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大宋鬼医 > 089【初临上京】
    大辽国乃是中国历史上由契丹族在中国北方地区建立的封建王朝。

    公元916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称汗,国号“契丹“,定都临潢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南波罗城)。公元947年,辽太宗率军南下中原,攻灭五代后晋,改国号为“辽“,1066年改为“大辽“。

    如今的辽国国都,堪称盛世之地,不管是西来的西域人,还是南来的汉人,还混居着西夏人和女真人,可以说五胡杂居。

    大辽国近百年来,深受宋朝文化影响,如今野蛮的马上民族,倒也变成了文质彬彬的圣朝。

    作为大辽皇帝,耶律延禧甚至用非常隆重的方式来欢迎大宋使团。

    尤其在到达大辽都城门口时,一直呆在马车中训练小金的凌霄也被外面热闹的声响惊动了。

    他掀开车帘,映入眼中的就是那大辽人欢呼的模样,黑压压的看不到头。

    看着这些无论穿着打扮基本和宋人无疑的辽人,凌霄终于明白他们日后为何会被灭掉了。

    没了爪牙,学会了衣冠之举的野兽,最终会被真的野兽所击败。

    作为大宋使团的童贯高高地端坐在马上,他微笑着面对大辽人民的欢呼,实则在观察这些辽人的精气神。

    好的战士都是那种距离老远就能感受到杀气的士兵,显然,眼前这些辽人已经没了契丹人那种野性和血性,有的只是华贵衣冠,以及喜悦的呐喊,仿佛在他们眼中欢迎的不是宋人,而是凯旋的英雄。

    童贯那原本担忧的心放下了,这就是曾经猛如虎的契丹民族乎?彼饮马东陲,烽火西域的日子指日可待。

    童贯心中荡漾起难以名状的雄心壮志。

    ……

    骁骑校尉刘琦也看到了这些欢呼自己的大辽人,她看到的又不一样,在这些和谐的画面后面,是那些依旧穿着兽皮,头上梳理着辫子,甚至剃成阴阳头的契丹人。

    也许很多契丹人已经被大宋文化同化,但还有那么一些契丹人依旧是野兽。再看前面童太尉那傲人表情,刘琦不禁担忧起来,想起出塞前老将军种师道交代自己的那几句话,心中更是像压了石头般沉甸甸的。

    ……

    作为引路的大辽名将耶律野火对于眼前视若无睹。

    不用说,大辽人这种恬不知耻的欢呼又是自家那皇帝陛下弄出来的把戏。

    盛世吗?

    这就是盛世?

    盛世是用一刀一血拼杀出来的,不是靠着眼前嘴皮子喊出来的。

    耶律野火目光冷峻,心如坚冰。

    ……

    大宋出使团队四千多人在辽人的欢呼声中进入了大辽都城。

    作为出使团队的首领,童贯,端明殿郑大学士,以及刘琦等人分别随着耶律野火觐见大辽国国主耶律延禧。

    凌霄等一般品阶较低的,就只能够在宫殿外面候着。

    古代礼仪非常繁琐。

    像这种觐见是初来之后的首见。过后,大宋众人还要沐浴更衣,再次觐见大辽国主,这叫次见。然后大辽国主会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设宴。亦或者,直接把人放入使馆,不再理会。倘若设宴款待,就是三次觐见。每次的套路都不一样。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童贯等人这才出来。风尘仆仆的模样,宣布,去使馆歇息。

    ……

    沐浴更衣。

    凌霄总算在木桶内泡了一个澡。

    浑身泥渍,还有酸臭全都一扫而空。

    凌霄甚至想,这会儿那赵若兰该不会也和自己一样泡在浴桶里。

    美人出浴,端是美丽。

    黑狗小黑伸着爪子逗弄着装着小金的酒葫芦。对葫芦中的这小小蛇,它充满了畏惧。可是在畏惧中又充满了好奇,以至于它不断地吠叫着,似乎在宣告自己是多么强大,多么不怕对方。

    凌霄捧了水泼洒在小黑身上,一直都不爱洗澡的小黑哀怨地发出唔叫。

    酒葫芦在地上滚动了一下,吓了小黑一大跳。

    凌霄伸手将葫芦抄起,拔出塞子,然后就见小金蛇乖巧地从葫芦中爬出来,缠绕到凌霄的手腕上。凌霄逗弄着它,和它说着话。

    小黑吃醋了。就又叫了开来。

    小金蛇故意在凌霄手臂上游来游去,一幅撒娇模样,摆动着小尾巴,荡漾起浴桶中的水纹。

    小黑叫声更大了。

    敲门声响起。

    阿丑在外面说:“凌霄,好了没有,我们出去走走吧!”

    来到辽国以后,阿丑就急不可耐,想要四处转转看看这个宋人口中恶魔般的国家。

    所以在休息以后,他就迅速洗刷一个澡,迫不及待地赶来找凌霄一起转悠。

    凌霄应了一声,这才起身擦拭身子,穿衣服。

    小金蛇就依附在他的脖子上,宛若一条细细的金项链。

    直到凌霄穿戴完毕,敲了敲葫芦,小金蛇这才有些依依不舍地重新钻进葫芦里。凌霄顺手在里面丢了一粒药丸,那是他炮制的丹药,可以帮助小金蛇更好地成长。

    门开了。

    阿丑正等着凌霄,小黑跑出来在阿丑胯下钻来钻去。

    凌霄招呼阿丑道:“走吧,出去转转,但要小心,毕竟这不是咱大宋,万一出了事儿可能会有大麻烦。”

    阿丑说声知道,他只是好奇这些契丹人是怎么过活的,并没有招惹是非的意思。再说了,就算他阿丑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大辽国乱来。

    ……

    辽国的城市十分繁荣,酒肆,勾栏,以及做买卖的商铺一样不少。

    街道上人来人往,穿戴也都阔绰,可见这里的人都很富裕,相比来时辽国那些偏僻地方,衣不蔽体,茹毛饮血的族群,这契丹人也真的分化了。

    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凌霄和阿丑在辽国都城上京好好地游览了一番。

    据凌霄所知,辽国实行五京制,五京中上京临潢府为正式首都,其余四京为陪都。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南京析津府(今北京),上京临潢府(首都,今内蒙巴林左旗林东镇南郊)、中京大定府(今内蒙赤峰市宁城县大明镇)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市)。

    而上京是辽国的真正大本营,无论是驻扎军队,还是经济政治都要比其它四京强上许多。

    不过上京地方实在太大,两人转悠半天,这才走了不过几个街道,几个集市。

    凌霄感觉有些口渴,正要招呼阿丑一块儿去酒肆饮些茶水,这时身后传来一些异声,在集市吵闹声以外,他听见了一些串铃的声音,乍听时很象走方郎中手里的那玩意儿,其实却是扣结在牲口颔颈上的响铃。原先只不过是很模糊的一种声音的意识,不过转瞬的当儿,那种声音已变得十分清楚,显著而错综。

    ????所谓“错综”那是因为听见了别种的声音——蹄声。

    并且是纵马狂奔的马蹄声。

    ????在这样人流熙攘的闹市,有人如此,也不怕伤人。凌霄禁不住循声望去,一看,吃了一惊。

    ????老实说,在这闹市,这么大规模的马阵是很少见的。一共来了多少匹马,一时还弄不清楚,不过第一批八匹坐马,却已经清楚在目。

    ????八匹大概同属于一个颜色——黄色的骏马,并成一横列,以同样快的速度,践踏着被掀翻的水果,枣儿,风驰电掣般的疾快,刹那间已临近前。

    ????如非是八匹马的颈项上,都拴着一串醒目银铃,单单只凭蹄声,那是不易听出来的。

    ????此刻,那些串铃声非但清楚在耳,甚至于已有些震耳了。月光之下,八匹同色的骏马上,各自端坐着一个十分魁梧的汉子。

    ????八名汉子,看起来几乎是同样的高矮,也是同样的姿态,同样的衣着。

    ????每人一袭缎子的箭祆,那是大辽国勇士常见的衣服式样,前大襟一角拉下来,露出祆里子,老大的一块皮裘。

    ????八个人脸上也都扎着同样色泽的一根丝绦,在他们每人坐鞍之前,各悬着一口细长微微弯曲的长刀,刀的式样,甚至悬挂的地方也完全一致。

    ????在凌霄惊奇的注视之下,这一拨八匹健马,已自眼前风驰而过。那是很雄迈,整齐壮观的一列马步。如其说马步的划一令人惊讶,不如说马上人的精神划一更令人惊异。

    ????八个人不如说八“尊”人来得恰当,因为这些人看上去简直就象木头雕刻出来的一样刻板,八双锋利的眸子,只注意着前方。

    如此闹市,如此怪异的八人。

    就在凌霄无限惊异的眼光尚未离开这八骑人马背影的一刹那,他耳中却又听见了第二拨马蹄的声音。

    ????第二拨是四骑人马,马色大概是枣红色的,马上人的衣质,同样属于缎质,只是色泽较浅,每人头上多了一顶同样色泽的风帽,帽后飘着长长的两根帽翎,日光下十分潇洒。

    ????这四匹马同先前的八匹马一样,风驰电掣的由凌霄面前奔驰而过,给与凌霄的感觉,只是惊鸿一瞥,除了惊奇以外,什么都来不及思索。

    ????然而当他再回过头来时,情形就更不一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面前又出现了两匹马,和一辆闪烁着金漆光泽的彩车。两骑人马,连同着这辆双辕二马的金漆座车,就在凌霄回过身来的一刹那,已近眼前。

    ????首先映在他眼前的是马上一双神秘男女,男女二人,各人跨骑在一匹雪白的骏马之上。这两个人可不似先前那两拨人马那般的刻板,也许是他们身负的使命远较前行各人为重,或是身分不同。总之,就在他二人方一发觉到眼前凌霄这个人时,两个人情不自禁的同时扣勒住马缰。两匹奔弛正疾的坐马,陡地收蹄,就地里打了个圈子,牲口不住的打着响鼻,马上男女四只明锐的眸子,已经目不交睫的盯在了他的身上。

    原因很简单,凌霄挡住了他们的路。

    再看四周其他契丹人,不知何时早已躲避一边。就连阿丑也躲到了酒肆里面,唯有凌霄因为好奇和惊异,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