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挽天倾 > 第二百九十三章--三省吾身
    信阳府。笔趣阁  bqgxsw.com

    “什么?那帮上不了台面的土匪,竟然也敢下山搞事?”万朝山一脸震惊的望着前来报信的长矛兵,不敢置信的问道。

    紧接着更是一把夺过其手上八百里加急的信件。匆匆一览。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窃喜。但立刻又消散于无形。

    不仅如此,更是一把将加急信件,送到了此刻,已经是瘫倒在地的耿苗面前。

    “军长,咱们现在就立刻回兵去铲除那些土匪吧,凭咱们的枪支,要扫灭那些占据县城甚至府城的土匪,算不上什么。”

    “不然要是等到主公知道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咱们每个人都脱不了这个干系!”

    万朝山匆匆说完,见耿苗依然是没有任何反应,又故意回过头冲着传信兵问道:“报急的信件是否已经送给了琼州方向?”

    “回将军,上面人第一时间送出的求援急信,就是小的手上这一封。但在这其后上面人究竟有没有给琼州送信?那小的就不知道了!”

    “你怎么就能够不知道呢?你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万朝山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不停的大声训斥着一脸无辜的小兵。声音之大,几乎是震耳欲聋。将小兵吓得是满脸惨白。

    然而就在此时,瘫倒在地的耿苗终于反应了过来。“朝山,你不必如此。他一介小兵又能够知道什么?而你如此做,岂不是显得大失风度?”

    万朝山闻言连忙回头,却只见此时的耿苗反倒是恢复了清明。两人视线一对上。耿苗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万朝山感觉自己刚才所有的表演,就像演猴戏一般……

    响鼓不用重锤,聪明人之间也不需要多言。明白过来的万朝山,正了正衣冠。在其他军官们有些复杂的眼神中。施施然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紧接着耿苗让前来传信的小兵下去后,就用一种谁也看不懂的眼神。默默地扫过了帐篷内的每一张脸孔。仿佛要将帐篷里的每一名军官都深深的记在心里头。

    直到有人被其看得受不了,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时,耿苗却开口了!

    “这么大的事,想要瞒住主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各位也不必为难。耿某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所有人没有遵守主公的吩咐之事,全都由耿某一人承担了!”

    “说到这里,可能有些人要撇嘴了。命令,分明就是你耿某人自己下达的,现在却要扯上我等一起来担。这可能吗?”

    “但是耿某在这里有句话要说了,你们要是不赞同,完全可以保留意见嘛!虽然军令如山倒在耿某的命令下,你们可以是身不由己。但当时除了朝山一人提出了异议。你们所有人都没有提出过。”

    话说到这里,耿苗顿了顿,扫了一眼下首的万朝山。见其一副心观鼻,鼻观心的没事人模样。不由撇了撇嘴。不过自己如今已经是夕阳西下。也奈何不了,他这名实权在握的师长。

    念头转到这,耿苗心中生出一缕悲意。再度开口之际,语气都有点失常了……

    “在下,再下达最后一个命令,从现在开始,全军后撤,尽量在主公的命令下达之前,剿灭荆湖北路境内的所有土匪武装。耿某人的下半辈子,究竟是去秦广王面前当差,还是在苦力营中服役终生。又或者是和刘远去做伴。全看各位兄弟了!”

    说到这,耿苗站起来,再也顾不得军长的威严。深深的一鞠躬。当其再抬起头时,下面所有军官骇然的发现。就这短短的几句话时间耿苗好像老了十岁……

    “军长不必如此。”

    “是啊!这些都是兄弟们应该做的。更何况,这也是咱们的责任!”

    “军长你就放心吧!”

    原本先前这些话听在耳中,耿苗并没有那么多的感触。但在这个场合这个时间听着这些一半是安慰,一半是表态之言。耿苗却觉得所有人都在嘲讽自己一般!

    只可惜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要是当初不忽略土匪势力该多好!

    ……

    “其它四支军队,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现象存在?”接到消息的张云,第一时间就反问王向东。

    而在心中几乎设想过一切可能的王向东。却仍然没有想到,张云这个时候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

    因此王向东迟疑了,实话实说,必定就会得罪所有同僚。可要是不说实话。张云的逼问倒是不算什么。顶多自己挨顿骂。或者再撤掉自己特务头子的权利。牢狱之灾肯定是不会有的。

    怕就怕那四个幸运之徒,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擦干净他们的屁股。等到他们地盘里的这种问题一捅出来。那恐怕张云就算再不想弄自己。出于公平起见,自己这一趟牢狱之灾肯定是跑不了!

    “多少都有一点点,但都没有像耿苗这么的丧心病狂,几乎将所有的正规军都撤走……”

    愣了一下的王向东,也只能是选择柿子挑软的捏。反正那耿苗已经是注定要倒霉了。自己再落井下石一番,也算不上什么。至少他就没法报复自己。

    但要换成是让四名依然重权在握之人,以后恐怕就很难相处了。光内斗就要耗掉自己不知道多少时间。因此王向东,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给他们打了打掩护。

    对此,张云不置可否。就仿佛没曾听懂一般。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良久才道:“本公想要扩军了。你下去准备准备,这第一、就是要给师以上级别配给一个工兵团,这部分人从当地老百姓当中挑选合格兵源来组成。”

    “这其二、就是将所有正规军从三三制变成四四制。另外把咱们试制出的那些中等口径火炮。全部都整理整理,一起发给他们七个军。原则上给每一个军都配备一个炮兵团,其中130加农炮十门,另给再配50门105榴弹炮。”

    “第三、就是把轻机枪,给每一个战斗排都配发一挺。用于对付敌方骑兵集群冲锋。”

    “第四、让他们把以前计划好的那些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组建的编制。现在都可以让他们组建,而且是越快越好。比如师属侦察营等等,以及其它一些非战斗编制也要搞起来。让他们放开手脚去搞。”

    “没了?”张云在讲之时,王向东右手笔左手纸正忙得不可开交。等到此时,张云突然停止。不由下意识的开口反问。

    但随即又反应了过来,“主公,属下不是这个意思。主要就是咱们试制出来的重机枪,难道不用配发下去吗?”

    “咱们现阶段的敌人,或者说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敌人。能威胁到本公手下小弟的,就只有弓弩而已。但对于这种武器,射程在400米以上的半自动步枪就足以吊打他们。”

    “要不是为了帮他们对付北方异族的骑兵集群冲锋,以及为了更有效的打击吕宋岛上那些喜欢打游击的土著人,本帅甚至懒得给他们配轻机枪。”

    “哦!还有。记得把万朝山提拔半级,让他做耿苗的副手。这一次荊湖北路的匪患。依然还是让耿苗放手去做,至于其后的整顿工作。就让万朝山接手吧。到时候让耿苗回来续职……”

    张云已经走远了,王向东却依然傻傻的待在原地。倒不是被这庞大的计划给吓呆。而是想起刚才自己试图欺瞒张云的行为。被刚才自己的大胆行为吓了个不轻。

    耿苗可以得到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只要把荆湖北路的匪患彻底清除。回来之后,至不济也可以和刘远去做伴。

    而要是刚才自己鬼迷心窍,真的为那四人彻底说了谎话的话。想到这王向东一摸后背。骇然发现全是汗水。

    要知道张云可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情报来源,高岩哪厮手下的锦衣侍卫。说不定此刻因为占着地利的优势,已经把更为详细的事件报告,呈送到了张云的案头!

    “古人云,三省吾身。果然诚不欺吾也。自身这段时间的确是太顺了些。都有些得意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