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会穿越的道士 > 第五十一章 九命猫妖破封印
    八九十年代的港岛,曾被世人称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发展迅猛,到处都有着施工队在大搞建设。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轰隆轰隆~”

    在一处废弃的碎石矿内,几辆大型挖掘机正在不停作业着,其中一辆在路过一个泥坑后突然停了下来。

    “灿叔灿叔!怎么会这样呢!”

    看着泥坑四周冒起的蓝色电弧,挖掘机司机赶忙跳出驾驶室,向远处的工程领队大声呼唤着。

    “哎呀没事,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大家把他抬走就没事了!”

    经过一番机器检测,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工程领队笑着摆了摆手,而后将周围的工人召集了过来。

    “来来来,大家一起将这块石头抬起来!抬!抬!抬!哎?怎么有一道符啊?”

    工程领队指挥工人干活时,目光一凝发现石头上贴着一道老旧的符篆,当即便好奇的伸手将其撕了下来。

    “嘭~!轰隆轰隆~!”

    就在符篆被撕下的一刻,不远处的山石猛然炸裂,那同时伴随着的明显震感,让一群人左摇右晃着差点站不稳。

    “哈哈没什么,爆石而已嘛,来来来,大家继续抬!”

    几息过后,大地恢复平稳,工程领队见状又招呼着人们继续干活,没几下便将石头移到了一旁。

    “哇!这个洞好深,竟然看不到底啊!”

    石头被移开后,工人们围在一起张望着石头下的大洞,可就在这时,一道蓝光从洞中猛地冒起,聚在上方行成了一只恐怖的猫头。

    “啊~,救命啊~”

    “快跑啊,这里有妖怪!”

    “……”

    见到这副情景,工人们顿时被吓坏了,一个个急忙连滚带爬,哭喊着四散而逃,留下一片狼藉的施工现场。

    “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隆咚咚锵!”

    在铿锵的锣鼓声,与激昂的唢呐声下,戏台上两位武生正激烈地交战在一起,台下的观众们则是热情鼓掌发出一阵叫好。

    可在这吵杂的声音下,一位刚到花甲之年的男子竟然还能假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脸上仿佛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唰~!”

    当戏曲接近尾声时,男子却突然睁开眼睛猛地抬起头来,引得在他身旁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戏曲的清风一阵侧目。

    “张前辈怎么了?”

    看着对方露出惶恐不安,却又有着些许激动的表情,清风不由好奇的出言询问道。

    “等了你五十年,你最后终于出现了!”

    男子闻言并没有理会清风,而是自言自语了一句,便急忙起身向大厅外跑去,连手旁的文件都忘了携带。

    “唉~”

    清风见状摇头叹息了一声,扭头向那份因被对方开门,而被穿堂风吹开了封面的文件看去。

    只见第一页上便是男子的照片,后面则写着姓名张大少,病症肝癌晚期等一些病例信息。

    “张前辈,可否是你们张家世代追杀的那只九命猫妖现世了?”

    走进张大少的房间,清风缓缓将文件放在桌上,而后对一旁刚从床底下拽出一个大箱子的张大少问道。

    对方的情况,清风自担任副会长以后,袁祥仁就已经详细告知于他,十分清楚其祖辈四百年来,与那只九命猫妖的恩怨情仇。

    而有这么多线索提醒,清风自然也不会忘了脑海中那部名为《凶猫》的电影,以及那只猫妖的凶残暴戾表现。

    “没错,我们张家四百年来追杀那只猫妖,整整杀了它八次,每一次都要付出一辈人的性命,因果早已刻入了血脉,这次我一定要去替我父亲报仇!”

    张大少闻言点了下头,边说边将箱子摆放在桌子上,拍去了表面沉积的浮土,而后一把将其打开,露出了其中那黑色的强弓以及三支符箭。

    “好重的煞气!”

    当箱子打开时,清风顿时感到一股强烈的煞气扑面而来,体内法力流转下才将这杀伐法器的威势镇压了下去。

    “这套法器的身上,沾染了我们张家世代单传的八条性命,以及那只猫妖的八道妖魂,煞气自然浓厚!”张大少轻抚弓箭追忆道。

    “哦?不知前辈祖上和这只猫妖到底有何恩怨,竟然能从大陆一直追杀到这小小的港岛之上!”

    清风开始旁敲侧击的问了起来,他之所以担任这个副会长,就是想从这些前辈的口中探听一些以往的隐秘。

    但几天走访下来后,他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唯一还可能知道些隐秘的张大少,却因为身患癌症而变得不问世事,甚少和清风进行交流。

    “唉~,反正我也命不久矣,既然你想知道的话,那告诉你也无妨!”

    重新找到了人生目标的张大少轻叹一声,而后略微有些惭愧的张口说道:

    “要说起我们张家和猫妖的恩怨,还要追溯到五百年前的明朝永乐年间,那时的修行界还未像现在这般凋零”

    “除了大大小小的门派外,还有不少散修存在,世间也有许多常人百姓在寻仙问道~”

    “当时有一位姓宋的武士,就在群山峻岭中寻到了一由女子一脉单传的门派,还让其门主对他生了情愫”

    “本应是一对神仙眷侣,但谁成想那宋姓武士狼子野心,忍受不了山间的孤寂与禁欲修行,竟在女子修为突破的重要一晚,对其下了淫毒而后采补致死!”

    “但武士没想到的是,常年陪伴在女子身旁的一只灵猫早已开了灵智,将他的恶行一一看在了眼中!”

    “后来武士重归凡尘,而那只灵猫也因心中的仇恨努力修行,于数十年后修炼成精欲要找武士报仇!”

    “可那时的武士早已垂垂老矣,哪里还是猫妖的对手,便花重金请来了我那刚被茅山逐出墙门的祖上来除妖!”

    “而我的祖上也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想要借那九命猫妖修成一道秘法,但最后却是因为修行不够与其同归于尽,只留下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

    “再接着,我们张家就与猫妖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从大陆追到港岛,一直纠缠了四百多年!”

    “五十年前为了杀猫妖,我亲眼目睹父亲死在了我的面前,本以为再也无法完成父亲的嘱托,但没想到它却是在这时候破出封印了!”

    张大少对清风说完,便提起桌上的箱子,以及整理好的法器向外走去,欲要追寻那只猫妖的踪迹替父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