扫了一眼幽深的地底,一抬手一个火球便在它的掌心凝成。这颗火球像是有灵性一般,脱离了弈天的手掌之后,沿着螺旋的地道台阶,颤颤巍巍地向下飞去。

    这时候魔鼠也抹去了门上的标记,现在这扇门看上去已经和其他的无异。

    “火球上有我的气息,会引导着亡魂影刀们向下深入。”弈天看着远去的火球说道,“走吧,我们进去吧,它们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过来了。”

    话毕,弈天一抬手便向内推开了这扇石门。

    石门应声洞开,渐渐展露出内部的情形。正如弈天等人所猜想的那样,在石门的入口处并没有什么埋伏,推开门的一颗平淡无奇,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一阵尘埃随风吹来,弈天挥手扇了扇,抬脚跨进去的同时一道火光从他的身前漂浮而出,照亮了里面的情形之后,他才举目向内张望。

    这是一个开阔的长廊型洞穴,火焰的光亮尚且无法照亮洞穴深处的情形。但在近处的一些位置,包括穹顶上,弈天看得到灰褐色的土壤夯实之后的痕迹。

    身后魔鼠缓缓把石门合上,尽可能地压低了声音,深怕响声在螺旋阶梯走廊中被扩大,传到了亡魂影刀的耳朵里。它回过身来之后也打量着眼前的情形,旋即才把目光投向弈天。

    “主人,现在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我们当初挖掘的连通着黑暗熔炉的地道。”

    “恩。”弈天闻言点了点头,“我看这周围的痕迹,不像是一个人可以挖得出来的。从地底下爬出来的怪物,很可能不止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