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玄门真祖 > 第1657章 军帐交锋
    行金报名通报之后拢袖在雪地里等了半晌,最后在一个将领的引领下走进了军营中,七拐八拐下,终于来到了中军大帐前。笔趣阁  bqgxsw.com

    此时帐前立着一队威武挺立的兵士,各自拄着兵刃守卫着营帐中的安危。点点朦胧的灯光从军帐的缝隙中投射出来,在雪地上跳跃不已……

    眼见二人来到近前,守卫们上前打量了行金一眼,各自带着一丝哂笑上前,准备搜身。

    其实他们心中十分清楚,大祭司何等的修为,哪怕来人带着刀剑进去,又岂能伤的了他的毫毛,他们这么做不过纯属是在羞辱行金罢了。

    眼看他们一脸不怀好意的围了上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行金虽然长相憨厚,可并非没有脾气,怎堪受几个小兵卒的羞辱。

    他衣袖一甩,平地卷起一阵罡风,连声惊呼之后,几双摸过来的手连同他们的主人立即弹飞了出去。

    还未等剩下的那些守卫们反应过来,帐帘无声的掀起,行金一步跨出,消失在了中军大帐外。

    “哪里走!”

    戏弄不成反被耍,那些守卫们怎会甘心,纷纷提着兵刃冲入了帐中将行金围起,下一秒就要将行金乱刃分尸。

    “住手!”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军帐深处传来,众人听到后举起的兵刃悬在了半空中。

    发令乃是大祭司狼松,他们又岂敢违背。

    “你们退下去吧。”大祭司挥了挥手。

    众守卫不敢抗命,狠狠地瞪了行金一眼,最后朝着大祭司所在的方向躬身一礼,伴随着一阵衣甲碰撞中走了出去。

    接下来,帐中只剩下了行金与狼松二人。

    行金目光在帐中环顾一周,发觉帐内空间极大,四周贴着厚厚的毛毡,帐中央放置着一个铜火盆,盆中燃烧着一堆木炭,丝丝火星暴起中,幽幽的松香味萦绕满帐。

    营帐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张木蹋,榻上铺着一张华丽柔软的素色毛皮,大祭司正悠闲的斜躺在榻上,胳膊下垫着一个厚厚的软垫,手中捧着一卷泛黄的书册。

    身前的矮几上放着一盏明亮的油灯和一只小巧玲珑的瓷杯,杯中正冒着丝丝缕缕热气,散发着浓浓地茶香。

    明明翌日便是一场大战,他却悠闲自得,浑没有半点大战前的紧张,仿佛对明日一战充满了信心……

    “见过前辈!”行金笑吟吟的躬身一礼问候道。

    大祭司仍是斜躺在榻上,并没有起身,不过总算是将手中的书卷合上,随手放在了身前的矮几上,笑问道:“原来是贤侄,你不好好的在家中准备明日的决战,深夜来此见老夫有何贵干?”

    狼松笑容转为嘲弄,调笑道:“或者说,莫非你们自觉不敌,特意过来准备向老夫请降不成?”

    “呵呵……”行金摇摇头,失笑道:“前辈还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我这次过来,却是专门为了劝前辈退兵的。”

    “退兵?哈哈哈……”狼松一愣,继而笑得前仰后合,“小辈忒也天真,莫非你以为凭着区区几句白话,老夫就会轻易的答应吧?”

    说到这里,他脸色忽然一板,眼中泛起了丝丝寒光,轻声问道:“老夫要问你一句——凭什么?”

    行金再度失笑,“既然你这么想那就没法子了。”行金笑着从袖中取出了一纸信封,伸手一抛,那封书信如风中的羽毛般轻轻地向狼松飘去。

    “有人写了一封信,让我送给前辈你,想来你看过这封信之后定然会改变主意。”

    狼松一怔,还是不由自主的伸手抄起了信,拿在手中抖了抖,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信啊!前辈不妨拆开看看再做决定不迟。”行金摊了摊手,示意对方可以拆开了。

    狼松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打开了信封将里面的信瓤取了出来,抖开了信纸,借着矮几上油灯静静地的看了起来。

    霎时间,狼松的瞳孔放大,身上的气息剧烈的躁动起来……

    雪狼一族的人除了毛孔茂密些,表面看去其实与中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可细究起来,终究还是有一点区别,其中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的瞳孔了。

    中原人的瞳孔做黑褐色,至于雪狼族的人,瞳孔则是黑黄中泛着一丝碧绿,不过那点绿意极淡,一般人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如今狼松惊骇过度,瞳孔中的颜色格外明显,那一丝绿光开始泛滥,如同翡翠的光芒绽放,显得异常的诡异……

    见状,行金骇了一跳,摸了摸袖中的量天杖后,胸中那颗急速跳动的心脏旋即安稳下来……

    信的内容狼松一扫而过,纸上不外乎写着劝他退兵的话语,而且还是以命令的口气,然而,现在他已然没心思不爽了,只是看着信上的署名签押愣神,平日里一个十分镇定的人,此刻抓着信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个不停。

    半晌,狼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信放在了桌上,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子颓然向后一仰,重重地摔在了榻上。

    “前辈,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行金脸上泛起一丝戏谑,说实话,他十分理解狼松现在的状态,先前他们兄弟见到太玄的名字后,受到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对方少。

    太玄现身于此,不啻于一只猛虎进入了羊群,哪怕猛虎无意张口食羊,只是坐在那里,便已然威风四溢,吓得羊群一哄而散……

    行家兄弟是羊,狼松也是羊……

    该死!他怎么会来这里?

    狼松揉动着眉心,心中痛苦无比,三尸神暴跳,可他心中十分清楚,再怎么愤怒也不能表露出来……

    现在他除非准备自寻死路,否则别无选择……

    “好了,信已经送到,你可以走了!”狼松摆摆手,做出了一副赶人的样子。

    狼松虽然无礼,行金半点也不恼,心中十分理解狼松此刻的心情。不过临走之际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前辈,帝君的信你现在也已经看过了,在下可以走,不过您总该给个痛快话让在下可以回去交差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