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新黑王记 > 第五十一章 故人绝
    “大汗,您是指,战王其实已经实力大损了?”朝克图急声说道。

    “……可能。”

    多颜.蔑尔骨点头,握着刀的手时紧而又时缓,“我心里很清楚,像百里天涯,贺长安等,都是些内心固执,又不想做变通的家伙。他们做事,向来直来直去。但刚才贺长安的举动,同以往的他相比起来,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朝克图问道。

    “贺长安对敌,向来都是选择对攻。”多颜.蔑尔骨慢声说道。

    “对攻?”朝克图随即恍然,目光闪动,说道:“大汗,您刚刚因为苏伦,对他出了手,但战王却只有闪躲,并未反击!”

    “对,他一刀都没有出。像这样的举动,我从来没有从贺长安的身上看到过。另外,他在离开时,已经散去了身上的护体元气。北荒的风,还是很冷的……”多颜.蔑尔骨说道。

    “也就是说,现在的战王,已经达到了极限?!”朝克图望着南方,迟疑片刻后,低声道:“大汗,我们遣出狼群,追上去!”

    多颜.蔑尔骨一时不语,而后笑出一声,摇了摇头。

    “现在追,有些晚了。”

    “既然战王已经带伤,走得必然不会太快。而且,他未必会选择和暗王军在一起,八成是独自越山而行!”朝克图说道。

    “哈,那你便去尝试一下吧,不过别抱有什么希望。已经完成了捕猎,重新返回巢穴的虎,怎么会轻易地被人找到。”霜王走向营帐,一边说道。

    “能遇到战王虚弱的时刻,实在是太过难得。”朝克图极为遗憾,叹道:“这样的机会,我想,以后——”

    “以后再不会有。”

    霜王干脆地截断了朝克图,停身说道:“我预计,贺长安应该会很快到达顶端。”

    “顶端?像黑王那般的……顶端?”朝克图问道。

    “我们都知道,金,火,是为相克。而贺长安,竟然在这些年里,一直以金行之身保存着贺绌的火焰。如今,他终于将那些火焰释放了!摆脱了过往的束缚,不再压抑自己的战王,会走到何种境地?……我已是,能看到了。”

    “……圣灵境界么?”朝克图声音发苦。

    “哈哈,能达成圣灵的贺长安,的确有资格去整合天下!到那时,百里的神武意志,也必定会重新复活。所以,我们不能冒着被贺长安盯上的风险,现在就将阳北彻底捣毁。”多颜.蔑尔骨说道。

    “就如大汗您与战王约定的那样,我们南下的大军,要在到达华兴城时收手?可这样的话……”

    朝克图略有些迟疑,说道:“我想,桑昆.莫胡卢,以及龙骨长岭的那几个部落首领,应该会有些怨言。”

    “这由不得他们,一直率着性子做事的人,只会走上死路!连百里都逃不掉,更别说其他人。现在的我们,仍然不算天下的主导,只能接受别人赋予的角色。”多颜.蔑尔骨说道。

    “角色……作为战王的盟友,对抗虫族?”朝克图细细思索着,脸上隐隐有些忿怒,低声说道:“去沉沙界的那两千里路,就得耗光我们的所有存粮。各个部落的战士,又有多少人,会死在那里?”

    “就是这样,我们付出的多,得到的却少。”多颜.蔑尔骨低笑道。

    “大汗,终有一天……”

    朝克图抚去脸上的全部情绪,只留下了自双目中泛起的坚定与狂热,“我们北荒,会成为天下的主宰!”

    霜王的神色,亦是这般。

    “终有一天。”

    ……

    ……

    ……

    从契擀海日苏起,浩浩风遍及山野,时刻都在耳畔回响,一直持续到风眼山脉的顶端。

    在黎明即将来临之时,贺长安到达了这里。

    接着,他回身过去,落手空挥一记,雪上的几枚足迹立时被气劲消去。

    抬眼北望,正有稀疏的火光绕过雁荡山,渐渐地多起来,直至连成一片。

    那些人,是之前从契擀海日苏撤退的阳北大军,贺长安一人绕路而行,依旧来到了他们的前头。见了这一幕,他脸上的疲倦神色略消退了些。北荒信守了对他的承诺,并没有试图追击。

    稍后,贺长安二度动身,在突然变得温顺起来的风中翩然下山。

    出北荒,入阳北。

    日耀中州,阳北,为阳之北。

    ……

    ……

    ……

    百里路后,路逢郁岑河。

    发源于西陆与北荒交界处的风眼山脉的西北段,贯穿阳北,最后汇入应龙江的郁岑河,在此时仍未冰封,流水滚滚东行去。

    立于北岸,贺长安向前方探出了手臂,在手里的,是昨日屈楼侯亥赠与的酒囊,看上去已是空了大半。他松了手,酒囊落入河中,顺流飘远。随着水流忽地一旋,用来堵口的皮子脱离了酒囊,河水顿时往囊中灌去。

    酒囊慢慢鼓起,当刚刚进入囊里的水重又泛出时,却变得和之前不同了。

    那是红色的水。

    一条殷红色的飘带,渐渐远去。

    贺长安跃身过河,继续南行。

    不知在何时,他的飘逸身姿已然不再,束发披散,白衣染尘,犹如飞倦了的鸟。

    雾梁山,就在郁岑河南岸。

    一山,因一人进入而震颤。

    ……

    ……

    ……

    一路上,无形无数又无法停止的锋锐气刃,一直在把脚下的坚硬岩石切成碎块,细细的石屑一层层地向山下滑落,好像河流。

    贺长安逆流而上,直至山顶。

    “又是,一段路。”

    他拄刀撑住身体,笑容慢慢露了出来。

    “百里,这便是我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如果换做是你来,会不会更漂亮些?”

    万籁俱寂。

    恍惚之间,耳旁响起了话语声。

    ……

    ……

    ……

    “你就是贺长安,对么?”

    “废话少说,来,动手吧!”

    ……

    “恕我直言,在场的各位都是废物。”

    “连华兴城,都能在北荒二十万人马内撑过一年。这么大的一座奉元城,凭什么守不住?”

    “白老爷子,白山恒,白月……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你们舍不舍得,把所有的青龙军精锐都投进云中?”

    “好,半日之后,鹰城城头见。”

    ……

    “炎漡就是个蠢货,老子才不和他讲什么道理,老子就是要搞死他!”

    “姓贺的,虽然白月的确是一位好姑娘,但是,你真得决定了?”

    “因为慕莎也是好姑娘,我觉得你后悔的。”

    ……

    “天柱之巅的星空,和其他的地方比起来也没什么区别。是不是?”

    “在我看,每一颗星星上,都挂着一个人的脸,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

    “大星象师长孙澈说起过,那颗星辰,就是我的命星——诺,有点儿发暗的那颗。”

    “哈,瞎说!怎么可能?我的命星,就该是最大,最亮的那个!”

    “对,就是它,月亮!”

    ……

    “史书的记载,有多少是骗人的,或是漏下的?人们都向往曾经的那些王朝盛世,可盛世只后的乱世,哪一次不是死去千万人?”

    “不能安于现状!我们可以走出一条新路来,现在就可以!不是么?”

    “贺重的权力过大?我了解,但目前确实没有另外一个人,能比肩你的那位哥哥。”

    “放心,在如今的我的视界中,已经完全不存在死角,一切尽在掌控,那些潜伏在阴影里的敌人,不会有机会。”

    ……

    “妖兽一定要打!”

    “不比西陆,殇茫群山的外围太过参差,无法建起长城……必须打!我们要先发制人,不,制兽。”

    “告诉你一个秘密,兽皇居然是一个女人……看上去是。”

    “妖兽祸患几近平复,我已打通应龙江要道,樊印和霍沧澜会从现在起集合民众,大修水利,阳北及东州的道路也即将连通。待三年后,我等物资充沛,人族心意凝聚,兵马齐动,必能踏平虫族!”

    ……

    “对了,我有一个想法,先拿腾雷做个试验……如果真得能成功,在不久之后,我便可以为你重塑身躯。那些钢铁,迟早会成为你进入圣灵的阻碍。”

    “走到现在,我们犯了很多错误。在以后,应该会有更多吧?这些都将落到我头上……毫无紧要,换做别人,也接不住它们。”

    “你难得走出一次西陆,说实话,现在我希望你能留在天启。”

    “哪怕是一段时间也好,比如,三年?两年?唉,一年也好……喂,我可是认真的!”

    ……

    “立刻撤军,撤出坨拉卡。”

    “立刻。”

    “速来天——”

    ……

    放眼万里,故人长绝。

    ……

    ……

    ……

    长刀离手,顷刻间就在岩石上破出了一道细窄但极深的裂缝。

    “百里,我们的时代,会——”

    含笑自语间,战王倾斜了身躯,落进裂缝之中。

    “再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