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巫天鉴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虬龙的伊甸园
    “恩公,雪儿又欺骗了你,为了血眸传承,不惜让你陪我以身犯险!”雪娴似有自责之意,双眸之中流淌的竟是斑斑血泪。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你这又是何苦呢?”林尘无奈长叹。

    “这是雪儿的抉择,雪儿的道!纵然他日雪儿入魔,恩公你永远在雪儿的心底!”雪娴霍然起身,朝前纵身一跃,消逝在狂暴的风漩之中…

    “血眸的传承颇为诡异,竟然需要男女为饵…”林尘只觉耳根发红脸发烫。

    先前的一幕幕几乎在意乱情迷中经历,只是,究竟谁算计了谁?

    从今往后,雪娴这个名字必将与林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此地处于龙卷风的中心地带,姑且命名为龙心岛,雪娴的血眸祭炼需要狂暴的力量辅助,这也注定了她此生异于常人的非凡之道,林尘倒不担心雪娴投身风暴之中会有生命之虞,既然对方能有这样的机缘,说明她自有分寸。

    林尘悻悻然起身,举目四顾,怅然若失,由于环岛便是能够撕裂虚空的龙卷风,林尘不敢将神识外放遁入其中,只得极目力瞭望,终究是一片昏天暗地…

    龙心岛并不大,但是充斥着密密麻麻各色植被,以致于林尘的视线大受干扰,既来之则安之,林尘倒想看看这龙心岛里暗藏着怎样的天眼瞳术传承?

    不过林尘已然确定,雪娴的双瞳之中本就藏有血眸的引子,龙心岛之行只是为了完整地接受传承而已。

    一路行来,思绪盘根错节,不过林尘渐渐发现自己越往岛内深入,所见所闻便越是心惊,只因龙心岛上所有植被的果实俱皆是一只只色彩斑斓的眼球!

    林尘不用想也知道,这些眼球便是传承所在,但是这些天赋瞳术如何区分强弱却是不得而知,难道真的要随意选择一个眼球吗?

    嗖~

    兴许是闻到果肉的芬芳,虬龙虽然是重伤初愈,但是依旧兴奋得不行,顾不得跟随林尘漫无目的地探索,当下破体而出,兀自出现在那一串串,一颗颗果肉面前…

    吧嗒!

    滋溜滋溜!~

    虬龙大嘴一张,饶有兴致地大快朵颐起来,看得林尘当真是心惊肉跳,当年血眸之夜的血案制造者不过是融合了两种瞳术天赋便导致精神错乱,大开杀戒,险些令得瞳之部族灭族。

    不过瞳之部族传承至今,也因为那场血眸之夜根基尽毁,元气大伤,蛰伏了如此之久始终无法恢复当年的荣光。

    蓦然之间林尘发现随着虬龙进食的果肉越来越多,它的气势竟也潜移默化地节节攀升!

    如果有其他修士在此必定狂呕一口老血,别人修为的增长不仅需要长期冥灵之力的积累,更需要不断地历练,寻求机缘,而虬龙竟然只需要吃饱喝足便能一路突破,完全没有境界桎梏可言。

    鬼将,鬼侯,鬼王初期……

    境界三级跳显得轻松无比!

    “主人,这座岛屿非常适合我的修为提升,这么多食物的消化可能需要我很长的时间!”虬龙的神念本就与林尘相通,此刻颇为兴奋地神念传递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咱两意念相连,待得哪日你勘破鬼皇之境便能撕破空间回到我的身边!”林尘沉吟了半晌,终究是“忍痛割爱”道。

    虬龙面对这么多美食显然是走不动了,林尘倒也不好将虬龙一直锁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林尘见识过虬龙的龙魇,知道诸天大世界还存在着一个称之为“龙界”的地方,这是虬龙的起源之地,也是它的执念。

    因势利导,才能释放虬龙内心深处来自远古的沉疴。

    虬龙盘曲在地,舒爽地打个饱嗝,呷吧下嘴巴,一时之间双睑变得异常沉重,朦胧的睡意侵袭而来……

    呼~呼~呼~

    虬龙鼾声如雷,却透露着安宁之意。

    “枯荣诀!”林尘运指一引,一股冥灵之力如同劲风横扫,将恍如山积的果肉层层叠叠地覆盖在虬龙的身体之上。

    恐怕好一段日子虬龙都能过上“饭来张嘴的日子”。

    其实林尘也并不担心虬龙会在此地遇到什么危机,毕竟此处乃是龙卷风风眼处的龙心岛,与世隔绝。

    只是将上述种种安排妥当,林尘方才彻底地断绝了后顾之忧,接下来他便要继续前进,探索这龙心岛最深处究竟存在着怎样的瞳果?!

    经过了整整一日的跋涉,林尘只觉自己再次变回了凡人,当真有种腰酸腿麻之感。

    林尘正疑惑这座龙心岛是否存在着属于自己的天道规则时,恍然之间发现龙心岛的最中心处竟是一座险峰,也不知道这险峰的顶端是否还能出产象征瞳术传承的瞳果。

    却不知是冥冥之中的指引还是因为雪娴的血眸给自己留下了什么感应之力。

    龙心岛险峰之上,林尘茫然四顾,发现眼前除了嶙峋的乱石之外别无其他。

    “怎么会这样?”林尘错愕道。

    林尘还是很相信冥冥指引的,当初在往生幽泉误入云飞扬的乱石殿就是因为那股召唤之力。

    一念及此,林尘盘膝而坐,双手平摊,以掌心感应天道轮回,以周身毛孔开阖吐纳顺应此处非比寻常的气息涌动…动,静,快,慢…仿佛对应的规则显化,时真时假,时有时无…

    ******

    “不好了,瞳羽长老,有一支数百人的巨人部族先锋队掩杀过来了,负责哨岗的兄弟来不及反应便横死当场!”一名瞳之部族的族众气喘吁吁,满头密汗恍如雨下…

    “真是晦气,这巨人凶部的乌鸦老夫已经忍其很久了!”瞳羽长老原本微眯的双眼陡然一张,精光万千,风云变色!

    “阵前先锋乃是刀疤犬牙!”

    “那个疯子又来了,瞳之部族的勇士们,迎战!”此刻的瞳羽意气风发,当真有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豪情壮志,一声令下应者如潮。

    瞳冢外的瞳式建筑,间或蓝紫之光炸现,明灭不定,距离此二人进入瞳冢已有大半日光景,没想到俟得巨人部族大举来袭还是没有半分消息,唯一的解释便是林尘与雪娴仍在其间接受传承。

    药长春与铁面唯一上心的便是林尘的安危,至于巨人部族与瞳之部族的宿怨却不在他们管辖的范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