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妙手护花 > 第654章 准备去考察
    陆飞知道潇潇并没有喝多,这般举动是她情难自禁所为。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说来,还是自己负了她啊!

    陆飞心里自责连连。如果连一个承诺都许不下来,他如何敢要潇潇的身子,那样的话别说世人瞧不起他,就连他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

    陆飞把潇潇给紧紧抱住了,不让她再脱掉身上的衣服。

    潇潇还是情难自禁,但是那情,只能化作豆粒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两人就这么紧紧的抱着,一话不说,千言万语都在不言中,彼此都心知肚明。

    让陆飞和紫溪分开,再和潇潇在一起,那岂不是要负了紫溪?他同样于心不忍。

    若是自己有分身就好了,潇潇和紫溪每人一个分身,还有那谁,端木家的大小姐端木蓉,也分一个吧,那自己就能照顾得周到了。

    可是,这世上哪有这等好事,陆飞只能异想天开的畅想一番。

    不知不觉中,两人睡去,又不知不觉中,天亮了。

    当潇潇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她置身在套房里的一间卧室中,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身上盖着被子。

    突然,她一惊,昨晚自己有脱衣服来着,自己主动要脱的。

    天呐,自己不会已经……?

    胆战心惊中,潇潇掀开了被子,衣服还在,裤子还在,虚惊一场,看来昨晚陆飞师弟克制住了自己,不然的话自己这清白之躯可就交代了出去。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潇潇自言自语道,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来。

    她回想一番,记得昨晚自己睡在沙发上的,好像说了好多胡话。昨晚是情难自禁才说出这么多话,现在想想,真的很难为情呢。

    自己可一直是个很理智的女生,怎么昨晚就不理智了呢?

    陆飞肯定在外面,潇潇都不知道如何再去面对他,都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一番心理活动后,潇潇把手机拿在了手中,想看看几点了,以及看看有没有人找自己。有人发来了一条短信,潇潇打开一看,竟然是陆飞发来的,他说他在八楼餐厅吃早餐,如果她醒来了的话,去八楼找他,两人一起共进早餐。

    潇潇正愁着如何面对陆飞呢,这下好了,陆飞去吃早饭了,可以不用面对他了。迅速穿好衣服,连洗漱都没洗漱,拎着包包就走了,不回学校,回家去。

    当陆飞吃完早餐,久等潇潇,她人始终不来,发信息她也不回,他就回到了房间,这才发现师姐已去,床头留有一张纸条,上面有着潇潇师姐的娟秀字迹:我回家了!

    陆飞苦笑一声,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信息,“看到你留的纸条了,回家好好休息吧。学校里有什么事我会通知你,不用操心。”

    眨眼数天过去了。这几天的时间里燕大考古系甲骨文课题小组的重心不是放在破译甲骨文字上,剑走偏锋,在研究另一件事情,甲骨壳上发现的那一副地图。虽说是个课题小组,工作主要是陆飞和他的班主任凌老师在做,因为其他的学生基本上都寒假回家了,潇潇这几天因为“心情”原因,也在家里待着呢。此外还有一个人友情参与了课题组的研究,方文同教授。方教授要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他编纂的甲骨文书籍上,所以对陆飞和凌老师的研究内容只能提供浅显的帮助。

    课题组里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这两个人都不容小觑,无不是少年英才,在各自领域都是泰山北斗大拿级的存在。经过两人孜孜不倦的努力,终于从千年的甲骨地图中觅得了一些实质性的内容。经过多方打探和对比,两人初步确定了甲骨地图在现实世界中的坐标。

    我去,这可不得了,说这是旷古绝今的发现一点都不为过。

    地图中有关于“夏”的地图标注,虽然具体不能确定这个“夏”是何意,但是陆飞和凌老师都倾向于认为它是夏朝的意思,或者夏都。若真是如此的话,并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了“夏”,这必将是一个震惊全世界的发现。歪国的那些学家们一直拒绝承认我泱泱华夏“夏朝”的存在,认为我们的历史是从商朝开始的,把我们的上下五千年历史缩短成上下三千年。

    经过大量的资料对比和文献查找,凌老师和陆飞最终把龟壳上的地图定位在华夏文明发源地的中部某省。滔滔黄河水流经这里,巍巍万重山纵贯而过。

    定位只能做到大概的定位,且不说定位和龟甲地图中所描述的是不是同一个地方,即使是同一个地方,差之毫厘缪之千里,想找到“夏”的位置,若是没有踏破铁鞋的努力,想有所发现很困难。

    对于陆飞和凌老师的研究发现,方教授半信半疑,因为没有什么说服力,更多的靠猜测。为了寻找“夏朝”遗址,国家层面曾经做过许多的努力,派出过n多人,甚至连军隊都有动用,基本上把所有的可疑点都探寻了一个遍,结果还不是一无所获。现在学术界倾向于认为偃师二里头遗址就是夏朝都城所在,可惜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指向,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一厢情愿。

    不管怎么样,对于自己的研究发现,凌老师是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她要亲自走一遭,去看看,去找找。当然,她不是一个人,陆飞会和她一块去,有陆飞这个神一般的男人跟着,她的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当凌老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方教授时,想申请一些这次行程的经费,方教授拒绝她了,不让她去,说现在大冬天,北方大部都在下雪,现在深入大山太危险了。

    上次考察小分队大兴安岭出事一事方教授还记忆犹新着呢,有了那次血的教训,他轻易不敢派学生野外考察了,不然的话一旦出事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凌老师去意已决,如果不去看看的话,她过年都过不好。方教授不批经费没关系,钱她自己来出,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的,最多几千块。只是,私自行动,一切后果和学校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