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天元真人、天马真人、天灵真人,三人都是天池器灵,隶属于三座天池。笔趣阁  bqgxsw.com然而此时,他们的命运相同,等待他们的可不是什么好下场。

    命运石之门的器灵藕霸,他那条怪舌上的莲花倏然炸开,炸出一宝幢来,宝幢下还挂着条幅,条幅上书写着“见基行事”,而受其影响,首当其中的就是三位真人。

    “哼,只能甩一甩贫道的黄金大姬姬了。”天灵真人吼道。

    “上吧,道友,这时候不表现,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让那些该死的蠢货见识一下你大姬姬的能耐。”天元真人怒道,“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太嚣张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道友,用你的大姬姬砸他。”

    “道友,我们之前有些误会,可现在误会解除了,我们还是朋友。”天马真人的马头笑道,“所以希望你忘掉过去,向前看。”

    “就是就是,道友,过去的就让它翻页吧,我们应该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天马真人的人头也道,“藕霸以一己之力挑衅我们三人,是他自不量力。”

    三位真人明知不是藕霸的对手,还不肯拉下脸,去求别人,反而相互打气。

    也许那就是骨气,也是他们所剩无几的自尊了。

    听到天元真人、天马真人的鼓励,天灵真人哈哈笑道:“道友们,你们终于知道谁是爸爸了吗,贫道才是,你们都是儿子,相当于吾儿。”

    “尼玛,要不要那么啰嗦,甩出去你的黄金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敲死藕霸再说。”天元真人吼道,“你如果能杀了藕霸,贫道叫你一声爸爸又如何。”

    “好胆魄。”天马真人的马头惊道,“天元道友,你真的肯叫天灵道友爸爸吗。”

    “爸爸去哪里了,难道也要在天池里上演吗,好刺激,好激动。”天马真人的人头亦道,“天元道友,你放心,我们就算听到了也不会讲出去的。”

    三位真人互相吹捧时,他们距离白色的宝幢更近了。当然,真人们也是又惊又怒,而在最前面的那人即是天灵真人。“几个废物,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吾身上了。”天灵真人不屑道,“也罢,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贫道黄金大姬姬的能力。”

    喝!

    只听天灵真人大吼一声,双臂勒住他那杆大姬姬,将其抱起,“去吧,吾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

    轰隆隆。

    天空都被天灵真人的黄金大姬姬给砸出无数断层,进而十方塌陷,云海沸滚。

    “雾草,好个天灵真人。”

    “他要释放生命最后的辉煌吗。天灵真人不愧是三真人里最强的那人。”

    “哈哈哈,说的好,只是他背叛了主人,太遗憾了。他终将死在天池之中,吾等会厚葬他的。”

    “可惜了,天灵真人难逃一死。”

    “别看天马真人有两个脑袋,可与天灵真人一比,真是犹如天壤之别,天马真人就是烂泥,而天灵真人是天上的云朵。”

    “还有天元真人,炼化了怪虾的尸体,长得也越来越像怪虾,可他的气质还是那么(消声)琐,并无半点怪虾的高贵气质。难怪他连天马真人都比不上。”

    “简直了啊。”

    “天灵真人拥有好壮观的黄金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等一下,你们忘了吗,天灵真人的大姬姬还是食为天虫的母虫赐予他的,是用黄金食为天虫铸就的……”

    有只蟹形人忽然醒悟过来,不由惊叫道。

    如果食为天虫逃掉了,那岂不是说天灵真人也会失去他的大姬姬,再次变成(消声)监。

    事情真是越来越严峻了,而三位真人之中有两位不怎么争气,只能靠天灵真人了,可天灵真人再厉害也难抵挡住藕霸的疯狂攻击。

    “呵呵呵,米粒之光,也敢绽放。”藕霸冷笑道,“三位道友,并非我心狠,而是太果大师想得到你们,我只好抢先一步将你们擒下来,或者……”

    杀掉!

    你们如果死了,大师也不能利用你们,也能让你们落得全尸,岂不美哉。

    哗啦!

    蓦地,“见基行事”四个血字陡然升起,而其中的“见”字犹如山岳,向前撞去,在它前方,血浪翻滚,迸起数千丈高,声势浩大。

    “靠,贫道就不信杀不出一条血路来。”天灵真人吼道。

    话声落,天灵真人的双臂居然化掉了,像是汤汁,洒在那杆黄金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登时,他之大姬姬在瞬间颤幌三万次,一团团光球飞旋而出,小的只有米粒大,而大的像是宫殿。

    砰!砰!砰!砰!

    金色的光球撞在红色的“见”字上面,刹那间,血浪冲天飚射,荡扫十方。而数千个大小不等的光球像是泡沫似的炸掉了,并不能阻止“见”字前进的方向。

    “哈哈哈。”藕霸笑道,“天灵真人,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是怎样的错觉才让你主动挑衅我。”

    愚蠢,你实在是太愚蠢了,简直蠢到家了。

    见基行事,四个血红色的大字,只有一个“见”字飞出去,足以镇住三位真人,何况还有三个大字并没加入到战场之中去,而且那白色的宝幢还在后面压阵,随时都能冲上去,收拾残局。

    大局已定,或者说藕霸已经看到最终的结果了,是三位真人跪在地上,毫无尊严。“给你们脸,可你们不要,非要让我打你们?”藕霸冷笑道。

    轰!

    蓦地,天灵真人的黄金大姬姬向前捣去,它因为吸纳了真人的双臂,凶威更甚,那金色的光泽之中闪烁着一缕缕紫光,高贵的基老紫。

    “嗯?”藕霸眼里有寒光一闪而逝,那是什么,为何天灵真人的黄金大姬姬变了,不可能的。

    然而只是藕霸犹疑的刹那,天灵真人的大姬姬贯穿了那个巨大的“见”字,登时,血河尽数散去,而“见”字也成了过去,什么都没剩下。

    “漂亮,太漂亮了,做的漂亮。”天元真人喜道。

    “天灵道友,你果然能成为吾辈的爸爸。”天马真人的马头笑道,“想不到你已经摧毁了一个血字,还剩下三个,你再努力些,争取将它们都给捅碎。”

    “道友,相信你自己的黄金大姬姬吧,它拥有无限的可能,只要你想,你什么都能做到。”天马真人的人头也道,“我们都相信你,上吧,道友,你让我们见到了胜利的曙光,虽然很弱,可终将照亮前方。”

    天元真人、天马真人,甚至是天灵真人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为何食为天虫的母虫没有帮倒忙。”天灵真人心忖。

    只要母虫愿意,她随时都能唤走她的后代们。而天灵真人的大姬姬正是有普通的食为天虫聚在一起才形成的。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贫道的,就连母虫都不与吾为难,哈哈哈,藕霸,看贫道如何拆了你的四个血字,让你血本无归。”天灵真人窃喜道。

    腾!

    天灵真人遽然而起,他人与姬姬合而为一,犹如长龙破空而去,势不可挡。

    “就该这么做。道友,你太帅气了。”天元真人道。

    “我们为你感到自豪,道友,去吧,打破藕霸的专制,我们才能获得自由。”天马真人的马头亦道。

    “想不到天灵真人才是我们之中最有出息的那人,哈哈哈,使我们对不起他,以后不会这样了。”天马真人的人头笑道。

    天池之中,一群蟹形人也是惊呆了。“又来了吗,奇迹怎么那么多。不久前,藕霸还很强势,占据绝对优势,且能吊起来打三位真人。可现在怎么啦,天灵真人用他的黄金大姬姬奋起而追,竟然不输于命运石之门的器灵,至少气势上不输。”

    “让人刮目相看。”另外一位蟹形人道,“天池里的变太多了,可奇迹同样也多了起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兴许天灵真人真的能以下克上,解决掉命运石之门的器灵。”

    “也许吧,你们要知道,只要命运石之门尚在,藕霸就有可能长存,他的气数甚至要比螃蟹公还要强。”

    “这就是特权吧,石门赋予藕霸的特权。谁让人家是命运石之门的宠儿。”

    “你们说藕霸是命运石之门的宠儿,可他真的是石门的宠儿吗,我可不这样认为。为何当今石门之主是绿羊真人,而非藕霸。”

    “呵呵,绿羊真人只是明面上的主人,其实,有很多超级大佬,绿羊真人也不敢动他们。否则会引起石门的动荡,谁也别想安生。故而,绿羊真人才能维持他的统治,因为他趋利避害。”

    “照你这么说,绿羊真人比我们的主人螃蟹公还要势利,还要冷酷,还要聪明,是不是!”

    “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不要诬陷我。主人他是天池之主,要什么有什么,在天池之中,他就是皇帝,我们的皇帝,衣食父母。”听到同伴说的那句话,之前的那只蟹形人吓坏了,谁敢数落螃蟹公,这不是找死吗。

    不知为何,蟹形人想到了绿羊真人,命运石之门里面的主宰。其声势要比三公还浩大。但凡石门里的生灵,谁人不识绿羊真人。

    见基行事。原本有四个血字,如今,“见”字已然破掉了,只剩下三个字。然而白色的宝幢仍在,只要它还在,天灵真人、天马真人、天元真人的危机就没能完全除去。

    嗡!

    宝幢轻轻一振,登时,声浪迸开,抛叠而去,无数凄厉的啸音像是狂风般扫向天灵真人。

    而“基”、“行”、“事”三个红色的大字也显得很不耐烦,若非宝幢的制约,它们早已飞出,不撞死天灵真人决不罢休。

    崩!崩!崩!崩!崩!

    那从宝幢散发出去的声浪都被天灵真人金色的大姬姬给撞破了,登时烟消云散。

    天马真人与天元真人更是在后面大呼小叫,为天灵真人助威,极是嚣张,好像他们也拥有黄金大姬姬似的。

    “太解气了,看到藕霸吃瘪,贫道心情无比舒畅。”天元真人道,“等吾修炼了逮虾户神通,石门虽大,再不能困住贫道,吾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逮虾户神通乃是天池怪虾自创的大神通,号称是石门第一遁速神通,无人能及。尽管天元真人炼化了怪虾的尸体,可仍没能寻到逮虾户神通的修炼之法。他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天元真人也知终其一生,也许难以如愿。

    “道友,吾等助你早日成功。”天马真人的马头笑道,“天池怪虾是什么人,你我都很清楚。他要是还活着,什么水葫芦女,什么螃蟹公,在他面前,都不值一哂。唯有怪虾才能冠压群雄。”

    “可惜,天妒英才,怪虾大人还是死去了,只留下了一座空的天池。”天马真人的人头笑道,“遗憾呐,如果天池怪虾还有什么宝藏留下来了就好了,我们兴许能借机发达,进而走向人生巅峰。”

    哼,这两人没安好心,又想套贫道的话。贫道怎会上当,随你们怎么说,吾都不会搭理你们。天马真人,你妄想得到天池怪虾的宝藏,做梦去吧。“就连贫道都没能找到,你们何德何能,焉能有那逆天的运气。”天元真人心里不屑道。

    “藕霸,受死吧!”蓦地,天灵真人大声道,“贫道的双臂早已和这杆黄金大姬姬融会贯通,世间再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你还是死在贫道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下,这样你才能彻底死去,再无任何遗憾。”

    “哈啊?”藕霸白了一眼那支金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小子,你有多瞧不起我啊,你的大姬姬不过是食为天虫的害虫聚在一起所形成的,想要除掉它们,易如反掌。

    呼!

    藕霸手臂倏扬,基、行、事三个血字飞了出去,登时,血雾弥漫,铺天盖地,方圆万丈内,血海涌动,犹如末世降临。而天灵真人那杆黄金大姬姬散发的光芒也被血雾给掩盖了。

    “呵呵,藕霸,你负隅顽抗,不知放弃,向贫道投降,吾今天只能灭了你。”天灵真人喝道。

    蓬!蓬!两声过后,天灵真人的腿也炸开了,化为紫色的长流,没入金色的大姬姬之中。“贫道不惜废掉自己的四肢,为的就是杀掉你。”天灵真人冷笑道。

    没有付出,焉有回报。天灵真人对自己够狠的,先毁了双臂,再毁掉腿,“都这样了,如果还不能杀掉你,贫道只好……”

    砰!砰砰!

    天灵真人的黄金大姬姬将三个血字给撞翻了,并将方圆万丈内的血海给震开了。“哈哈哈,藕霸,你看到了,贫道才是无敌的。”

    “道友,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命运石之门的器灵道,“你忘了捧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