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剑灵同居日记 > 第115章 转机
    商斓妃的警告——或者说求救——让本已确定的救援行动平生波澜,就连宗主都有些迟疑不定。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第三魔将、魔族序列、新任魔皇……小白等人的讨论,每一句话都像是滚滚劫雷,劈得人心神恍惚。而冷静下来思考,更是让人感到心中一片冰冷。

    形势之恶劣,堪称一夜之间就陷入绝境,原先的所有计划全部作废,因为哪怕是最悲观的预期,也没有这么悲壮惨烈。

    就连小白都没料到,那个本应沦为炮灰的第三魔将居然苟延残喘地在决战中幸存了下来。更没料到它能在魔皇死后重建魔族序列。

    毕竟,那个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

    现在,人类文明不幸抽中了这个万分之一的下下签,所以宗主就算万般不愿,也不得不下意识考虑起了其他的打算。

    再怎么强调唇亡齿寒,同生共死,也要有个基本的限度,如果敌人的势力已经强大到根本无法抗衡,那么所谓的生死与共,不过就是自杀行为。

    血誓只是九仙尊之间的誓约,与外人无关。宗主不可能将整个相州的人都拖进九仙尊的私人恩怨之中。

    哪怕九仙尊曾经是人类文明的救世主也不行。

    然而反对的话语却实在不好说出口,因为那等于是在说,要这两位救世主坐视昔日的盟友去死。

    那两人当然不会同意的,而当宗主的意见和那两人相左的时候,相州大陆究竟会向哪边前进,就完全是未知数了。

    虽然说,大部分正常人,应该都不会想要给无限遥远之外的所谓同胞去陪葬,但以王九和赵沉露的手段,完全可以瞒天过海,将真相牢牢控制起来,一如既往地让相州人支持他们。

    宗主无法判断那两人会不会这么做。

    理论上,他们是曾经不惜一切代价拯救过人类文明的救世主,道德光环更凌驾于所谓当世圣人之上,自己不该怀疑他们……但老实说,和他们接触多了,实在没法不去怀疑!

    宗主无意去质疑他们曾经的救世壮举,但赵沉露的救世,有多少是出于崇高的觉悟,又有多少是出于对天外神剑的一己私欲?至少从她身为“赵沉露”的这几十年来看,纵然算不上恶人,但距离圣人也有十万八千里。至于王九,倒是有几分圣人气质,但这个圣人,却是九州之圣人,而非相州之圣人。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们判定要大局为重,要不惜牺牲相州全体,去争取人类文明的一线生机……

    宗主心中简直是愁肠百转,一时间沉默无言。

    而另外三人,则继续着原先的讨论。

    “也就是说,商斓妃这次抽中了大奖了?第三魔将,这简直比魔皇转世更棘手,毕竟魔皇转世也可能转成小白这样的废物……”

    ”你这种人身攻击就太可笑了,我只是一心混吃等死,所以才显得人畜无害,不然的话,凭借我掌握的知识,真想要兴风作浪,现在的相州大陆早就血流成河了。”

    小白挺胸抬头的辩解,丝毫没有被人当真。毕竟现在的她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赵沉露只是冷笑了两声,继续说道:“而原先的第三魔将,却是真正从仙魔大战一路生存下来的老兵,满怀着对人类文明的刻骨仇恨,同时又拥有创立魔族新秩序的能力,遇到这样的对手,也就难怪商斓妃会满世界喊救命了。”

    小白反驳道:“她明明是在满世界发警告。”

    “如果不加最后的签名,我就承认她是在真心警告其他世界的人类幸存者。但最后那个签名,摆明了是写给我们这些老伙计看的。这种警告,对于曾经并肩作战过的人来说,和直接喊救命是没有区别的。就算有天大的风险,我们也不可能对她置之不理。”

    小白冷笑:“要不是有剑灵在身边,你肯定对她置之不理,巴不得她死得越快越好。”

    赵沉露说道:“这你就错了,我虽然的确恨她入骨,但这种能近距离亲眼目睹她惨死人手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就算豁出性命我也要大踏步地走到她身边说一句,你活该!”

    “……说白了就是你绝对不会让她孤单单一个人上路是吧?”

    “对啊,黄泉路上如果没有我在旁边冷嘲热讽,岂不是便宜了她?”

    “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小白一脸惋惜,“难怪你俩在决战时的默契宛如情侣,真是失算了。”

    ”什么宛如情侣,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两人是不共戴天之敌,就算中了一万倍的催情药也绝对不会选择对方作为发情对象,你连这都不知道,难怪死得惨。”

    “我死得惨跟你们最多只有百分之一的关系,剩下全都是拜天外神剑所赐!正是因为判定了你们这些废物根本无关痛痒,我才懒得花心思关注你们之间的无聊关系!”

    赵沉露反驳道:“你和天外神剑的决战,胜负也就在那百分之一吧,如果没有我们在开战之初争取到的机会,或许最后赢的人就是你了。”

    小白越看赵沉露越觉得烦心,不由后悔当年还是大魔神皇的时候,怎么就没把这个讨人厌的东西给碾压地再粉碎一点,让她没机会死而复生!另一边,小白嘴上当然也不甘示弱:“这你就错了,我和天外神剑的差距虽然不大却足以形成质变,有没有你,我战败的结果都不会变,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对于这种为了打击对手,不惜给自己前世泼污水的行径,赵沉露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不过,在她们两人作进一步的彼此攻击之前,王九开口了。

    “目前来看,救援行动应该叫停了。”

    一句话,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赵沉露轻声问道:“亲爱的,你真这么觉得?”

    王九说道:“我综合推算了很久,虽然目前我们掌握的情报,模糊性太强,导致我没法给出准确的结论,但至少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继续救援是不明智的。”

    赵沉露问道:“哪怕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来说?”

    “正是从全人类的角度来思考,我才认为救援行动有待商榷,或者说有必要直接叫停。耗费巨大的资源进行一场希望渺茫的救援行动,既无法改变商斓妃那边的结果,还会拖累相州的发展,更会直接暴露相州的位置,届时人类文明就将面临彻底的毁灭。另一方面,如果放弃救援,将力量全部用于韬光养晦,暗中发展,以牺牲商斓妃为代价换取发展空间,反倒有可能迎来奇迹一样的转机。”

    小白问道:“奇迹一样的转机?比如第二口天外神剑的诞生?”

    王九说道,“天外神剑的诞生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世界为基础,而九州大陆被打碎以后,已经不可能再复制一万年前的奇迹了,我的意思是……”

    正说着,忽然母巢中枢一阵蠕动,三人所站的肉毯不断翻滚涌动,让人立足不稳。

    “死老头你在发什么神经?”赵沉露不由骂道。

    宗主沉默以对,让赵沉露的心情更加恶劣。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背叛人类阵营,站到魔族那边去了哦,你现在该不会想要把我们三个人类的希望一网打尽吧?”

    姑且不论小白这种带有沉重前科的人,如何成为人类的希望……赵沉露的威胁,依然没有得到宗主的回应。

    整个母巢,只是在以一种惊心动魄的幅度蠕动着。

    看起来并没有想要伤害中枢内的人——当然实际上也做不到——只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开始进行本能的反应。

    “巨大的刺激……是吃脏东西吃坏了肚子?果然不该让小白这种有魔族前科的人进来。”

    “你有病吧?这是魔族母巢,我这种有魔族前科的人正是如鱼得水,你们这些和魔族苦大仇深的才更接近脏东西……不过,这个蠕动方式,恐怕是那老头儿心神失守了,所以母巢的运行秩序受到了冲击。”

    对于魔族母巢的判断,在场三人当然是以小白最为权威。

    “所以那老头儿为什么就突然心神失守了?”赵沉露问道,“有人愿意去融合一下他的意识,看看他在想什么吗?”

    “我才不要融合死老头的意识。”小白当先表示了拒绝。

    “我的意识很难与人类融合。”王九同样无能为力。

    而就在此时,宗主的声音适时传来。

    浓浓的疲惫掺杂其中,但更多的还是震惊。

    “我刚刚又在混沌虚空之中收到了一个消息……同样是来自人类幸存者。他用明文号召所有收到信号的人类幸存者,能够团结起来一同抵抗魔族,因为这场仙魔战争的胜利一定属于人类。”

    “他是哪儿来的自信啊,就连商斓妃都逼不得已喊救命了,不会是无知者无畏吧?”赵沉露提出了合理质疑。

    但很快宗主就以异常严肃的语气说道。

    “他在消息中,自称天外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