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鬼命阴倌 > 第五百九十三章 被无视了
    轰!

    话音刚落,整个白家山顶爆发出一片惊呼声,所有的妖怪,尽皆露出惊骇之色。笔趣阁  bqgxsw.com..

    “我勒个去,那人类小子是谁啊?”

    “厉害了啊,敢这么跟白家宗老说话,白曦烨到底把谁带来了?”

    “啧啧,今天这出戏太精彩了,白家第一天才带着一个人类小子来白家抢亲。”

    “这小子也够狂的,敢这么对白家宗老叫嚣。”

    ……

    一道道声音恍若潮浪一样,整个白家山顶都好像被一记炮弹轰了似的,彻底炸锅了!

    我听着这些宾客的惊呼声,咧着嘴角笑了起来,装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把这些家伙全给惊懵比了,天庆还没机会救白灵儿呢。

    轰!

    正想着呢,高台之上,突然一股浓绿色妖气冲天而起,涤荡八方。

    “放肆!”几乎同时,一道怒喝响起。

    是白伯牙。

    我抬眼看向高台,浓绿色妖气中,白伯牙一身白袍已然站了起来,怒目圆瞪,一身白色长袍更是鼓动得猎猎作响,恍若吃人猛兽一样。

    “老流氓,又想被群殴了?”我迎着白伯牙的目光,笑着大声说。

    轰!

    话音刚落,整个山顶数千妖怪再次同时爆发出一片惊呼。

    “我是不是听错了?这小子敢揍白伯牙?”

    “你是真听错了,这小子说的是一个又字,意思他之前已经揍过白伯牙一次了?”

    “夭寿啊!这特么到底是谁?连白家八老之一的白伯牙都揍过?”

    ……

    随着这一声声的惊呼,高台上,白伯牙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就跟吃了一坨热翔似的,五官都快扭曲起来了。

    不过这家伙应该是动用了妖气施展幻术,将脸上的伤痕尽皆掩盖住了,此时居然看不到半被揍过的痕迹。

    “陈风……”高台上,白伯牙浑身一颤,剑指怒指向我这边:“你这是在寻取死之道!”

    说到后边,白伯牙几乎是怒吼出来的,声音如同滚雷回荡八方,原本喧闹的山顶,戛然死静下来。

    我被白伯牙盯着,就感觉一股恐怖的威压好似无形的野兽一样碾压过来,顿时浑身的汗毛子都立了起来,一阵阵心悸。

    也就在这时,我身边的白曦烨忽然伸手按在我肩膀上,几乎同时,我就感觉对白伯牙的心悸轻松了很多。下意识地,我看了一眼白曦烨,他一脸冷峻,也不带看我一眼的,直视着高台上的白伯牙:“白老,曦烨的目的很简单,放过我妹妹!”

    “放过?”高台上,白伯牙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白曦烨,你这话说的简直就是污蔑!我们白家将你妹妹嫁给黄家,难道还委屈你妹妹了?此等婚事,白家的旁系盼还盼不到呢!”

    哎哟卧槽,这老流氓扯起犊子还真特娘不要脸啊!

    我当场就不淡定了,白灵儿的婚事,只要知道情况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性质,在场数千妖怪里,肯定也不乏知道一些事情的。

    偏偏白伯牙还能当着这么多妖怪的面说这样的话,就这臭不要脸的功夫也是没谁了!

    想着,我指着白伯牙大骂:“白伯牙,你个臭不要脸的,有能耐就说实话啊?扯犊子有个卵用啊?”

    “陈风!”白伯牙气的浑身一震,一掌砰的拍在身旁的桌子上,轰隆一声,桌子粉碎,木屑乱飞,白伯牙紧跟着怒吼:“你的身份,我白家知晓,你以为仗着自己的身份,就敢在白家胡来?”

    “我胡不胡来不关你事。”我一步上前,大声喝道:“我今日只有一事,我来,就是要带我的女人走!”

    随着我这话出来,整个白家山顶死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所有的妖怪都露出骇然之色,目瞪口呆地盯着我们这边,有的妖怪,更是张大了嘴巴,都能塞进一个拳头了。

    说实话,我一个小小阴倌敢这么和白家叫板确实是在作死!

    更何况,这些妖怪还不知道我阴倌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因为玄阴体,我不过是一块会移动的“红烧肉”而已,偏偏我这块“红烧肉”还敢和白家叫板!

    在他们眼里,我和白曦烨跟偌大的白家比起来,就是蝼蚁与大岳的区别!

    “你想死,那老夫就成全你!”突然,高台上,白伯牙身上爆发出磅礴的妖气,刺目的绿色渲染了半边天空,一股蛮狠霸道的恐怖威压轰然碾压而来。

    死静的山顶之上,所有妖怪尽皆一声惊呼,好似潮水一样,齐刷刷的朝着两侧退散。

    我的心脏登时提到了嗓子眼,白伯牙这龟儿子是要动手了!

    念头刚起,高台上,白伯牙浑身衣袍陡然一震,脚下“咚”的一声炸响,就要往我这边飞来。

    这一瞬,整个山顶都仿佛肆虐着无数利剑,变得肃杀起来!

    “小心!”

    我正要动手呢,耳边响起白曦烨的声音,我就看到白曦烨一步拦在了我身前,厉喝道:“白老,若是动手,曦烨奉陪到底!”

    “哈哈哈……”白伯牙仰天大笑起来:“好,很好!你当你第一天才的名头从何而来?没有白家,就没有你的今天,既然你想挑衅白家,那今日,老夫就让你知道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轰!

    话音落,白伯牙腾空而起,拖拽着漫天绿色妖气,如同狰狞巨兽,朝我和白曦烨这边冲杀过来。

    可就在这时,一道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地:“伯牙,住手!”

    这声音透着一股淡然,却让人无法反抗,一出现,暴怒的白伯牙戛然停了下来,骇然转身,看向高台正中的那个老头:“家主!”

    这一声直接将数千道目光都吸引向了高台之上那个白须白发的老者身上,我也看了过去,就看到那个老者缓缓起身,随着他一起的,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其余六老也一同站了起来。

    就是这么一站,一股恐怖的威压无形中就碾压了出来,整个山顶的气氛,都像是被凝固了一样。

    我浑身颤栗着,骇然地看着高台上的白家家主,面对他,居然让我有一种比当初面对鬼王更强烈的恐惧感,恍若虚空中,有无数利刀顶在了我的身上,稍有异动,就会被撕成碎片。

    甚至,就连我面前的白曦烨,在这老者站起来的时候,背在身后的双手,也握紧成了拳头。

    忽然,那个老者缓缓开口,声音沙哑的好像沙子摩擦喉管一样:“白家,不惧任何挑战,婚事,也不会因为任何情况阻止,曦烨陈风,感谢光临白家大婚,请在一旁稍候,等大婚进行!”

    说完,那老者大手一挥袖袍,声如滚雷:“奏乐,婚礼继续!”

    话音落,山顶高台两旁的乐队再次奏响,唢呐锣鼓喧天,再次将死静凝重的气氛渲染的热闹了起来。

    我特么脑壳里顿时一万头槽尼玛狂奔起来,麻痹的,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这白家家主一装比,直接就特娘把我和白曦烨给无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