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部落帝国 > 大结局
    ?

    姚然坐在轿子上身后跟着三个徒弟,和刚刚过来的郎眼一行人,走向了不远的河边,到了挖掘黏土的地方以后姚然并没有命令停下来。

    而是继续沿着河岸往下游走去,姚然的手揉着头,也不说话。三个徒弟,两个小黑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由于最近老师像是有点喜怒无常,都不敢说话,而新来的郎眼更是陌生与环境不敢说话,只是跟在小人华佗的身后。

    因为熟悉的人里他只认识华佗和金平,金平没有怎么说过话,因为一路行来金平都没有被人关注过,反而郎眼早就是独立带队的小队长了。

    又走了五分钟左右的路,姚然突然的说了一声听,结果吓得两个小黑人一哆嗦。一行人站稳之后,姚然下了轿子,站在满是砂石的河岸边。

    姚然的眼睛看向水中,又回过头看了看,还能模糊看见的起重机。回过头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河岸两边都是绿树环绕,身后还有一片竹林,刚才过路的地方不远处是一片浅滩。用视网膜系统大范围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看到周围的情况,姚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会心的一笑。伸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浅滩,说道:“你俩赶紧去洗洗吧,不然一会出汗带油的那一身的炭黑可就成了油墨了。”

    华佗,小平二人像是得了令的死刑犯似得,撒欢的跑到了河边,也没什么害羞的,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身上的皮衣脱了个精光。从脱衣服就能看出两个人的区别,华佗是脱了一件放好一件,而小平就是连扯带拽的左一件,右一件扔满了河滩。

    两个人走进浅滩当中,清澈的河水,瞬间就像进了受惊的乌贼似得,满是黑漆漆的混水。

    姚然又坐回了轿子上,四个奴隶和郎眼和郎眼也走到了河水中,而后涉水过河向东南方向走去。华佗和小平在洗澡,直到姚然过了河才发现,两人呆呆的站在河水中看着远去的队伍。怎么了老师不要我们了吗?怎么走了呢?

    还是小平是实干家,蹦跶着光溜溜的要跟着队伍而去,刚走出没几步,就听到姚火在身后喊道,“小师弟!干啥去啊?老师说了‘别让你们光腚瞎蹽。’火我都生好了,上来热乎热乎,老师有事情让我们干。”

    华佗抬头看着不远处升起了火堆的姚火,脸上终于没了刚才的憋屈的表情,现在正愉快的拿着河滩边的沙子还有一些水草,用力的搓着已经有些发红的身体。

    脚下的位置还挖了一个小坑,里面黑漆漆的水飘出,被河水带走在河面上飘荡着一条长长的黑色的带子。仔细看得话能看到是华佗原本穿的皮衣。

    而小平就则是洗洗涮涮之后就跳上了岸。身上还有一些地方还有着斑斑块块的黑块。明显是那些黑炭没有洗干净剩下的残留。这个埋埋汰汰的光屁股娃娃,上岸以后有抽风似得,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拿着裤子在岸边,一边跑,一边抡圆了手里的衣服,不一会的时间,刚刚洗的稍微干净一点的小平,结果又是落了一身的炭黑。

    小平又将仍然沾满了碳粉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径直的走到了姚火的身边,嘴唇上微微长出的浅色胡须,脸上的碳粉仍然明显的挂在脸上。

    坐在一颗横握在地上的大树上面,小平伸着手烤着火,嘴里还不停的问道:“老师,留什么工作了?是要再坐一辆起重机吗?”

    姚火笑着说道:“看你这点出息,就知道起重车,这次做个厉害的。到底有多厉害要等到师父回来才知道。”

    这时的华佗也是哆哆嗦嗦的,走到了火堆边上。看着火堆边上的烤肉,不自己觉的咽着唾沫。终于有一口肉吃了,早早的起来跟着老师,早上基本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肚子里就咕噜咕噜的响着。

    “我们到底要做个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小平一个劲的在一边跟大师兄姚火询问,姚然到底留了什么样的东西让他们三个人研究。

    姚火笑了笑说道:“看你猴急的,就不能像你二师兄一样稳重!?”

    “可别算我,老师虽然说过我,让我一起学习设计制造发明什么的,但是我志不在此。你们研究,我有什么点子会告诉你们,但是你们也别奢望,我一个看病能想到什么关键办法。”华佗双眼盯着火堆边上的烤肉,嘴上对着两个师兄弟说道。

    姚火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是真没有什么头绪啊。老师的问题留下了,说是让我们研究怎么能站在水面上,如果做到了,研究一下如何运用水的力量。”

    小平听到了问题以后就开始陷入了沉思之中。咬着指甲挠头发。像是神经病一样,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怎么站在水面上?怎么站在水面上?水面上?还要站着!”

    华佗听了翻了翻眼睛,也不过脑子就开口说道,“在水里面垫上石头不就是可以站在石头上了吗?那不也是站在水面上吗?”

    姚火却满是疑惑的说道:“会这么简单吗?那后面的问题怎么利用水的力量,难道是水里面的石头?”

    华佗听了有些头大,想了想就开始闭口不言了。

    姚火将插在地面熏烤的烤肉拿在了手里,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陶土瓶子,打开上面的木塞,倒出了一小把雪白的盐沫,仔细的洒在了烤肉上。撒完又将肉串放在到了火焰的上方烘烤了片刻,然后开始分食食物。

    华佗接过了烤肉,但是眼睛却是盯着,姚火的怀里看。姚火将肉分给小平之后发现华佗一只在盯着自己的怀里,笑了笑说道,“这个小东西叫做瓶子,是老师教我捏的,我做了10个。但是老师说要交学费,所以他拿走了9个,给我留了一个。二师弟你也想要一个吗?我已经在烧耐火钻的窑洞里面放了十几个了,烧出来给你几个。原来用果壳装经常容易洒出来,要知道盐是很珍贵的。”

    华佗听了,脸上一喜。“那就先谢谢大师兄了。这小瓶子正好可以装我新做出来的一种药丸。喏就是这个。用这个果壳装确实容易洒出来。”说着话华佗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果壳,上面盖着一张兽皮,周围用绳子缠绕着。

    姚火接过果壳,揭开上面盖得皮子,看到了里面黑峻峻圆圆的十几个黄豆大小的药碗。

    姚火当然开不出个所以然,将果核又递回给华佗,问道:“这是治什么病的,味道很大啊。”

    一提到药材华佗来了兴趣,一脸骄傲的说,“这是治疗拉......”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平一声尖叫吓了一跳。“你鬼叫个什么!消停吃腻的肉就好了。”

    小平则是大声的说,“果壳,果壳,树叶!还有竹子!在树叶上的虫子就在水面上站着。”说完就起身风风火火跑向了河边。

    姚火嘴巴微张,手里拿着肉串,眼睛目视前方,一动不动的,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忽然拿着烤肉的手一甩,手里的烤肉脱手而出一个抛物线就飞向了火堆,华佗的眼睛跟着烤肉甩出的抛物线移动到了火堆里面。

    就听到姚火大喊一声“对啊!”嘴里还有没吃完的肉沫喷出来,含糊不清的说道“做一个特别大的叶子就能站在水面上了。”说完也起身站了起来,跟着小平的方向迅速的跑了过去。

    华佗则是拿着一个小树枝,一挑一挑的在火堆边上,火急火燎的想把那块烤肉挑出来。

    当姚火跑到了小平身边的时候,看到小平正拿着一节树枝,就在刚刚华佗洗衣服的小水坑里面,被扔了好几段,一指长短的小树枝。下游不远处还有几片树叶,正在向着下游的方向漂去。

    “怎么能站在一根木头上面呢!”小平嘴里呢喃着像是梦话似得声音,而姚火站小平的身后,挠挠头,搓搓大腿,挠挠头,搓搓大腿,想了好半天,看着小水坑上面一节节的小树枝,重重的拍了一下小平的肩膀,这一下可把小平吓了一跳。刚要开口骂人。

    却听到姚火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的?”小平愣了一下,“什么我说什么了?”

    姚火火急火燎的催促道:“就是你刚刚嘟囔的!”

    “我说‘树叶能漂,树枝能飘!’我还说什么了!?”小平被大师兄姚火无缘无故的打断了思路有些恼火,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这句是最后一句!快想想我知道到关键了所在了。”姚火像是急着要投胎似得不停地催促着小平想起刚才他说的话。

    “我.....我说....说‘怎么能站在一根树枝上’?”说完小平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我说的好像是‘怎么能长在一根木头上。’啊啊啊木头!找一根大木头!”

    姚火一个板栗敲到了小平头上大声说道,“你们那么远的路,滑车都是白做了的。什么一根大木头!”说着一把夺过了小平手里的树枝,把树皮从树枝上扒了下来。而后有将手里的树枝也同样掰成一段段的样子。

    然后用手里的树皮,简单的将手里的树枝段岑溪不起的绑接了在一起。

    姚火树皮缠绕的很是仔细,小平的脑洞也被姚火的想法带了起来了伸手捞了一把,刚才扔到水里的小树枝都捡了起来,然后蹲在了地面上将手伸到水坑的底部,而后撒手以后发现所有的小树枝都又漂了起来。

    “这个叫什么力量?老师没说过啊。”

    再开姚火,已经把那些段小树枝都用树皮拼在了一起,而后将手里的小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水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