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1455 艺术家也需要炒作
    就是如此的认真吃饭,让场内的人再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顾峥式的恐怖。笔趣阁  bqgxsw.com

    因为就连那群在角落中被电视台的摄像师们拍摄的大胃王比赛的栏目组的工作人员以及正在比赛的选手们都被顾峥那惊人的食速给惊呆了。

    这位不知名的客人,吃完这一盆饭,竟然只用了十五分钟。

    成功的打破了该店自从建店起就不曾再被人打破的最快纪录之外,还比那群正在叽叽哇哇的录节目的选手们……还要快上好几分钟。

    看的那录制节目的导演以及随行记者的心中是一阵的心塞。千挑万选的把全国各地的大胃王挖过来,来一个十分有娱乐性的全国巡回比赛。

    结果在第一站东京站就被一个陌生的中国人给打了脸。

    别问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一行人的国籍,作为对旁边的那个庞大又富饶的国家的贼心不死,中国话什么的只需要一耳朵就能听出来的。

    对于这个突然插进来的不速之客,这批娱乐综艺频道的工作人员,在短暂的呆滞之后,就突然找到了一个更加劲爆的切入点。

    这种路人莫名出现,实际上却是隐藏的最终BOSS的感觉实在是太带感了,若是节目之中能将这些镜头都完美的表现出来的话,绝对是一个极其大的卖点了。

    想到这里的录制导演就朝着负责摄像的工作人员那边凑了过去,用只有他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的问询到:“刚才那一群人的表现你录制下来了没有?”

    到底是常年从事摄像摄影工作的专业人士,这位从头就扛着摄影机,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劲爆的镜头的工作人员就朝着导演比出了一个OK的手势。

    最开始他们还想着上前去采访一下这一行陌生的外国友人呢。

    但是由于他们这一组组员当中着实还是有一两个特别喜欢关注大众新闻以及当地网络媒体的新人类,他们十分成功的就将那个胃口最大的最惊人的人的身份给导演指了出来。

    在旁人惊讶于顾峥的饭量的同时,他们却在于组中的人员惊讶于顾峥的真实身份。

    “他可是顾峥呢,黄种人之中最能跑的英雄呢!”

    “哦,天呢,你瞧他的大长腿,果然是中国人啊,比日本男人的腿就是长上许多呢。”

    “嗯嗯,小野君的关注点真的好奇怪呢,我关注的却是他在艺术方面的修养与造诣呢。”

    “野蛮的运动员什么的,实在是太不符合顾峥君如此优雅的人士了。”

    “你看他的穿着,明明就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的衬衫西裤,却像是穿着最高级的皇家礼服一样,若是只用运动员的身份来形容顾峥君的话,实在是太过于失礼了。”

    被同组的女生给怼回去的小野君也十分的委屈啊,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划拉出当天的日本新闻,通篇的体育专稿全都是介绍顾峥本人的。

    看着这些吹捧,小野是嘟嘟囔囔的将受到的气儿又转移到导演的身上了。

    真是的,就因为对面的人是一个大腕儿,竟是连上去的勇气都没有,只敢偷偷摸摸的偷拍呢。

    ‘哗啦啦……’

    顾峥将最后一片萝卜塞到了嘴中,用纸巾将油乎乎的嘴一擦,就朝着对面那个看得已经提前进入到老年痴呆期的店主说道:“老板,结账!”

    凭借着中国超一流的心算教育水准,就将剩下几个人的饭费一块都不少的递到了老板的手中。

    那比他的预期少了一万二的数目,让老板的脸皮不由的抽搐了两下。

    大概是因为觉得亏得有些肉疼,在顾峥就要起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提出自己最后的一个要求:“呃,不知道这位客人,是否能够一起合个影?”

    “我们小店当中的成功挑战大胃王餐的人,都会留下自己的足迹,在那张荣誉墙上呢。”

    说完,顾峥就顺着老板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在见到了一面装饰的很喜庆的墙面上的七八张小店合影了之后,就耸耸肩膀同意了。

    直到顾峥一行人从这家店中走出来了之后,姜越那群人才敢将自己的笑容释放了出来,一群人在街口处‘哈哈哈’了一通之后,姜越就叹了一口气,很替顾峥不容易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这么大的饭量,以前从不曾在他的面前暴露过。

    大概是碰到了免费吃饭的机会了,这才可劲儿的吃。

    果然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顾峥,能活这么大真的是不容易啊。

    红门村的村民一开始活的那么的艰辛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他们要养大这样的一个孩子,还真是辛苦呢。

    也不知道姜越是怎么脑补了一番之后,就把顾峥的饭量又给自我补充过去了。

    他们一行人溜达到停车场,上了早就租赁好的车离开此处,直奔着来日之后的最后一站而去了。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待到他们的身影彻底的离开之后,那个趴在自家店铺门缝之中往外偷偷的观察的店主,却是露出了极其满足的笑容。

    他看着手中立得拍当中立刻冲洗出来的照片,迎着半空就抛出去一个飞吻。

    赚大发了,他们小店子也是一个曾经被国际明星所光顾过的店铺了。

    别以为他常年卖盒饭,就是个傻子。

    拜店铺之中一天要开二十个小时的电视机的福,他可是具有极高的新闻敏感度的。

    昨天晚上就在国日新闻之中连篇累牍,翻来覆去出现的年轻人,今天就来了他的店子之中。

    他不趁机留下一些纪念品和证据,那他才是白干了这么多年的小生意呢。

    想到这里的店主又笑了。

    他小心翼翼的将这张照片捋捋平,就拿双面胶给粘到了墙面之中最明显的位置。

    等店中不那么忙碌的时候,他还要去找一根红色的马克笔,在这张照片底下把顾峥的生平全都书写下来。

    让所有进到店铺之中的客人都看到,一个国际明星也在他的小店之中吃过大胃王的定食呢。

    到时候,一定有许多的冤大头想要模仿和挑战自己的偶像。

    而自己,哈哈哈!!

    笑的不能自已的店家,还顺带手的鄙视了一下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边,企图将他的照片墙也容纳到镜头之中的摄制组。

    到时候,这种摄制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自己的小店铺说不定能经营成为一家很不错的链锁店铺呢。

    也许,会成为一个跨过的餐饮集团?

    咦,不能想,不能再想了啊。

    对于这种白日梦的发散,顾峥若是知道了他只能说一句好胆气。

    就如同现在的他一般,坐在对面一群打扮的如同社会人士的艺术界专家的面前,也依然没有半分的露怯。

    顾峥原以为这次会面只不过是一个艺术画廊公司的十分单纯的商业行为。

    因为现在的年轻的有潜质的画家,想要办展以及获得更多的国际方面的关注的话,是怎么都避免不了这些艺术投资公司,以及艺术经纪人的炒作以及操作的。

    但是现在,对面坐着的这群人,却让顾峥不那么的确定了。

    因为除了上一次与美院的副院长偶然间碰上时认识的中日书法交流协会的人士之外,还有东京美术协会的会长,以及日本传统艺术推广协会的相关人士。

    这个阵仗对于一个年轻的画家来说,还是有些重了。

    但是从拉门处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的这一段段的距离,顾峥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所有的艺术品的价值的产生,都是与商业所挂钩的。

    他们之所以在千千万有天赋的年轻画家之中找他顾峥,就是因为看到了顾峥自身所带有的附加价值。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画家,从籍籍无名到初露头角,到名气小成,再到享誉圈内外,每走上一步,所需要的推广,宣传的费用都是极其巨大的。

    而这个年轻画家在这个漫长的成名过程之中,不但要保证自己的画作的水准一如既往的保持在一定的高度,还需要在一些重要的比赛之中,具有灵光一闪的自我突破的能力。

    就算是这样,这个画家的画作也不一定会一帆风顺。

    因为在艺术品的圈子之中,所存在的不确定性实在是太多了。

    若是说,投资就是一场赌博的话,那么去投资一个艺术人的艺术投资商们,每天都在为一场豪赌做着准备呢。

    而这一次,他们所能预见到的,投资于收益率差距最大,投资风险又降低到了无限小的画家,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个低调的,神秘的,有一搭无一搭的年轻画家的名字叫做顾峥。

    他的画作出手的不多,在对方的圈子内已经获得了专业圈内的认可。

    而他的画作的出产也毫无规律可言。

    除了最初的在日本创作的画作之外,若是再想要购买到一副顾峥的近期画作,竟是找到他直接的经理人都无法起效的。

    因为顾峥的画作一经流出,国画圈内的投资商与收藏家就已经一哄而上,将那些极富有灵性的画作,攥在了自己的手中,就等着有朝一日,顾峥大放异彩的时候,再拿出来进行拍卖了。

    所以,在他们这群闻着味道冲过来的外国收藏家的眼中,顾峥就是一个难以下口的刺猬。

    又因无法直接压榨劳动力的缘故,就让他们想到了个人画展举办权的这个间接的方法。

    他们不在乎花重金将顾峥推出去,若是顺便能让他背后的艺术品投资公司和经纪人再换成自己人就好了。

    这让一边欣赏着一旁的和服美女做刷锅水,一遍就听明白了对方的来意的顾峥就不由的惊诧了:“原来你们是这个意思?”

    “真真是打一个好算盘啊,不过我喜欢,老黄,你怎么个意思?”

    说完这话,顾峥就将双手一摊,反倒是将头转向了一直服务于他的身后,十分低调的艺术经纪人的身上。

    这位跟姜越的高调跟随不同,两个人颇有些君子之交的味道。

    黄经纪人每次废话不多,等同于拿了画就走的存在。

    但是无论是哪一次,只要是顾峥缺了钱了,他都能帮对方将画作卖出去一个好价钱。

    就因为不够市侩,反倒是更受顾峥的青睐。

    因为顾峥知道,自己跟真正的画家有着极其大的区别。

    他本就不是一个醉心艺术之人,不可能像是普通的画家一样,与艺术经纪人之间产生更深层次的沟通与了解。

    他不可能为艺术画廊拉过来更多的收藏家,因为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创作与市场相符的时代性的画作。

    他的作品是随遇而安的,是有感而发的,是不确定的偶然作品,只有那种名利心更加淡漠的人,才能胜任这一位置。

    这也多亏了中央美院对于他的大力支持,以及十分欣赏他的沈教授的鼎力帮助,才能在对方任职挂靠的半国有性质的艺术品公司之中,找到如此合适的一位艺术经纪人。

    这种不会逼迫着顾峥去创作,甚至略显冷淡的经纪人,才是顾峥最需要的也是最欣赏的类型。

    所以,从一开始,对面的那一大堆的想要将他包装出来,走日本近代艺术家推广路线的商人们,怕就是想错了。

    多亏他对于这位老哥的了解,知晓这位压根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他才会特别踏实将接下来的对话,全部都交到了这位独身一人拉着一个所需的团队就敢去面对一个团体的黄经纪人的手中。

    这位早就接到了相关方通知的经纪人,果真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他先是翻开了顾峥与他们公司签订的法务合同,由身后的代理律师与对面的人沟通了一下。

    告知对方顾峥的作品的全权委托人到底是谁,在成功的将顾峥整个人的意愿都淡化了之后,十分强势的昭示了自己所属的公司在这场谈判之中的地位。

    话中的意思明白的告诉那群人,想要用高额的现金来打动顾峥的想法是毫无作用的。

    因为早有主见的沈教授,让顾峥这两个字永远固定在了自己所属的国家之中。

    黄经纪人所隶属的公司,签下来的并不是顾峥某一个时期的画作,而是他这一个人。

    合同的其他条款十分的宽泛,宽泛到了甚至都算不上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代理销售合同。

    但是合同之中唯一有效的而且时效性十分长的,却是顾峥存在于公司之中的年限。

    那就是十年。

    这对于一个年轻如此的画家来说,并不算是一个十分长的时期。

    但是对于那些想要利用顾峥现如今的其他成绩成就顾峥在艺术家方面的名气的投资商人们来说,却着实不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了。

    因为顾峥的名气来源,基本上是年限更短一些的体育界。

    若是不能趁此机会让顾峥二字在国际上扬名的话,那么想要达到他们预期的高度,就要花费上更多的资金了。

    这不是一个生意人应有的手段。

    也是让这场谈判无法继续下去的最重要的原因。

    几波人马唇枪舌剑,听得顾峥的眼皮子都快耷拉下来了,因为他频频打哈欠的行为着实是有些不雅,盘坐在矮桌之下的黄经纪人就朝着身后同样昏昏欲睡的姜越打了一个眼色。

    这个时候,他把顾峥给摘出来了,就是让他们趁机全身而退。

    没有了这位的掣肘,相信他也能谈的更放松几分。

    要说都是做人家经纪人的,平时也打过几分的交到。

    姜越十分聪明的就将顾峥从那个仿唐制式的庭院之中给解救出来,在松散的情况下好好的游览一下东京这座城市了。

    随后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天。

    顾峥掐着时间订的回程票都已经快要到期的时候,黄经纪人才带着一众人马,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看着对方的人脸上的神色,顾峥的嘴角就是一挑:“这是谈的不错了?有什么好消息说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黄经纪人也不卖关子,他将几份需要顾峥阅览并签名的文件拿了出来,在对方的翻看之中,就替顾峥简单的说了一下这几天的谈判的结果。

    “大方向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规划,至于细节的问题,这不是短短的两三日就能商定下来的。”

    “更何况,艺术品造星的过程是如此的漫长,后期的投资方向和角度也会随着市场的改变而调整。”

    “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合作合同也是在不停的补充以及调整的过程之中的。”

    “所以,顾峥在合同方面的问题你倒是不用太过于担心,因为咱们合作的公司已经会将你所需要的利益最大化的。”

    “现如今主要是看你的意向了。公司投资部的意向以及我们与中国传统画作以及近代艺术学院的一些合作。在国内的推广宣传以及作品的销售链条,是绝对不会交到日本人的手中的。”

    “但是由于他们在世界范围内的造星水准,以及在高端艺术品以及近代艺术作品上所占据的位置。”

    “我们决定,对于你的画作的海外外销权,以及展览权,将会交给他们分理。”

    “这样,既能保证最优秀的作品的版权归属,还能最大限度的提升你的艺术品的价值,展现中国青年画家的艺术造诣,达成一箭三雕的完美的结果。”

    “怎么样,顾峥,若是你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可以将你在国外画展的委托权暂时的委托给我们公司全权代表。”

    “若是你有所担心和保留,我觉得咱们可以以最低的委托时间,一年为期。”

    “若是满意了,可以一年一年的续签下去,我的这个提议,你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