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源头
    姚广孝毕竟还是和尚的身份,杀了巫师和带头的蒙古人之后,和尚将剩下的蒙古人放走,这些人长着明显草原人的相貌,除了今早赶回漠北大营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出路。笔趣阁  bqgxsw.com

    看着这些蒙古人离开了军营之后,姚广孝施展术法,将刚死的巫师和蒙古首领的魂魄都招了出来。向它们询问这次前来江南内陆想要做什么,在姚广孝、灌无名师徒俩的手段之下,这些魂魄将自己的目地说了出来。他们说的和‘何其淼’‘冯渊’说的一样,就是趁着战乱来散发疫毒。好像当年元人用瘟疫害死无数西洋人一样,将中原搅得疲惫不堪之时,蒙古大军从漠北发兵,收拾残局。

    还有一个消息让姚广孝有些意外,这些蒙古巫师的头目压根就不在这军营当中,而且这些蒙古人也不是全部的人马。头目将他们送到军营之后,便带着另外三分之一的蒙古巫师和人马去了对面的京城方向。他好像还有什么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情要做……最后,灌无名将这些死掉的蒙古人首级砍下。二人在军中亮明了身份,让副将在军营当中找了马车拉了回来。他们临走的时候,那个蒙古人的内应马顺已经自缢身亡。

    听到姚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位陪同吴勉、归不归前来的锦衣卫千户郑军便火急火燎了起来。他冲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脸上煞白的对着老家伙说道:“那些蒙古人的目标是陛下!赶快回去……耽误了这么久,再晚就来不及了……”

    看着郑军着急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理解千户大人为陛下担心的心思,大人请放心……陛下是天上的紫薇星转世,自然有上天的庇佑,不会出事的。”看着郑军还是冷汗直流的样子,老家伙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你猜猜这个时候吴勉去哪了?”

    “吴……他回到皇宫了?是吴勉先生亲口对老仙长说的吗?”听到这里之后,郑军的心这才稍微安稳了一点。缓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皇宫那边有消息了吗?抓到那个巫师头目……”

    看着郑军连珠炮一样的发问,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面前人影一闪。随后就见一个从头白到脚的白发男人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正是刚刚郑军还在说到的吴勉……吴勉不是一个人出现的,他手里还拽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蒙古人。白发男人楸着这个人的头发,顺手一甩将他扔到了燕王朱棣和归不归的面前。随后用他招牌一样的眼神扫了一眼在场的这些人,说道:“谁叫安冉的,出来……”

    这句带着棱角的话一出口,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转到了朱棣身边一个太监的身上。说到这个安冉太监还是郑和的顶头上司,燕王府的太监总管,自打燕王靖难以来,他一直负责监管后勤军务。因为差事办得好,时常受到燕王的夸奖。突然被吴勉直呼其名,众人心里已经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冉尽力的稳了稳心神,随后一串小碎步来到了吴勉的面前,陪着笑脸说道:“我正是安冉,不知道仙长唤安冉何事?”

    吴勉叫出来的安冉,他自己却看都不看一眼。白发男人扭过头去,对着朱棣说道:“此人是蒙古人的内应,杀了吧……”

    “冤枉!老仙长不要听蒙古人的一面之词,他们有意混淆视听,想要用我来蒙混过去,来掩护真正的内应之人……”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安冉转身跪在了朱棣的面前。

    他痛哭流涕的继续对着燕王说道:“殿下您是知道我的,当年我跟随您三征漠北,我手上也是有蒙古人命的……我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内应,再说了我在您的身边已经做到了总管太监,六根不全之人已经做到了极致。给他们蒙古人做内应有什么好处,等到日后殿下得了大统……”

    “胡说!本王是清君侧……你还敢这么胡说,蒙古人的细作便没有冤枉了你……”听到安冉后面的话越说越不像话,当下朱棣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一脚将这个太监总管踹翻。随后燕王殿下冷笑着继续说道:“洪武二十二年,你在漠北被元人俘虏过,跟着你一起被抓走的有六个人,只有你一个人‘逃’了出来……安冉,就是那个时候,你做了他们的内应,是吧?”

    “冤枉……”安冉不停的对着朱棣磕着响头,随后继续说道:“那是他们蒙古人看中我是个太监,他们也想享受被太监侍候。便让我鞍前马后的侍候,我看中时机,这才逃了出来……”

    “安冉……晚了,我已经都说了……”这时候,那个蒙古巫师喘了口粗气,随后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还在争辩的安冉说道:“你和皇宫里面的李先儿都是安排在两地的细作,你们俩的宝贝都被偷到了漠北。你们想要死后留全尸,下一世做个全人,这才答应做了细作的。瞒不住的……那些燕军的号坎,官服和王命都是你弄出来的,李先儿偷出来了圣旨和关防……我都说了,你们也不要在瞒了……”

    听到了这个蒙古老人的话,原来脸色就很苍白的安然脸上瞬间看不到一丝血色。他的身子直接瘫软到了地上,嘴里还在喃喃的说道:“你们不守信用……说好事发之后,将一切都推到郑和身上的……”

    听到了安冉这句话,站在燕王身后的太监郑和倒吸了口凉气。这是幸亏吴勉抓到了蒙古人,要不然的话自己或许就要不明不白的枉死了。

    “现在说实话了吗?”朱棣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护卫说道:“拿了……送到军法司严加拷问,他身边一定还有同党来传递消息。一定要把这些人全部拷问清楚……”

    护卫们答应了一声之后,将已经瘫软的安冉架了起来,向着王府外面走去。

    这时候,郑军几步到了吴勉面前,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陛下没事吧?除了这个巫师之外,还有不少蒙古人混进了京城。他们都抓到没有?”

    吴勉看都没看这位千户大人,他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不用再议和了,燕军已经到了京城之下。我们都被戏耍了……”

    “是那位朱高煦王子吧?”归不归并不感到意外,他嘿嘿笑了一声之后,转头对着燕王朱棣说道:“殿下好计谋,这边答应了陛下的划江而治,那边又派朱高煦殿下领兵攻打京城。这样一来,我们几个被你调了出来,而且打了陛下一个措手不及……”

    朱棣愣了一下,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他才苦笑着说道:“老仙长误会了,本王就不担心你们几位吗?几位老仙长就在身边,本王又怎么敢做出来这样的小动作。真不怕你们现在就了结本王吗?都是朱高煦那个小畜生,他一定是假传了本王的王旨……”

    “是怎么回事,殿下心里清楚……”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嘿嘿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数千蒙古人没有殿下的意思,他们会一路赶到江南腹地吗?蒙古人能在殿下身边安插安冉,殿下就不会在漠北大营安插几个细作吗?而且那位马顺将军是前线的将军,没有殿下的授意,他敢私藏这么多的蒙古人?从头到尾一切都在殿下的掌控当中,这次殿下连姚广孝都骗了,这个我老人家便多少想象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