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督主有令 > 第一百零七章 破灭
    “那、那、那是什么?”

    当头的皎洁月色下,点点云朵漂浮在天空之上,就在那马贼骇然喊道时,云朵赫然被磅礴的黑影撞开,一个庞大的黑影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范畴,就那么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

    一时间全部马贼都陷入了思维的呆滞中,怔然盯着头顶天空那个庞大的黑影看似缓慢,实则以疾快的速度向着大地沉降下来。

    越压越低,越来越近,那骇人的气魄与无可阻挡的气势足以吓破所有人的胆识,让人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法产生,只能一边呆滞一边恐惧地盯着庞大的黑影来到他们的头顶。

    “那……”

    未曾说出第二个字,黑影前端所激起的压缩气流已如同千刀万剐般袭来,当下上百马贼惨叫连连,就如被数万刀割开的野草,化作无数碎肉爆飞溅射。

    可是当真正的黑影沉降到大地之时,一声轰隆的爆鸣声顿时响起,直接横扫四面八方所有空气,滔天的土浪带着毁灭的绝望掀起一层层的波浪,犹如海啸般汹涌扩散出去,任凭沙漠、戈壁都阻挡不了分毫,全都被掀起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若是此刻能从高空往下望去,便能发觉似乎大地都在瞬息凹陷了进去,周边的震荡涟漪如波纹一样传出几十里之外,就连八十里之外的逆沧海也感到地面忽然颠簸起伏起来,几近站立不稳。

    “……还是小瞧了自己的实力么?”

    逆沧海心中再次刷新了对自身实力的认识,有着这种实力的话,继续完成他的几个计划,天下间将无人能够阻止他获得一切。

    身子一闪,原本的城池已经化作了个接近五里之长的深坑,在“昆仑势无垠八卦昆仑玉”之下,所有的生命都不可能再能幸存下来,他没有再多做查看的意思,向着北门方向掠去。

    北门的流民营也被牵连,等逆沧海到了流民营时,所能看到的也是一片废墟,再见不到任何一个人影,心中沉默了半晌,神念横扫而出,试图追寻掌柜他们的踪迹。

    他刻意留了一点时间给掌柜他们逃离,还好这些人没有被牵连进去,在离着九江府城五里外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大部分被他下令出城的士兵都没有来得及逃离掉,只有少数如守将这样有马的人才逃离出来,个个心惊胆颤地回头张望,显然也被吓得差点心魂俱散了。

    其实别说这些普通人了,纵然是三宗五门的各个高手来了,见到这一幕也得吓得冷汗直流,实在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过惊人了。

    数招之间,整座城池都化作乌有,不知有十几万人丁消失无踪,更不要说后面一招直接把戈壁滩给几乎横扫了上百里,其中有人的话,绝对幸存不下来。

    一晚上亲手杀掉了十几万人,逆沧海表面仍旧如常,内心如何旁人不得而知。

    为了千万人的性命,牺牲掉十几万人的性命,这虽然是个简单的题目,但真要下定决心之时,却不一定能那么冷静做到。

    “都尉、都尉大人。”

    逆沧海身形甫一出现在马车边上,吓了掌柜一跳,等见到是逆沧海本人时,连忙下了马车。

    “嗯。”

    发现两个小鬼颤抖躲在里面没事,逆沧海环视了周围一圈士兵,见个个都惶恐不安,招来守将道:“保护他们一起上京,有什么事情都听从他的吩咐。”

    守将的心神已经陷入了逆沧海的控制之中,完全听从逆沧海的吩咐,让他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都尉大人,你这是……”

    “按照原计划,你们立即启程上京,不要在此停留。”

    “你们两个过来。”

    逆沧海又对着两个小鬼挥挥手,等两个小女孩过来后,才拍了拍她们的脑袋:“好好听话,听从安排知道了吗?”

    “嗯。”

    妹妹还茫然无知,姐姐倒是重重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下,才开口道:“老爷,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不用担心,肯定还会见面。”

    让何莲莲放心,逆沧海才让队伍立即出发。

    这支队伍人人几乎都有马,只要没有什么阻拦,很快就能抵达建州城,而只要到了建州城,有着缉查司的暗线保护,他们即能安全抵达京师。

    看着马车逐渐消失在官道尽头,逆沧海才回身向着九江府城掠去。

    逆沧海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离开了,此事事关重大,逼着他亲自动手铲除了十几万人丁,不把幕后的真凶找出来可绝不能善罢甘休。

    而令他头疼的是,假若那个“日”、“月”组织中人人都有阴阳神令,那么想把他们给正面抓住,几乎难比登天,以他的力量也抓不住这种地纬玄兵的奇妙神异。

    那么唯有出其不意,趁机偷袭废掉他们中的一员,才能逼迫阴阳神令失效。

    静静选择了偏僻的地方蹲坐在地上,逆沧海伸手一拍,地面大股泥土汹涌而上,牢牢把他滚做了一团,任凭是谁也没法看出他的身形来。

    就这么蹲坐在地,逆沧海神念不时扫荡而出,准备看看那两个神秘人是否还会前来一看。

    不过他可能是低估了自己对那两个人的威慑力,乃至于蹲坐了整整三天时间,也没有见到那两人出现过。

    “……”

    “轰!”

    逆沧海破土而出,捡起自己的斗笠戴上,知晓继续再停留下去,也可能没有效果后,只得最后望了眼城池废墟,身影骤然消失。

    原本做好的打算被两个神秘人无端破坏,令逆沧海也没有了心情继续微服私访,尤其是见到了“尸化之术”的可怖之处后,他内心不禁有点烦躁,忍不住加快速度向着青冥门赶去。

    虽说他有着十年后的记忆,可是受限于他前世一个小人物的视角,不可能得知太多真正隐秘的事情,这既是洞察先机唯一的漏洞了。

    就如此次这两个神秘的男人,以及之前在京师遇到了“辰”和“宿”,这四个人显然同属于一个组织和门派,后面两个人还属于归元境巅峰,到了“日”和“月”已然堪破归元境抵至通明境,这怎能不叫人警惕。

    那么,“日”和“月”口中的“天”“地”二人,又会是什么样的武道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