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涯无悔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畜生在那
    在发改委参加完会议后,楚天齐等人当天就回了各自单位,继续着紧张而充实的工作。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时间过去一周后,发改委传来消息,定风山项目顺利经过初审,进入了下一轮。同时初审通过的项目,还有鸿运跨海大桥工程,这正是南岭省鸿运市申报的。

    虽然绝大多数项目都过了初审,但参与河晋大通道的人们依然很兴奋,毕竟这个项目被“重点关注”着,没被卡下来已经非常幸运了。为此,薛良专门打来电话。

    看到电话号码,楚天齐微微一笑,接通了:“薛厅长,请指示。”

    听筒里传来笑声:“哈哈哈,不敢,不敢,应该是总联络向我指示才对。”

    “是吗?”楚天齐也笑着道,“我要说的是,那事绝不是明若月所为,明若月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从现在来看,应该是这样的。可当初你为什么能笃定的认为不是她?”对方提出疑问。

    楚天齐道:“以前在发改委的时候,通过工作接触,我就觉着她和明若阳不是一路人。尽管她知道我和明若阳关系不睦,但从来没有因此给我使过绊子,根本就没掺和。另外,咱们的资料直接在她手里,而且明若阳也在申报项目,任何人都不会做出这种傻事的,应该刻意回避才对。”

    “嗯,是这么个理,不过这几天我一直忐忑不安,现在心里是彻底踏实了。”对方心情显然很好。

    又聊了几句后,楚天齐挂断电话,神情严峻起来。这次能够过审,确实值得高兴,但他知道,后面的进程会更艰巨。这其中,项目竞争激烈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是坏人指定还会下黑手,还会频频出招。

    这次的页面短缺,不是项目司工作失误,更不是明若月做了手脚,绝对是明若阳从中作梗。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把亲妹妹都装进圈套,还有什么不是他能做的?必须要对这家伙严防死守才行。

    只是再严密的防守也有漏洞,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可明若月曾经提醒过,那个家伙会随时把对自己的恨意施给欧阳玉娜的,自己还要给那个可怜的女人伤口撒盐吗?欧阳玉娜已经够可怜了。楚天齐又陷入了纠结的思考中。

    ……

    时间进入七月份,楚天齐到省里参加会议。

    晚上正在家中熟睡,却被一阵响动惊醒。

    楚天齐稍一楞神,伸手快速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符号提示,他不由心中一惊,立即跳到地上。

    “怎么啦?”宁俊琦翻了个身,睁开眼睛。

    “没什么大事,你躺着吧。”楚天齐边说边穿着衣服。

    宁俊琦坐了起来,急着道:“是不市里又发生什么事了,你要连夜赶回去?”

    “不是市里,省里这有点事,你放心吧,事不大。”楚天齐说着话,已经到了门口,穿着鞋子。

    “穿上防弹衣。”宁俊琦急急跳下床,扯住丈夫衣角。

    “好好,明白。”说着话,楚天齐取出包中防弹衣,脱下衬衫,套在里面。

    宁俊琦轻轻拍在丈夫胳膊上:“千万小心。”

    “放心吧。”拍了拍妻子手背,楚天齐拉门走出屋子。

    来到楼下,叫起岳继先,二人乘坐黑色越野车,冲出了院子。

    岳继先手握方向盘,转头问询:“市长,什么事?”

    “我刚刚接到电子信息反馈,夏秘书长疑似被人挟持,具体情形还不清楚。”楚天齐说着,把手机递了过去,“这是位置信息代码,离这里大概三、四十公里。”

    转头看了一眼,岳继先立即按了下微型耳机,布置起来:“二组注意,二组注意,你们立即向A5区域移动,立即对那里的M7地块实施包抄,注意隐蔽。”

    “明白。具体目标?”耳机里做出回应。

    “具体目标再行告之。”岳继先说完,结束了通话。

    “嗡……”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越野车像箭一般蹿进灯火阑珊的夜幕,向着城外驶去。

    一阵疾驰后,身后灯光渐渐远去,四周漆黑一片,前方影影绰绰的山体矗立在黑黢黢的夜幕中。

    随着耳部一动,岳继先在耳机上按了一下。

    耳中立即传来声音:“队长,我们已经包抄了A5区域的M7地块。”

    “马上分出一部分力量,去到M8地块,目标正向那里移动。初步判定是歹徒劫持了一名女事主,事主情形还不清楚,你们一定不要打草惊蛇,更不要给事主带去新的危险。”岳继先做着安排。

    “明白。”对方应答后,耳机里没了响动。

    望着越来越近的山体,楚天齐忽然一阵莫名紧张,脑中再次清晰的跳出那张人脸来,脱口道:“张鹏飞,一定是张鹏飞。”

    “要不要通知警方,他可是从省厅跑掉的逃犯。”岳继先提示着。

    楚天齐缓缓地说:“先看一看吧,毕竟都只是推测,万一我接收到的信号有误呢。”

    前方直路变得弯曲,车速也慢了下来,但楚天齐的紧张感反而越来越强。

    楚天齐之所以紧张,是有原因的。

    刚开始接到电子信号时,楚天齐就首先想到是张鹏飞所为,但那时仅是一个不确定的猜测,而现在他已经能够认定绝对是张鹏飞。对于张鹏飞这个人,楚天齐太了解了,对其品性可以说是了如指掌。那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而且还是一个坏透了的社会人,坏事做了多多带少。不说别的,光是被这个家伙糟蹋的女孩就不计其数,虽说其中也不乏贪图权财自甘堕落者,但还有好多是被其挟迫,甚至就是被这个家伙强*奸的。从现在掌握的一些证据看,手段极其残忍,根本就不该是人做的事。一个熟*女落到这样的畜生手里,真不知会发生什么。楚天齐焉能不紧张?

    张鹏飞和夏雪没有什么交往,自然也就不应结下仇怨,即使有矛盾也应不大。那么她被张鹏飞挟持,肯定完全是受自己牵连,是把她当做了所谓“楚天齐的女人”。以张鹏飞对自己的恨,无论哪个女人落入其手中,指定都会被其看做自己,真不敢想张鹏飞会怎么对待。楚天齐不只是紧张,而是深深的愧疚与自责呀。

    楚天齐愧疚于对他人的牵连,自责于对夏雪的关心不够。

    其实在张鹏飞逃走后,孟玉玲曾经两次打电话示警,要自己和家人防着张鹏飞,尤其那些所谓“自己的女人”同样要防被劫或被袭。对于孟玉玲的话,楚天齐深以为然,极为重视,他知道张鹏飞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

    尽管极为重视,对所有可能被认定的女人都排查了一遍,也做了相应安排,但夏雪却被楚天齐排在了第三梯队。毕竟安保人员有限,夏雪又是在省、市区域居住,而且从未传出自己与夏雪的绯闻,还不能惊动她。正是觉得张鹏飞不会向夏雪下手,也不具备下手的条件,楚天齐这才对她的保护措施相对薄弱。尤其这次夏雪是和自己一同开会到省城,又住在她省城的家里,那里可是监控遍布,张鹏飞怎会去自投罗网。

    可现在夏雪却身在郊区,她是怎么去的?去干什么?又怎么会落到张鹏飞手里呢?难道不是张鹏飞下手,难道是自己判断有误?希望自己此次判断不准吧。

    此时楚天齐心情矛盾到了极点。

    “你们发现了人影?什么情况……哦……是这样啊。”岳继先声音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很快,岳继先结束通话,转头道:“市长,据现场的人报,在M8地块的边缘区域发现了人影。离的太远,又担心惊动对方,而且看到的还是背影,尽管用高倍红外望远镜瞭望,但也只能判断是两个人,像是一男一女,至于人员样貌却看不到。”

    “两人,两人是怎么一个状态,是男的绑着女的吗?”楚天齐追问着。

    岳继先道:“这倒没听说,应该是没绑着,而且两人还在移动。”

    得到这样的消息,楚天齐心中松了一口气,便又拿出手机,去观察位置信息。相比先前,位置是有了一些变动,但离原位置并不太远。

    汽车继续前行,在到了一个高地,也是一处山坡的坡底时,与先前到达人员相遇了。

    对方来到黑色越野车上,向楚天齐汇报了相关情形,与岳继先刚刚得到的消息类似。

    听完汇报后,楚天齐急忙举起红外线望远镜,向着山间那个树林处望去。镜头中,一排排树木闪过,好似还看到了奔行的四条腿生物,可却没有看到夏雪的影子,自然也就没发现那个畜生。

    连着看了两遍,都没有发现人影,楚天齐不禁疑惑:“人去哪了?”

    “刚才还在的。”

    楚天齐“哦”了一声,再次举起望远镜,仔细的、慢慢的扫视着镜头中的景物。还是那些树木,还有奔行的野兔,还有……

    忽然,楚天齐停止转动望远镜,咬牙道:“畜生在那。”

    “准备。”岳继先沉声发布指令。

    “是。”车里其他几人低声却干脆的回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