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以爱为名,我送你去地狱(26)
    “今天请来的是战队的创始人宁彩彩女士,可能说宁彩彩这个名字大家有些陌生,但是我相信大家一定都听说过七月这个名字的,没错,今天请来的嘉宾就是有电竞女王之称的七月小姐、、、”

    主持人笑着对观众说道,而台下的观众也是一片掌声,在电竞这个圈子里鲜少有不知道电竞女王七月的,虽然七月这几年退役已经不打比赛了,但是她依然是电竞圈的传奇人物,而七月创办的战队战绩也极好,今年还拿了全球电竞的冠军,一时间堪称风头无两。笔趣阁  bqgxsw.com

    宁永孝的爸爸看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直接就把电视给关了,但是关了电视后他的心情依然不能平静。

    “看看看,就知道看电视,天天也不知道找工作,就知道在家啃老,别人家的孩子你看看谁像你这么没出息?就你这么个废物,一点用也没有!”宁永孝的把柄对着身边的儿子破口大骂道。

    “呵呵,你女儿有出息,你去找她去啊!看不上我那就别看,没人逼你!”宁永孝一反平时唯唯诺诺的样子,他微微抬了抬眼,冷笑着对他爸爸说道。

    “你说什么?”宁永孝的爸爸没想到儿子竟然敢顶嘴,从小到大宁永孝一直都没反抗过他,这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看谁好就去找谁当儿子去,就好像谁喜欢给你当儿子似得!天天骂我找不到工作,要不是你非要给我选的这破专业,我至于找不到工作的吗?”宁永孝越说越生气,站起来对着他爸爸吼道。

    “你还敢怪我?”宁永孝的爸爸本就心气不顺,见儿子竟然敢顶撞他,顿时暴怒了起来骂道“要不是为了生你,咱们家至于到现在这样吗?你妈没了工作,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单位打杂,家里的房子卖了,现在还买不起,只能租房子,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我给你选专业不也是为了你好,你到现在还敢埋怨我,你个畜生王八蛋的,跟你姐一样都是白眼狼,怎么对你好也没用。”

    宁永孝的爸爸一边吼一边拿起鸡毛掸子就朝宁永孝的脸上身上抽着。

    “呸,要知道生在你家我都不带投胎的,你个老不死的,我用得着你为了我好吗!你怎么不去死啊!”宁永孝不甘示弱,他一边对骂着一边抬脚就朝他爸爸身上踹了过去,他是年轻的小伙子,而他爸爸却已经是人到中年了,哪里是宁永孝的对手,直接就被一脚给踹倒在地上了。

    有时候有些东西就好像潘多拉的盒子,一但打开便再也关不上了。宁永孝踹了一脚后觉得很过瘾,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第一次把小动物踩死时候一样的感觉,他只觉得这么多年憋屈的感觉一扫而空了一般,从毛孔到骨头都是那样的爽。

    宁永孝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鸡毛掸子,从小到大,他被这鸡毛掸子打了无数次,可是这一次,这鸡毛掸子打的人却不再是他了。

    “永孝,你别打,你怎么能打你爸啊,你住手,你住手啊、、、”宁永孝的妈妈一边哭一边上前来拉宁永孝。

    “去你吗的吧!”宁永孝根本不管拉他的人是不是他妈妈,他挥手一鸡毛掸子就抽在宁永孝妈妈的脸上了,顿时他妈妈便捂着脸惨叫着蹲了下来。

    宁永孝正在兴头上,他激动的鼻孔都放大了,今天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爸爸总喜欢打他了,原来这样打人的时候是那么爽,看着别人疼的在地上打滚,这感觉就好像掌握了生杀大权一样。

    鸡毛掸子被抽断了,宁永孝就直接上去拳打脚踢,他嗷嗷叫着,仿佛一直野兽一样,他觉得今天真是太过瘾了,他就好像他爸爸打他那样挥舞着拳头砸了下去,那惨叫的声音在他听来如此的悦耳动听,就好像天籁一样。

    “不要打了,他是你爸爸啊!是你爸爸啊!”宁永孝的妈妈哭着喊道,她泣不成声,却不敢上去再拉,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说道。

    宁永孝的爸爸被打的住了院,他腿骨骨折,肋骨骨折,全身上下的伤口无数,就连大夫看了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是被人打伤的,是谁下的手啊?有报警吗?”大夫问道。

    宁永孝的妈妈支支吾吾,她自然知道自己的老公是被谁打成这样的,但是她不能报警,因为打人的人是她的儿子啊。

    当年对七月能狠的下心是因为那时候她还年轻,她还能生,没了七月她还可以再生一个孩子,因此她根本不怕。

    可是如今她年纪大了,她没有工作,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宁永孝身上了,如果宁永孝以后不养她,那她晚年该怎么办?

    “这、、这不是被人打的,这是、、是摔的!”宁永孝妈妈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夫看了看宁永孝妈妈再没说什么,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家庭他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因此他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让护士把人推进了手术室。

    骨头被接上了,破损的几处伤口也被缝合了,宁永孝的爸爸一直都处于昏迷的状态,直到进了病房后才醒过神来。

    宁永孝的爸爸醒过来的第一眼便见到了宁永孝,此时再见到儿子,宁永孝的爸爸除了愤怒失望之类的情绪外还多了一些恐惧。

    是的,恐惧,这个儿子他忽然间便好像不认识了一般,宁永孝打他的时候就好像一个疯子,就好像想要他的命一般,这一次他真的害怕了。

    “你、、你要干什么?”宁永孝的爸爸张了张嘴,虚弱的说道。

    “爸,我能想干什么啊!我就是想问问你存折在哪!妈说家里的存折都是你放着的,如今药费不够了,我要交钱啊,你不把存折交出来,把密码告诉我,我怎么能帮你交住院费啊!”宁永孝说道。

    “我、、我不用你、、不用你交,让你妈进来,我和她说!”宁永孝爸爸用力的说道。