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1421 噬魂土豆与玥照花霖皆似散打赏加更
    因为对于顾峥来说,他原本想象之中的难点是如何能与帝王互换身体一百次。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可是等到他真正的进入到了这个皇宫之后,他才发现,他面临的真正的难点是,他如何才能与皇帝陛下相见。

    宫内的那群女人,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来阻止顾峥的第一次侍寝了。

    进入到宫中近一个月的时间,与顾峥同一批入选的秀女皆已经侍寝,但是顾峥所居住的翠竹居却如同一个被隔绝在外的世外桃源一般的,这皇帝是一步也不曾踏足其中。

    这并不是司徒景明对于顾峥没有了兴趣,恰恰相反,在其刚入宫的前几日,这位好奇的帝王就想招幸于他。

    但是在众人齐心合力,每每皇帝陛下想起这个女人的时候,这后宫总会出现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来拖延住帝王的脚步,在顾峥被截胡到第八次的时候,对于一件事情的持久力并不算强的皇帝,就算是彻底的将他亲口所封的昭常在给遗忘在了那个偏远的角落之中了。

    这个情况,远在宫内一角的顾峥对其却是相当的清楚。

    他甚至连皇帝陛下走到了哪里又是被那一宫的娘娘用何种理由给截过去的微末细节……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在笑忘书开启了三维地图的这个后宫之中。

    除了身为司徒景明这个代表着中立派的黄色的小点之外,满屏幕大大小小的全是红点。

    这简直就是一场满窟邪魔的盛宴,血盆大口对着其中唯一的小绵羊,顾筝儿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顾峥,却是不慌不忙。

    他派遣出去的小宫女已经将这宫内所有的植物都给他搜集了一份儿。

    随后,顾峥就将自己关在房间之中,开始忙活个不停。

    若不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的稳定团结,捏着手中的香粉也是药粉的顾峥邪恶的一挑嘴,他完全可以将所有挡在他面前的女人灭杀个一干二净。

    现如今,也只能靠这种小手段,来引起这位健忘的帝王的注意了。

    ……

    繁星初现,月上枝头。

    许久未曾进后宫的司徒景明并不想与那些只知道笑谈风月的女人们废话。

    他入后宫为的是散心和舒坦,可不是来听那些抱怨与欲望的。

    现在的他只想在御花园之中走走,欣赏一把这光华之中醉花闭月的美色。

    ‘沙沙……’

    虽然白日间开的正盛的艳丽的蔷薇,娇嫩的芍药会在夜晚静静的闭合。

    但是在月夜之中,却有独属于黑暗之中绽放的美丽。

    就如同现在,在一簇特意为夜晚所准备的花圃之中,月光花在枝头明亮的月光照耀中,散发着灼灼的光晕,而那孤芳自赏的夜茉莉也在枝杈的另外一头为其映衬。

    偌大的花圃,变成了一片纯白的海洋,看得很少夜晚来此的帝王,都不由的沉迷其中。

    ‘噗啦啦’

    在这般寂静的夜之中,一点微小的声音都能让人的梦境惊醒。

    这种声音自天空之中传来时,站在司徒景明身后的小安子就往前错了一小步,用小半个身子遮挡在了皇帝陛下的身前。

    一只昆虫的出现,让司徒景明伸出手掌,阻止了安公公打算预警的话音,皇帝一行十七人,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面前的花圃之中。

    因为这种声音,是铺天盖地的飞蛾所致,它们呼啦啦的冲向这群月光花,冲起了漫天的粉鳞。

    “咳咳咳!这是什么鬼?”

    第一时间遮住了口鼻的司徒景明十分嫌弃的皱着眉头,在安公公准备叫人赶紧拿捕虫网过来驱散这些蛾子的时候,又一挥手阻止了小安子接下来的动作。

    “去!跟上去看看,这群蛾子要去哪里?”

    因为就在这群蛾子漫无目的的俯冲了一阵这月光花的花丛之后,它们竟然结队朝着御花园的深处飞了过去。

    听到了皇帝陛下的这个命令,安公公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常年养成的习惯却是让他的身体遵从了陛下的命令。

    他在前方引路,带着身后的帝王随着这一群飞蛾,穿过弯弯曲曲的幽径,就来到了一片略显萧瑟的翠竹林之中。

    这些蛾子本不是竹中常客。

    但是在此时,那林中深处仿佛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让它们前赴后继的扑将过去。

    而这群飞蛾,在穿过了乱竹丛中之后,竟在一处豁然开朗之地,久久的盘旋,再也不肯离去。

    追的呼哧带喘的帝王,看着开阔地之中的场景,不由喃喃的说出:“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们这一行人都看到了,那处开阔地中,有一竹棚小亭,有一竹架小桌,有一竹藤小椅。

    亭中有月光洒落,宛若仙人飞升,

    架下有香檀燃起,仿似云海迷霓,

    椅上有美人沉睡,虚幻不似人间。

    此情,此景,此人,皆被沾染了月之光华的飞蛾围绕在其中。

    翩翩飞舞之中,香粉点点洒落,竟呈现出了如梦似幻之感。

    见此场景的安公公眨巴眨巴眼睛就将整颗脑袋给低了下去。

    轻笑一声的司徒景明却是将大袖往身后一展,背着手欣赏起了其中的景色。

    这种帝王观美的景象若是被宫廷画师给临摹下来,必然又是一段佳话。

    但是对于亲自导演了这样一场戏的顾峥来说,却是其中苦味只有自知了。

    “艹!笑忘书,尼玛!”

    “这就是你给我找出来的前朝宠妃的秘方,引蝶香?”

    “你给我出来解释解释!在我脸上噗啦啦掉粉的都是些什么?”

    “来跟着我念,e,蛾子的蛾!”

    “这皇帝要是再不动作,我就会是史上第一个得粉尘矽肺病症而死的妃嫔了!”

    “娘的,鼻孔都快被堵住了!”

    作为一个无法反抗的笑忘书也十分的委屈啊,它颤抖着就为自己辩解了几句:

    “不是啊,爷,白天点这个香,召唤过来的肯定是蝴蝶,你非要晚上点,人家都睡觉了,只能近亲属蛾子过来客串一下了。”

    “您又不是传说中的香妃娘娘,人家只招蝴蝶不招蜜蜂,多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