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良缘多磨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滚的远远的
    苟孝儒脸色惨白,他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眼睛只睁开一条细缝四下搜寻。谷太医带医童正在帮他查看开始愈合的伤口。怡人脸色憔悴的端着一碗药站在床头。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儿。

    看见颜倾颜进来,苟孝儒眼里闪过一丝欣慰,随即将眼睛闭上。他应该是在找她,昏迷这么久醒来就找她。

    “苟先生……。”

    颜倾颜只觉得眼眶一热,喉咙被卡住说不出话来。两位太医,医童还有丫鬟,怡人。她不能将同苟孝儒的关系明确化,会让别人多想,对自己同苟孝儒都不利。毕竟当年苟孝儒也算是忘恩负义,攀高灭低,而她也因为沐寒风柳无影出手,以牙还牙,变本加厉了。

    两人都害了彼此,也算成全了现在的生活。她做了大凉国最有钱的沐家的的当家夫人,他是学识渊博的先生,她有了儿子。他也即将当爹。

    她能给他一辈子的锦衣玉食,妻妾成群。他救了她一命,为了她可谓是费尽心思。如果不是他将怡人拉拢过去。沈凝香的事儿也不会这么快的被沐寒风发现,也就不是那么快顺藤摸瓜查出厉王的事情。

    总之说来,她欠了他的。

    “少夫人,苟先生已无大碍,只是血流太多,身子虚弱,需要好好休养。不才这就给他开一些滋补身子的药,只要好好养着,过上一年半载就会好的。”

    杨太医是内科权威,以边给苟孝儒的伤口换药,一边告诉颜倾颜。

    “谷太医杨太医医术高明,救死扶伤悬壶救世,实乃医界楷模。倾颜愿意帮两位神医各自开医馆。所有的费用沐府出,医馆归两位。”

    每一位医者都梦想有家自己的医馆,但是虽然是国手,拿的却是朝廷俸禄,赚的也是有限的钱。开医馆不比别的,的有丰厚的经济基础,因为稍微稀有的药材都是很珍贵的,还要有库存。而且赚钱并不快,一般百姓自然不赚钱,赚钱的也需要有效果。况且大凉国盛行馈赠物件,也就是医好了那富贵人家什么主子的的病,会赏赐珠玉等物件,有价无市的。

    所以谷太医杨太医做了这么多年太医,也给好些权臣府上坐诊,却没有足够的资金开属于自己的医馆。

    两人自是感激不尽。尤其是杨太医,只是被自家师兄请来,就得了一家医馆。沐家少夫人真的是出手大方。

    “绿翘,让人去找灵宝,让他来见过两位太医。在青柳街华顺街各找一家门店开医馆。准备购进药材,具体的还请请两位太医写出来,交给他去,最好是派自己的弟子亲自去办。什么镇店之宝,外行也不认识。”

    进药材那不是简单的事儿,需要内行。

    “不才让小儿去”“老朽长子已经出师,可以自立门户。正好去锻炼锻炼。”

    两位太医都有徒弟,首席自然是自己的儿子。

    杨太医这边最有潜质的是小儿子,谷太医是长子。

    “这样好,医馆开了,可以由家里的公子坐诊。两位有时间可以去坐堂。两位忙,苟先生就拜托了,怡人辛苦。一会儿灵宝来了,让他去找两位公子。”

    颜倾颜说完走了出来。

    苟孝儒已经醒来。没有了生命危险,她也就放心了。

    苟孝儒的身体非常的虚弱,不宜过多打扰。她自己也不想留下来,看到他的样子心里难受内疚。掩饰起来很难。

    见她走了,谷太医也跟了出来。怡人低下头,脸上的肌肉很不自然的抖了几下。直觉告诉她,少夫人同苟先生之间一定有关系,但是却捋不顺到底什么关系。但是她可以肯定不是男女私情。

    因为两人从来没有私下交往过,唯一的一次是在沐府。她跟了沈凝香这么多年,并不笨。少夫人身份地位这么高,绝对不会对她的苟先生有所企图。不管他们有什么关系,少夫人帮了她。只要留在苟先生身边,不被沈凝香牵连,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少夫人,老朽有件事儿的告诉少夫人一声,苟先生这条命虽然保住了,但是以后恐怕不会有子嗣了。不过老朽一定让他还是个男人。”

    谷太医说的小心谨慎,但是很认真。

    颜倾颜顿了顿,才说:“那就保住怡人肚子里的孩子,拜托了。”

    挨了那么多刀,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他很多年以前就受过屈辱型的伤害,这样的后果也不难想象。好在怡人有了身孕,现在只能尽力让怡人平安生下孩了。不过怡人的地位的随着孩子提升。

    苟孝儒没有危险,却再也没有得到孩子的机会。想到雨烟,她有点头疼。

    回到牡丹园,人还没走近主屋,就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

    沈凝香!怎么会有这样毫不掩饰的哭声。不是应该哭也不露齿的么?她看了绿翘一眼,蹑手蹑脚的偷偷顺着房根溜过去,将耳朵贴在门缝偷听。

    就听到沐寒风凌厉的声音在哭泣声中贯穿:“闭口,不要鬼哭狼嚎了,本公的孩子?听着恶心。实话告诉你本公从来就没碰过你,何来孩子!滚,不想死就带着你肮脏的身子滚得远远的。”

    “寒风哥哥,你,你怎么这么狠心!凝香这么多年心心可都是寒风哥哥啊!”

    沈凝香跪在地上紧紧抱着沐寒风的腿,声音凄惨极了。

    只见沐寒风轻轻抬脚。她的身子便飞了起来,落在几尺之后。

    “滚,本公不想说第二次。”

    沐寒风说完起身往外走。

    颜倾颜头皮头发麻,慌忙弯着腰又从回廊根部溜跑。才跑下长长的回廊,沐寒风已经出来。

    看到她神色慌张,鬼鬼祟祟的。

    问了句:“怎么了?苟先生情况不好?”

    “还好,不过……。”见他没有怀疑他偷听,这才将关于苟孝儒的一切说给他听。

    柳无影果然没说,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再隐瞒。

    沐寒风听的一脸唏嘘长叹一声:“看来本公还害了他,有些事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

    那些久远的事情他已经没有多少记忆了。苟孝儒曾经在他眼里犹如草芥,他都不屑于亲自动手,但是他却一步一步的顽强靠近,还救了颜倾颜,从另一个侧面帮了他。

    “他好了以后,都城的学堂就交给他吧。以后他就是孩子们的舅舅。”

    “怡人就跟着他吧,至于雨烟,平妻就免了吧,如果她愿意,做个侧室好了。”

    这么会替别人考虑了,还很通情达理。

    颜倾颜忙屈膝道谢:“多谢夫君,夫君真有人情味。看来近朱者赤这就话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