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没有证据
    昨夜的这场大火烧了大半夜才被扑灭,这场大火也震惊了整个南京城。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由于火势突然,又来得特别猛烈,当到杨峰二人醒来的时候整栋别墅已经开始着火。

    按理说杨峰当时还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冲出来的,但是当杨峰叫醒闫丹晨,俩人匆匆套了一件衣服准备冲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别墅的大门已经被人用铁链从外面给锁死。

    由于别墅的大门做得挺坚固的,也一时间杨峰居然无法砸开。

    俩人想要重新返回二楼从窗户逃走,但已经被火势困在了大厅里。

    这一刻即便是杨峰想要利用宝镜返回明朝也做不到了,毕竟这个时候到处都是大火,压根就借不到一丝一毫的月光。

    危急时刻,杨峰也是拼了。

    他匆匆从哪拿来一条棉被,冲进浴室将棉被打湿后拼命的猛踹防盗门。

    在杨峰的天生神力下,大门终于被踢开,他这才抱着闫丹晨从里面逃了出来。

    大火被扑灭后,杨峰第一时间就报了警。

    一个身家数十亿,且还上过电视受过一号首长接见的富豪竟然差点被烧死在自家的别墅里,这已经算得上是大案了。

    警察局在第一时间就立案调查。

    不得不说,当警方认真起来后,他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只是经过一夜的调查,就查到了不少疑点,并将其通报了杨峰俩人。

    听着这名警司的叙述,杨峰脸上没有一丝惊讶之色,而是镇定的问道:“警察同志,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查到是谁放的火吗?”

    “没有。”

    警司摇了摇头。

    “当我们想要调取小区监控录像的时候,我们发现了当天夜里,小区的监控室被人进去过,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被破坏了,所以我们无法调取昨天夜里的监控录像。”

    “也就是说,现在你们警方没有任何办法锁定犯罪嫌疑人啰?”

    表面上看,杨峰脸上的神情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淡淡的,但熟悉他的人却知道,这是他已经愤怒的表现了。

    对面的警司也察觉到了这点,经常跟犯罪分子打交道的他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危险。

    这种危险跟抓捕罪犯不一样,更像是以前他在部队时军区首长发怒的那种情况,好像迎面扑来了一座大山般,那种窒息的感觉。

    此时的杨峰确实处在暴怒的边缘。

    按理说,在明朝时空他也算是经历了大小数十仗的老兵了,比起一般人他的警惕性绝对要高。

    但问题是就在于,在现代社会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甚至如今的华夏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他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人这么丧心病狂的想要将他烧死,加之昨天夜里还跟嫦娥姐姐大战好几场后才睡着,警惕性降到了最低。

    在这种情况下等到大火烧起来后才醒过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死里逃生后,自然要追查凶手,但是从现在警察给出的结果来看,很显然凶手是一个或者一群手法非常老道的人。

    他们已经在第一时间将所有能追查到的线索全都给掐断了,这也让案件陷入了僵局。

    看到杨峰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作为他枕边人的闫丹晨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她立即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感受到胳膊传来的力道,杨峰转过头拍了拍她的小手,对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随后又问道:“警官,按您这么说的话,这件案子你们是没办法破啰?”

    二级警司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杨峰这话虽然差不多是事实,但实在是有些打脸啊。

    当然了,事无绝对。

    如果警方铁了心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追查的话,这个世界上能让他们查不出来的东西还真不多。

    只是这样做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需要调集的人力物力和警力也实在太多。

    还是那句话,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

    杨峰不过是一个商人,即便是受到过一号首长的接见那又如何?

    既然已经逃出来了,横竖也只是遭受了一些财产损失,这件事就先这么挂起来吧。

    只见这位警司点了点头:“从目前的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想要短期内找到凶手,可能性很小,希望您能谅解。”

    这位警司话里这番隐晦的意思不止是杨峰,就连闫丹晨也听出来了。

    杨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既然警方已经下了定论,那咱们先回去吧”

    扭头对闫丹晨道:“媳妇,咱们回去吧。”

    “好!”

    闫丹晨也站了起来,挽住了杨峰的手,俩人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等等……”

    看到俩人这样,这位警司反倒有些心惊肉跳起来,赶紧喊住了他们。

    “你们……你们就要走了?”

    杨峰反问道:“是啊,不走难不成留在这里等你们请我们吃饭?”

    “你们……我……”

    好吧,杨峰的反映着实是出乎了这位警司的预料。

    如果说杨峰当场怒骂或是大吵一顿,向警方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加派人手调查这起案件,他都能理解,可唯独象现在这样毫无反应的平静离去,这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但他还不能为此说什么,总不能因为人家没有大吵大闹就责怪人家吧。

    杨峰和闫丹晨离开了警局。

    虽然位于锦绣小区的别墅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但闫丹晨在和杨峰结婚之前在锦江小区买了一套二居室的小套房,所以俩人倒也不愁没有落脚的地方。

    俩人回到那套二居室的小套房,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将房间整理了一下,洗了个澡后匆匆吃了点东西,天刚黑就上床休息了。

    “阿峰,我怕!”躺在杨峰怀里的闫丹晨死死搂着爱郎,整个都在瑟瑟发抖。

    昨天夜里,要不是杨峰拼死将大门踢开,恐怕他们早就被烧成了一堆焦炭了,这让她如何不感到后怕。

    “媳妇,别怕,有我呢!”

    躺在床上的杨峰搂着闫丹晨,感受着怀中家人那依旧有些颤抖的娇躯,一股杀意从心底涌起。

    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但杨峰却可以肯定,遍数整个华夏,能做出这件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大福,也只有他才有这个动机和能力。

    “王大福,昨晚没有烧死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现在我活下来了,你和你的全家可以去死了!”

    杨峰的眼中在黑夜里散发着骇人的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