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 > 919 DARK DARKER YET DARKER
    在秦恩与八云紫等人的会议过去大约三十六个小时后,灵鸠伊凛朝着曾经是被众人称之为幻想乡边境的区域赶去。笔趣阁  bqgxsw.com

    之所以是过去式,是因为秦恩已经完全开发完毕了幻想乡边境,解决掉了当初荒漠化的隐疾,于是束缚在幻想乡边境的结界自然烟消云散。

    与自己的侍从朝着边境(曾经是)的土地飞的时候,凛就可以确认幻想乡边境再也不是威胁大自然的隐患,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宝地。

    首先是时间之力强行将这些原本脱离时间轴拉入幻想乡的东西缝合到幻想乡上,打个比喻的话,就像是一个天生残疾的人借着医用骨骼和移植皮肉重生那般。

    听上去有点毛骨悚然,但实际上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一种良性地变化,凛并不讨厌这种局面……妖怪山天然排外封闭的立场也让他们对这个新多出来的地方没有任何兴趣。

    可其他人却是未必那么想的。

    “凛啊,你这手投资真是漂亮啊……”在距离地面数百米的边境(过去式)上空,与凛同行的乌鸦天狗射命丸文不断按着快门,对着边境的土地啧啧称奇。

    银发萝莉体系的大天狗皱着眉头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句话的厌恶:“你怎么也这么说?”

    “这可不是我先说的。”射命丸文吐舌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但是我听这话就是不开心!

    本来好不容易离开妖怪山带来的好心情被射命丸文破坏的干干净净。

    “我只是来这里散心的,别让我生气,文文。”

    “放心,我只是调侃,调侃罢了。”射命丸文从自己魔改过的相机抽出照片:“我也是来这里取材。”

    “虽然八云紫说幻想乡边境要开放,但是能早别人一天拿到一手材料也是好事。”

    灵鸠伊凛不放心地唠叨:“不要拿我和秦恩当素材。”

    “当然不会,风景、人文、自然,这个题目怎么样?花边新闻是我个人爱好,可我专业技能可一点也不差。”射命丸文洋洋得意地说道。

    这点是不假。

    撒谎容易,但每一天每一夜都在搞事撒谎作死,到现在一千多年还没被人套上麻袋丢到妖怪山沉湖还是有点本事的(除了个人力量外,打太极随口胡掐的本事也不差)

    一千多年来,射命丸文不知不觉从作死小能手变成了搞事老妖怪这个过程他人绝对难以效仿。

    灵鸠伊凛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她只能希望射命丸文真的像她说的那样专业,能拿捏好尺寸。妖怪山的两名天狗没有再多说,而是进一步朝着秦恩根据地的目的前进……

    虽然幻想乡边境全部面积是幻想乡本土数倍大,可秦恩在治理幻想乡的时候残忍地屠杀掉了边境地区其他的妖怪,目前只有秦恩一家坐稳了幻想乡边境,要找到他的位置并不难。

    连通秦恩所在地的位置并无任何地标建筑,习惯了幻想乡狭小世界的居民很可能找不到他基地的所在位置,但是对于灵鸠伊凛这种水准的人来说找到线索并不难。秦恩并非拒绝所有人,只是暂时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必要去接触外面的人(主要是没什么意义),所以留下来的线索仅有一条,那就是时间流动的差别。

    当越靠近秦恩根据地的时候,时间流动就越来越缓慢,没有任何魔力感官、没有足够洞察力的普通人很难察觉到这时间流逝的不同,在没有受到邀请并且自身力量不足的人角度来看,这看上去平坦的幻想乡边境世界是一个没有阻隔的迷宫,若是没有足够的补给,哪怕明知道秦恩根据地的位置仍然会在半途当中吃瘪迷失方向。

    “真是够诡异的……”射命丸文停止了抄写,叹了口气——她纯粹是受人之托要给人之里内的那位书记官传达的东西。

    “只是,凛,你将这事情告诉我好么?”

    “这种状态是暂时,秦恩他不担心这个问题,我自然也不需要特意隐瞒。”

    凛知道这点,也不在意这个秘密暴露出来,对此秦恩都是持有无所谓的态度,当前的状态是临时妥协的,将来以秦恩那善变的性格肯定是要变一种方式的……

    顺着时间流动的方向灵鸠伊凛感应到了位置,跟随在凛背后的射命丸文紧随其后。

    射命丸文百无聊赖的跟在自家上司身后尾随着,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到了,前面就是。”

    前面?这么快?

    射命丸文连忙控制好哈欠,可是在集中目光看的时候,射命丸文登时就愣住了。

    “等下,我只是打个哈欠的工夫,什么时候多出个这样的东西?!”尾随在后方的射命丸文望着面前的奇异的景象,呆滞地自言自语道。

    展现在射命丸文面前的是一个从巨大的、黑色的柱子——当然,严格来说它并非是有形体的东西,它的表面平坦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本身巨大的外形哪怕是隔着十几公里之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这么大的东西,就算是在人之里抬起头就应该看到啊……”这种超乎预料的东西着实让射命丸文惊讶一番。

    从射命丸文个人的视角来看,这块黑色的东西直通天与地,直接将地面与天空连接起来直接贯穿云层,仿佛像是伞一样撑起幻想乡边境世界的天空,足足占据了射命丸文双眼三分之一的空间视野……别说是在人之里了,哪怕是在幻想乡另外最远的一端,这个黑色的异物都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看上去像是柱子,但射命丸文却看不到他的边缘,它的外皮也没有任何形状,明明颜色是深邃的黑暗,可又不符合常理的在发光、发亮,黑色的亮光?这个充满矛盾的词语浮现在射命丸文的大脑当中。她不仅仅看不清楚它的形体,此时悬挂在幻想乡天空上方的太阳光都无法穿透这股黑暗,异样的、庞大的、巨大的黑色异物像是大门那样随意敞开没有做出任何异象。

    但这才是真正觉得可怕的东西,正常的人类别说是靠近看了,光是站在很远的地方去观看就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黑色的异物在地壳上方静静地,没有做出任何声音,风吹不进去也不会从里面吹出来,阳光与光线无法穿透哪怕一毫米的黑暗,可这股黑暗却能像是光一样射向远方。

    太高了,太大了,太深邃了,太压抑了,站在这么一个异物面前,射命丸文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攀爬到她的身体上,让她浑身不适。它突然伸展开将整个星球吞没,射命丸文一点都不奇怪,秦恩本人持有的力量与这东西本身的怪异之处让这位性格轻浮的女记者不由自主的收起了自己的轻慢之心,善谈的乌鸦天狗一语都难发。

    “好了,我们进去吧。”

    “进、进去?”

    看着那几乎吞噬一切的黑暗异物,射命丸文头皮发麻,她是一百万个不情愿。

    本以为是跟着上司去叙叙旧喝喝茶顺带看人家发狗粮,但谁知道见到的却是这么一副猎奇的画面?

    “这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灵鸠伊凛摇了摇头望着自己的同行者:“里面才是秦恩居住的地方,他又不会对你动粗,没什么好怕的。”

    恐惧来源于未知——这个东西在凛的眼中没有什么可怕的。

    纵使射命丸文千万般不愿也没办法回头。

    这东西散发出来的异样诡异感让文不敢进去,可也不敢大喇喇地转身离开,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跟着上司进入了那个看不见底的黑色空间当中。

    但是,当进去的时候,射命丸文才突然发现里面并没有那么黑暗。

    诚然,里面很黑,可是又很亮。

    明明全都是黑色的,可射命丸文能看清楚自己的手,也能清楚看到自己上司灵鸠伊凛每一个动作,黑暗完全不会阻碍到其本人的视野,就算拉开距离也不会沉入黑暗消失,而是身影稍微变小一点、变远一点,好像不是走在这个奇异空间内,只是在寻常地散步那般。进入此处的灵鸠伊凛不是以飞,而是用走的方式进入的,她那可笑的高木屐在黑暗的空间内荡起阵阵涟漪,跟随在身后的射命丸文还能听到凛的呼吸声……

    “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

    射命丸文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进入秦恩的侦测范围内了,他会主动找我们的。”

    没有主动去找秦恩的办法,只有进入感知范围内被秦恩主动寻找的可能。

    时间轴读取——这个能力让秦恩不再需要去猜别人心思了。

    若是在基地势力范围之外秦恩需要主动读取,可这里是秦恩的大本营,信息筛选有月兔去帮他做,主动技能自然被减负变成了被动技能:琐碎的工作由那些属于秦恩的兔子们负责,当侦测到关键词语和关键人物的时候,他必然会察觉到。

    凛走的安心,射命丸文却觉得很难受。

    没有迷惑人的路标,什么都没有,却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想到自己以前看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文文随口胡掐道:“秦恩该不会是做了一个黑洞吧?”

    “没有的事”

    在这个黑暗但却能看清所有入眼之物的诡谲空间内,秦恩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这只是一个吓唬人的玩意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