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涯无悔 >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 有眼无珠的东西
    众安保人员俱是一凛。笔趣阁  bqgxsw.com

    敦实安保“哟呵”了一声,却又语气一缓:“请问……”

    “队长,此人目露凶光,绝非善类。”黑脸安保适时插了话。

    敦实安保微微点头:“老实交待,谁指使的?”

    与此同时,所有安保都围了上来,把楚天齐圈在中间。

    楚天齐手指众人:“我告诉你们,别逼我发火。”

    “是吗?”黑脸安保语气满是轻蔑。

    “闭嘴,服从统一行动,这里是省人民政府。”敦实安保训了黑脸。但其实他却是给楚天齐听的,意思很明显:小子,这里可不是一般地方,你最好老实点。

    果然,其他安保也挺胸叠肚,样子咋咋呼呼的。

    看着这些家伙装腔作势的样子,楚天齐既好气又好笑。他没再和这些人理论,而是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雁云市固定号码。

    “嘟……嘟……”,

    一通回铃音响过,根本没人接听。

    “干什么?老实交待。”敦实安保又在旁边催了起来。

    楚天齐没理这家伙,而是重新拨打了一个手机号。

    响了三四声铃音,手机里终于传出一个压低的声音:“开会。”

    楚天齐没管什么开会不开会,而是直接道:“陆省长,我现在在河西省政府,准备拜会主管交通的孟副省长,也向安保人员出示了省里证明,可他们要求必须与孟副省长取得联系,否则不予放行。”

    “这样啊,那我把陆省长号码发给你。”手机里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老实交行,到底是谁指使的?”敦实安保近前了半步。

    “退后。”楚天齐冷斥了一声。

    敦实安保不由得一激灵,果然退了一下。

    此时,来在大厅的人们,都远远望着登记台处,不时点指品评着。

    “叮咚”,短促铃音响起。

    看到手机上发来的信息,楚天齐照着信息上的数字,拨了过去。

    “嘟……嘟……”,

    回铃音响过一通,归于无声。

    又拨了两遍,还是无人接听。

    妈的。暗骂一声,楚天齐又要给刚才的号码发短信。

    “有完没完,老实交待,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你的目的是什么?身上有什么违禁品。”黑脸安保蹿上前来。

    “给脸不要脸。”楚天齐点指对方,两道冷厉目光射去。

    黑脸安保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脸上肌肉也不由得抖动,心脏则“咚咚咚”跳个不停。他不敢说话了,也不敢再向前去,但却又有着不甘与不服。

    楚天齐并未收回目光,而是把手机举到面前,准备发出那条短信。

    “叮呤呤”,手机响起了铃声。

    看到上面来电,楚天齐暗自嘘了口气,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楚县……楚市长,实在对不起,刚才手机忘拿了,您有什么事?”

    楚天齐直接道:“我来你们这办事,安保不让进。”

    “什么?反了他们啦,谁给的他们胆子?你跟他们说,就说我说让你上来。”手机里的声音带了怒气。

    楚天齐把手机递了过去:“陈秘书长电话。”

    敦实安保脸上肌肉动了动,迟疑着问:“你是陈秘书长?”

    “赶快让楚市长上来。”对方命令道。

    敦实安保继续追问:“你真是陈秘书长?哪里的陈秘……”

    “废话,老……”手机里吼到半截,停了下来。

    听到手机里没了响动,敦实安保一时楞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叮呤呤”,登记处桌上电话忽然响了。

    白脸安保拿起了听筒:“陈秘……是……是。”

    放下听筒,白脸安保说:“头儿,陈秘书长马上到,让你小心着点儿。”

    “啊?”敦实安保立即满脸苦涩,却也狐疑不已。

    收起手机,楚天齐嘘了口闷气,站在原地。

    很快,“叮咚”一声响动,一个圆脸男人冲出电梯,快步跑来。

    来在近前,男人点指众安保:“干什么,还都围着?”

    “陈秘书长,你听我……”敦实安保还想解释。

    “一边去。”陈秘书长瞪起了眼。

    众安保这次退到了一边。

    陈秘书长满脸堆笑,伸出手去:“楚市长,实在对不起,欢迎欢迎!”

    楚天齐“嗤笑”一声,与对方右手相握:“陈秘书长,你们这里的欢迎方式很特别呀,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哎呀呀呀,实在对不起,请楚市长多多理解。党委、政府一把手都没到位,现在正是敏感时期,方方面面都不能出纰漏,安保检查也就严了好多。”陈秘书长做着解释。

    “哦,看来还是我准备的不够齐全。”楚天齐说着,来在桌前,拿起了那些证件,说道,“身份证、工作证、省政府委托书,还差什么?”

    “差……不差,不差。”陈秘书长急忙陪着笑脸。

    楚天齐又说:“出示了这些证件后,又审问我的工作履历,还让我证明这份委托书的真假。委托书本身就是证明文件,还怎么证明?我让他们向河西省政府核实,他们根本不理;让看你的号码,也看都不看;请他们联系孟省长或秘书,他们更不办,我真不知该怎么弄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管理不善。”陈秘书长除了赔礼,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正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老陈,怎么回事?乱乱哄哄的?”

    众人都循声看去,大厅门口走来一个清瘦男子,该男子鬓角已经斑白。

    陈秘书长马上迎了过去:“柳秘书长,是这么回事……”

    听完讲说,柳秘书长“哼”了一声,快步走到楚天齐近前,伸出手去:“楚市长,实在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让你见笑了。”

    楚天齐握住对方:“柳秘书长,我笑不出来呀。”

    “呵呵……”柳秘书长干笑了两声,又道,“对不起,对不起。”

    道过歉之后,柳秘书长冲着众安保一招手:“过来。”

    众安保面面相觑,迟疑的挪到近前。

    柳秘书长扫视着众安保:“你们听说过安平驿县那次绑架案吗?部队和飞机都出动了,最后死了好几十匪徒,其余的好几百人都被抓了。”

    一楞之后,众安保纷纷回应:

    “听,听说了。”

    “那时候我就在安平驿县打工。”

    “那个县长就姓楚。”

    说到这里,众保安脸上都露出惊惧之色。敦实安保和黑脸更是看着楚天齐,嘴巴张得老大,脸上肌肉不停的跳动。

    伸手点指着敦实安保,柳秘书长沉声骂道:“有眼无珠的东西,滚。”

    “滚,诶,滚。”敦实安保点头哈腰着,然后冲着众安保一招手,“滚。”

    陈秘书长则斥道:“下来再找你们算帐。”

    帮着楚天齐收起相关证件,递给对方,柳秘书长说:“楚市长,请到楼上坐坐,实在对不起。以后再到这,直接吩咐我,省得看见这些有眼无珠的东西。”

    “我倒是找大秘书长了,可是根本打不通呀,要不就是没人接。”牢骚之后,楚天齐话题一转,“还是先帮我联系一下孟省长,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也好,我先联系一下。”拉着楚天齐,坐到大厅沙发上,柳秘书长在手机上拨起了号码。

    很快电话通了,柳秘书长说:“小孟,河西省来领导了,要见孟省长,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哦,下乡还没回来……哪天能……好,知道了。”

    挂断电话,柳秘书长又道:“刚才和孟省长秘书联系了,他说孟省长还在县里检查,估计今天下午或明天上午能回来。小孟……哦,秘书和孟省长一个姓,纯属巧合,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那要是这样,我先走了。”楚天齐说着,站起身来。

    柳秘书长赶忙挽留:“楚市长,楚市长,既然到了这,怎么也得上去坐会。中午我请客,大家坐坐,一是给楚市长赔礼,二是对楚市长欢迎,三是叙叙旧。”

    于情于理都该上去坐坐,可是听对方说到请客,楚天齐还是打消了念头。便抱歉的说:“柳秘书长,对不起,我今天中午约了朋友,实在不好意思。”

    意识到楚天齐肯定还带着不快,柳秘书长也没有强力挽留,但表示了“改天必须要请”的意思。

    要上孟秘书电话,与柳、陈二人告辞,楚天齐出了晋北省政府大院,上了汽车,径直奔省政府宾馆而去。

    坐在车上,楚天齐不禁可笑又可气,怎么自己总是遇见这类事情,总是让人无视或猜忌。尤其今天更滑稽,就因为自己不够老,安保就怀疑自己的身份,竟然把自己当成了骗子,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再一细想,楚天齐也觉得自己有问题。在河西省的时候,虽然有的人对自己不认可,但省政府的人最起码知道沃原市,稍一打听就知道有自己这号人。可晋北省政府这里,一个普通安保人员怎么会了解自己?又怎么相信独自一个拿着另一省证明的人?还是自己自以为是了,应该先和柳或陈取得联系,让他们帮着联系上孟秘书才对。

    虑事不周啊,楚天齐自嘲的评价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