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赵真元
    “一百两黄金数目不大,不过我们出来是说和的,身上也没带那么多的钱。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在车厢里面找出来纸笔,在上面写了句话。将这张纸交给了小男孩之后,继续说道:“知道泗水号的商铺吗?你拿着这张纸随便找一家他们的商铺,把这张纸给里面的管事看。你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和他说,到时候他会带着钱去赎回来你的娘亲。还会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等到你成人之后,再给你五百两黄金……娃娃,现在你身上哪怕是带了一两黄金,也会给你带来杀身大祸。

    懂吗……”

    孩子虽然小,不过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他点了点头之后,还是有些怯意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爷爷……真的会把我娘赎出来吗?院子里面的人说了,要十两黄金才能赎出来我娘。那个和尚说宽限一个月,一个月之内我要带着十两黄金去赎回我娘。剩下的钱给我们安家。”

    “和尚……”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放心吧,这件事交在老人家我的手上,不用一个月,一会看到了泗水号的商铺就把你放下去。快的话明天就能赎回你娘亲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那封皱皱巴巴,还被戳破了个窟窿的信函打开。看了一眼之后,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随后将这张烂纸一样的信函递给了归不归,说道:“今天早上的事情,不到中午那和尚就知道了。真是有趣……”

    归不归接过了信函,看到是和尚姚广孝的笔迹。上面一句话:闻归、吴二兄挟友前来,燕王殿下将亲临扬州城外相迎,僧姚广孝叩首。

    “宫中有燕王的内应不稀奇……”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打开了车门,将手里的信纸递给了正在车厢外面偷听的郑军。冲着这位千户大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扬州,千户大人可以改道了……”

    郑军接过来信纸看了一眼之后,脸色便变得涨红了起来。与燕王征战以来,宫中的太监护卫和宫女已经筛过了几遍。稍微有点嫌疑的都被扔到了锦衣卫的沼狱,他昨天还在皇帝的面前夸下海口,说宫中已经断了燕王的内应。想不到这话音还在耳边,宫里的消息已经传到燕王那里了。

    看着郑军的样子,归不归猜到了他的心思。嘿嘿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宫里的事情回去之后再说,先去扬州见燕王吧。

    千户大人,路上见到有泗水号的买卖劳烦停一下,老人家我有点事情要泗水号的人去办。”

    原本泗水号的两位东家就在京城,不过眼看着燕军就要抵达南京城下。皇帝派了件事给了孙小川和刘喜二人,要他们俩收集粮食,起码也要够京城百姓军民五年之用。小皇帝打算坚守皇城,和燕军耗下去。直到勤王的军队赶来。江南虽然是鱼米之乡,无奈这里出产的粮食早已经被朝廷和燕军轮番征缴。现在再想要去找来粮食,这两位东家只能去中原一带了。

    刚才归不归和小孩子说话的时候,郑千户就在车厢外面听着。他明白这是老家伙要做善事,当下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吩咐前面的仪仗和护卫改变行程,去往扬州城会见燕王朱棣。

    看着队伍改道之后,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冲着怯生生的小孩子说道:“娃娃,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你是怎么回事?那个和尚又是怎么找到的你的?说说……”

    刚才小任叁和百无求这一对妖物便想方设法的逗这个小孩子说话,不过他心里都是如何赎回自己的母亲,加上百无求的相貌吓人,刚才可是亲眼看见它摔死了那么多的人。

    这个黑大个子越是冲着他笑,小孩子心里便越是毛骨悚然。更加不敢说话了……不过他对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家伙心里便不一样了,归不归刚刚给他画了一张后半生的蓝图,现在小孩子已经将自己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老家伙的身上。当下他怯生生的说出来自己的来历。

    小孩子叫做赵真元,原本是扬州富商人家的孩子。不过因为太袓皇帝朱元璋轻商重农,赵真元父亲的时候家道便开始中落。不过毕竟家大业大,到了他出生的时候也是使奴唤婢,直到后来北平燕军打到了扬州附近。

    当时见到燕军大军打过来的时候,扬州城的富商基本上都带着家人到了京城逃难了。

    当时都以为燕军得胜只是暂时的,毕竟现在的皇帝朱允文是正统的真龙天子。朱棣一个藩王怎么可能成大事?

    赵真元家里也做好了准备,不过就在他们准备逃到京城避难的前一晚,家里突然遭到了外地流民的抢掠。家里的金银细软被洗劫一空,他父亲也死在了匪人的刀下。最后一把火将他家的房产也烧的一干二净。

    和大火一起烧毁的还有家里藏着的地契和田契,转眼之间,赵真元便从一个富裕人家的孩子变成了一名赤贫。母亲拉着他痛哭了一场之后,兵荒马乱之间也顾不上自家男人的尸体了。随便在烧毁的后院将赵真元之父草草掩埋之后,便想要带着小赵真元去投奔孩子的姥爷。

    想不到的是,在路上赵真元的母亲被歹人看到。竟然抢了她卖到了扬州城的妓院当中,原本赵家大奶奶扬州人都是知道的,不过现在兵荒马乱的良心也都喂了狗。赵家已经家毀人亡的事情扬州人都传遍了,就算让她去接客也没人敢说什么。谁知道那家老爷、公子就喜欢她半老徐娘这一口。等到天下太平之后,也许在这位昔日的赵家大奶奶身上能挣到不少的银钱。

    赵真元年纪虽小,也知道妓院是什么地方。当下他趴在妓院门口号啕大哭,结果被里面的茶壶打了一顿之后,扔到了扬州城外,打算让这个小娃娃自生自灭。现在这兵荒马乱的,他不是死在流民、乱兵的手上,就是被城外的野狼吃了。

    就在赵真元哭的嗓子都哑了的时候,一直到今天早上,一个路过的和尚解救了他。

    听了赵真元的诉说之后,和尚带着他去了城里的妓院,想要出钱将赵家大奶奶赎出来。

    昨晚赵家大奶奶被卖了五贯钱,现在不到三、四个时辰。听到了这个和尚要赎买她,当下妓院老板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十两黄金。少了一文钱也不卖,和尚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当下和妓院老板商量,等赵真元一个月,凑齐十两黄金赎买回自己的母亲。

    这一个月之内不能让赵家大奶奶接客。

    此时原本就是兵荒马乱的时候,也没人有心思来找姑娘。妓院老板索性答应了和尚的要求,兴许他们赵家其他地方还藏着银钱。

    到时候真能换来十两黄金这么一本万利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说通了妓院之后,和尚又写了一封书信交给了赵真元。随后又找了一架马车,将他载到了刚才流民聚集的地方,让赵真元在这里等着,看到有车队路过的时候,就喊姓吴的和姓归的,这两个人会出一百两黄金给他。

    到时候赎回自己的母亲之后,剩下的金子他们娘俩后半辈也足够了。

    听了小赵真元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孝和尚倒是会做善事,自己的事情办好了,也给这孩子谋下了后半生的花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