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825章 八转杀音
    袁守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问道:“这就是你领悟出来的东西?”

    刘迁点点头,其实他的所得很多,殷发的这一套拳,让他生出了很多领悟,但是最明显的,还是殷发在最后的那一声长啸,他思考最多的也是这一声长啸。笔趣阁  bqgxsw.com

    只是和殷发不同,刘迁的啸声当中,杀气实在是太盛了,殷发的啸声则是中正平和,刘迁知道这是殷发已经到了一个返璞归真的境界,自己想要走到这一条路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不过即便如此,得自殷发的这一啸声,也算是威力无穷了,起码刚刚燕灵山和袁守城两个人都不怎么好过,要不是刘迁在最后关头突然醒悟过来,两个人的麻烦还不止于此。

    袁守城皱起了眉头,一脸郁闷地道:“我怎么就没有听到这个声音。”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只是在殷发打拳的时候,领悟到了至天海角抢的一些枪理,更加得心应手了一些。

    想到刘迁刚刚那一声长啸中的威力,袁守城也有些泛冷,刚刚那一声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是他,在那一瞬间似乎也有点要失去理智的感觉了,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这一声长啸刘迁是没有用出全力的,要是他全力施展,效果还要更强大一些。

    燕灵山在一旁听到袁守城的抱怨,他又看了看山壁,呵呵笑道:“你没有听到也算是正常的,先祖在山壁上面说了。殷发留在这里的影像,包罗万象,他的一生所学几乎全部包含在这个里面了,只不过,每个人有自己的缘法,并不是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这个会因为个人的机遇,功法,性格发生改变,不过能够看到这么一段,已经是受益匪浅了。”

    燕灵山也十分满意自己得到的东西,他所学的东西能够再度增强他和燕山的契合度,他有足够的信心,如果依然是同等数量的妖族军队过来燕山,他就算是没有刘迁和袁守城的帮助,也可以击退那些人了。

    “啧啧啧。如此这里还真是宝地了,大能的传承再厉害,也没有殷发的传承厉害啊,以后要是修炼上面遇到什么瓶颈,直接来这里看看,就豁然开朗。”

    袁守城啧啧称奇道。

    不过马上就被刘迁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刘迁道:“这样的好东西,怎么可能无限次地使用呢,如果真的可以这样,燕山之主也不需要住在燕山上面,直接来这里住就是了,每天面对这一面石壁岂不是更高?”

    袁守城张张嘴巴,自己一时兴奋,居然忘记了这一茬,尴尬地笑了笑。

    燕灵山也点点头,道:“不错。石壁上面写的清楚,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可以看到这一面石壁。”

    众人心中都觉得有些可惜,殷发实在是太强了,他在留下这一段投影的时候还不是大帝,但是就是这么打了一套拳,已经让众人回味无穷了,如果真的能够拜他为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体验。

    虽然心中震惊,但是刘迁也没有妄自菲薄,他心中依然豪情万丈,他相信自己不会弱于万古来的任何一个人,殷发当年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峰,自己终有一日也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

    三人原本正在感慨,却突然感觉到刘迁身上出现的这一股摄人的气势,燕灵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还以为刘迁又有所得,不过袁守城是很清楚的,刘迁应该是被激起了心中的豪情。

    “对了,刘迁,你刚刚那一声长啸,到底是什么来头?”

    袁守城对刚刚那一声长啸很感兴趣,那一声啸声不像一般的音波攻击,只是真元的一种妙用,刘迁的长啸当中还带着其实强大的杀意,这种杀意冲进人的脑子里面,可以直接把一个人给逼疯。

    配合中另外一种神奇的力量,威力无穷。

    哪一种力量也不陌生,袁守城曾经在刘迁身上感觉到,只感觉哪一种品质极高,对于所有的真元似乎有一种先天性的碾压,好像它就是百兽之王。

    刘迁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八转杀音一开始其实就是杀意的另外的用途,刘迁将这种杀意融入自己的声音里面,在最开始的时候,也只能够影响一个人的心神而已,他也觉得威力不够,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改进,自己的真元根本无法驾驭这样的杀意。

    就在他犯愁的时候,右手中的大帝之力突然出来了,驾驭这一股杀意,让威力更上一层楼。

    这个变化是自己生出来的,刘迁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他右手中的大帝之骨一直以来和他关系都若即若离,他虽然是在刘迁身上,但是似乎和他没有一个完全直接的联系,虽然可以动用那里面的力量,但是刘迁始终觉得,这似乎不是自己的东西。

    他一直以来,仰仗大帝之力多多,指极剑的出现也是因为大帝之力强大的缘故,所以才造成指极剑巨大的破坏力。

    但是现在仔细想来,这终究是外物,不是他自己的东西。

    他现在对大帝之力更加好奇,他右手的手骨似乎是一位曾经陨落的大帝,骨头里面依然有他曾经留下的力量,被刘迁给利用。

    很显然,如果他可以再得到一些骨头,他的力量会更上一层楼,以前他也是这样的想,但是见到殷发之后,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刘迁终于意识到,成为大帝的人曾经有多么恐怖,殷发在自己这个境界时候与自己一战,结果会是怎么样?

    看到刘迁沉默不语,袁守城还以为自己触犯到了刘迁的什么禁忌,连忙道:“额,是我唐突了,刘迁,如果有难言之隐,就不要说了。”

    刘迁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道:“没,只不过是用自己身体里面的一股神秘力量驾驭杀意,形成这种音波攻击。”

    袁守城心道果然是那股神秘的力量,他皱起眉头,感觉到了刘迁话语里面的一点意思,这一股力量,似乎不是刘迁自己的。

    他深知修炼越到后期,身体里面的真元就应该越是要精纯才对,但是刘迁身体里面却有一股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力量,虽然这股力量威力强大,但是长此以往,终究是有些不好的。

    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刘迁,看来你对这股力量,知道的也不多?”

    刘迁点点头道:“不错,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一股力量,你也看到了威力极其强大,指极剑的强大的破坏力,还有这个杀音,都是因为他才存在的。”

    听到这话袁守城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喜色,很多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借助外力,也能够发挥强大的实力,但是到了后面,外力的存在反而会影响到一个人的修炼,本来袁守城不打算多说,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刘迁身上,他就不得不说了。

    “如此说来,这个东西也算是外力,你可知道,修炼到后面,讲究的就是自身力量的一个精纯,现在固然厉害,但是等你以后修炼到更高的境界,这个东西就会成为你的障碍。”

    刘迁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现在他就算想要吧这个东西弄出去也是没有这么容易的,刘迁苦笑一声道:“这个道理我知道,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将来有机会,就应该吧这个东西给剔除出去,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

    袁守城看刘迁已经知道了轻重,也就不再多说,他知道刘迁心里有数。

    燕灵山却完全不懂两个人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刘迁的这一声长啸很厉害,他问道:“刘迁,这个手段有名字吗?”

    刘迁一愣,摇摇头,他不知道在殷发哪里,这叫做什么,不过他领悟到的东西和殷发又有一些区别,实际上算不上是殷发的东西了。

    他也不知道应该叫做什么好。

    “我听出这一声长啸里面似乎还有好几重变化?”

    袁守城眉头一轩问道。

    刘迁点点头道:“不错,一共有八重变化。”

    “果然,刚刚还没有到最后的变化威力已经这么厉害了,如果八重变化全部出来,我岂不是都要死在这一声长啸下了。”

    袁守城心里这么想着道:“既然如此,不如就叫他八转杀音好了。”

    刘迁念叨了一点笑着点点头道:“不错。”

    这个名字还是十分贴切的,三人在这里站了一会,但是再也没有发现别的东西了,心中依然是一头雾水,最关键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燕山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让燕灵山的祖祖辈辈都留在这里困守。

    刘迁问道:“燕大哥,山壁上面没有提到燕山里面到底有什么存在吗?”

    燕灵山摇摇头道:“没有提到。”

    他继续绕着闪避走了一大圈,但是没有看到任何文字和图画的形式了,三人一直走到了禁制的边缘,依然没有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