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涯无悔 > 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情况有变
    回首都的第二天,楚天齐一大早便到了发改委。笔趣阁小说网  bqgxsw.com

    本来还想着让谁接一下,结果正是那个最熟悉的警卫,对方很自然放了行。

    曾几何时,对这个院子还是很熟悉的,可之后几次回来,一次比一次生疏,可能物似人非的缘故吧。

    看着身旁的景物,楚天齐感慨万千。

    “楚天齐,楚天齐。”一个女声在身后响起。

    怎么遇上她了?这样想着,楚天齐转过头去。

    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红色小轿车。轿车车窗摇下,一个女孩坐在驾驶位。

    果然是她。楚天齐走前两步,打着招呼:“明司长好!”

    车上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曾经的同事,也是明若阳的妹妹明若月。

    明若月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笑着说:“楚大市长有何贵干?报项目?”

    楚天齐忙道:“不是。上次说那项目,正按照正常程序做准备,还不到惊动明司长的时候,我们……”

    “叮呤呤”,铃声响起。

    拿起手机看了看,明若月招了招手:“我先走了。”

    话音停下,车窗摇起,明若月驾驶着小车,向侧旁驶去。

    看着小轿车离去的方向,楚天齐长松了一口气。今天来发改委,他就怕遇到明若月。

    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当时楚天齐直接找到项目司,结果明若月已经是项目司副司长。本来想着熟人好说话,楚天齐就讲说了要修路的事,想着讨些建议。不曾想,明若月横挑鼻子竖挑眼,分明就是故意找茬。接着更是借着欧阳玉娜的事,骂了她哥哥,也送给了自己一个“雅号”——混蛋。

    事后想想,楚天齐还挺为明若月叫好。虽说骂自己时有些霸道,细想想也不是无厘头,毕竟自己也是间接影响因素。尤其对于明若月这种怜病助弱的品格,楚天齐很是佩服,也很是感动。

    佩服是佩服,但楚天齐也有些惧明若月这种泼辣,担心再被骂“混蛋”。现在看来,自己完全是杞人忧天,甚至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明若月也是明辨是非的人。

    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楚天齐向着大楼台阶走去。

    “嘀嘀”,汽笛声响起。

    意识到可能挡了路,楚天齐加快了走向台阶的步伐。

    “嘀嘀”,汽笛声再次鸣响,而且又近了一些。

    楚天齐疑惑的转头看去,身后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后排车窗已经摇下,里面露出一张男人脸颊。

    “周主任,是您呀!”楚天齐回转身,来在车前打招呼。

    周建国在车上招了招手:“看到像你,又不确定。来这有事?”

    “我,我找您汇报工作。”楚天齐讲说了目的。

    “汇报工作?”周建国一笑,“上车吧,我也正有事找你。”

    “好的。”楚天齐应答一声,拉开车门,坐了上去。本来他是准备坐副驾驶的,可是秘书已经坐在那里,他只好也坐到了后排。

    虽说部级领导见过好多,也有同桌吃饭的经历,但和部领导同乘一辆车,同坐一排座位还是第一次,楚天齐有些不自在,不过内心却是很高兴的。不用任何手续,便见到了要见的人,当然高兴了。

    汽车径直开到地下停车场,楚天齐随着周副主任下车,乘梯上楼。

    ……

    进到周建国办公室,秘书为周、楚二人沏过茶后,退出了屋子。

    刚才只顾着庆幸,庆幸这么容易见到周主任。进到屋子时,楚天齐才意识到,周主任正要找自己,不知是什么事,心中不免有一些忐忑。

    让对方坐下,周建国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周主任,我是来向您汇报定风山修路项目进展的。从八月下旬开始,沃原市与定野市启动了项目申报,其实以前已经达成共识,只是有事拖延了一段。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已经完成可行性研究和设计计划任务书,计划任务书也已经过省里批准。现在正在编制初步设计文件和概算,预计有一周可完成,然后便可报省里批复。我今天在这里找您,一是向您汇报进度;二是想请教一下,什么时候可以向发改委申请,再请发改委督促晋北省加入操作?”楚天齐讲说了此次来的目的。

    周建国“哦”了一声:“我找你也是这事,这么操作不行了。”

    “啊?不行,不是说……”尽管楚天齐很是惊讶,但还是没有讲出后面的话。

    周建国显然猜出了楚天齐的意思,直接讲说起来:“以前的时候,可以先一省操作,再找我们这,然后由我们这帮着再找另外的省份。当然了,这只是和政策打擦边,正常情况都是省份之间统一意见,然后再统一向上报。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国家决定马上要操作某个项目,但同样由上面下达指令后,仍需按常规走程序。

    只是以前这种擦边操作,也留下了一些隐患,有的还挺麻烦。为此几部委经过研究,拿出一份方案上报,要求严格按程序进行申请和审批。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批复,但应该就是个把月的事,你们这个项目显然绕不开。本来我正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既然你现在来了,那就正好。早点正规,省得以后手续大返工。另外,一些基础勘查、数据整理工作并不白做,照样能够用上。”

    本来想着让这里帮着催催,不曾想却是这种状况,楚天齐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感叹。但他还是试探的问:“周主任,毕竟我们那里已经进行了好多工作,部分手续也已经过前期批准,而且现在文件又没下来,可否还按那种操作?可否让手下人催一下晋北?”

    周建国笑着摆摆手:“那怎么行,这不是让我们违反原则吗?现在文件是没下,你们市里可以还按原来操作,但我们已经知道这个过程,尤其省里也早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根本不能明知故犯。再说了,从申请周期来看,这个项目绝对绕不过的,弄到半上不下更难办,还是规规矩矩的按程序做吧。”

    看来事情没有回转余地,于是楚天齐又请教道:“这么说肯定得找晋北了,这该找哪个部门?是不得我们省里出面?”

    “当然得省里出面了,交通、发改势必得接触,不过最好还是省领导层面先接触,相关职能部门才能回应与对接。”周建国给出肯定回复。

    “好的,那我先向市里汇报一下,看看怎么办。”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来,“周主任,打扰您了。”

    周建国也站了起来,伸出手去:“不打扰,为你们服务,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不给你带点什么,好像也差点。把那盒茶叶拿走,新来的,还没开口,这次的是红茶。”

    楚天齐“嘿嘿”一笑:“周主任,总拿您的东西,实在不好意思,按说应该给您带些的。”

    “嘴上说的好听,就是不见带来。”周建国说着,把那盒茶叶向前推了一下。

    楚天齐拿起茶叶盒,回应着:“给您带东西吧,又担心坏了您的名声,所以就……”

    “行了,行了,快走吧,我一会儿还要开会呢。”周建国笑着摆了摆手。

    打过招呼,楚天齐拿着茶叶,出了副主任办公室。

    按说副部级给自己送东西,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但楚天齐却没有那次的兴奋,反而一出屋子便换上了愁容。

    楚天齐清楚,说着简单,可省领导找省领导,哪那么容易?先不说如何找晋北领导,就是找本省领导,就是很麻烦的事。

    带着满脑子愁绪,乘梯到了一楼,楚天齐拾级而下,向着大门口走去。

    “叮咚”,两声短促铃音响过。

    拿出手机一看,一条短信跳了出来:她醒好长时间了,记忆也恢复了好多,但有好多都不记得了,我感觉她很希望有个人去看她。

    读完短信,确认了一下号码,楚天齐转头看去。

    在阳光照射下,身后楼房玻璃都带着颜色,根本看不进去。但楚天齐知道,肯定有人正看着自己。

    迟疑了一下,楚天齐回了一条短信:我去合适吗?

    等了有一分钟,新的短信过来了:不合适。唉……

    唉,楚天齐也暗自感叹一声,望了望楼上,转身走去。

    刚才本来就心绪不佳,再让短信一搅,更觉心中烦乱不已。

    “您走呀?”门口警卫适时打了招呼。

    楚天齐这才收住思绪,向对方露出笑容:“走呀,谢谢你!”

    出了大院,楚天齐坐上越野车。

    见到楚天齐没说话,岳继先问:“市长,去哪?”

    “先等等。”楚天齐回道。他需要想想,好好想想,想想接下来该怎么操作。

    整个把相关事项梳理了一遍,楚天齐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时间不长,手机里传出声音:“天齐市长,有事吗?”

    “市长,我刚从发改委出来,也见到了周主任。”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情况有变呀。”

    “情况有变?”对方声音中带着疑惑,也有一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